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女配她有了金手指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楼主时寒

女配她有了金手指后 珊珊32颗牙 2097 2020.10.24 22:40

  徐三还以为眼前这美女是有点门道的。

  但是很显然,就冲对方如此了解他的特质,这已经不止是有门路那么简单了。

  看着也不像是认识的,但美女对他还挺熟悉?——徐三忍不住打量起胡青来。

  对上那探究的视线,胡青心里咯噔一下,坏了——

  知道徐三的名字不出奇,毕竟这人是善楼六大高手之一。

  六大高手,位列第一的九鹰,其次分别为榜二罗刹,徐三号老三,老四笑鬼面,排五狐非言,老幺柳笛。

  徐三这个人,只要是有门路打听过,或者是在善楼干活的,应该都知道有叫‘十三’这号人物。

  而神秘的六大高手,一向藏头藏尾,只有徐三这位真容未藏,一显平凡。

  可是,徐三有见母称‘美女’这个臭毛病,在上辈子多不过五人知晓,胡青知道,这还是上辈子那个人告诉她的。

  这一世她第一次接触徐三,先是说了名字也就算了,这个还能解析掰扯掰扯,但徐三臭毛病的事情......

  这个胡青还真不知道怎么解析。

  还好徐三只是盯着她瞧了半晌没有追问到底,要不然她咋和徐三说自来熟的原因,是因为上辈子已经认识呢?

  胡青牵着小胡来,跟着徐三进了十三区的善楼。

  沉重的拱形大门在身后远远咔噔关上,隐隐还可听见守在门后的两个守门人细声私语。

  “十三爷今儿咋来我们区了?”

  “你今儿来迟了些,还不知道,楼主来了!”

  “什么?楼主来了?!”

  “对,你没听错!一向在传闻中神龙不见首尾的楼主来咱们十三区了!”

  胡青脚下一滑,差点听了个倒栽葱。

  怕什么来什么,那个危险人物居然在十三区......

  “你没事吧?”徐三时刻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这个老大要等的女人,那一脚滑的,要是磕碰坏了可不好交代。

  刚要伸手去扶,徐三又默默的收回了手。

  还往平坦的青砖地面瞧了瞧,平顺得很,连根羽毛丝都没有,咋会突然滑倒呢?

  胡青哪里用徐三帮忙?

  她是耳聪目明,偷听墙角给滑的脚,难道还要告诉徐三,她要滑倒的原因是害怕见到他那位老大?

  胡青心里打着退堂鼓,都怪她想着节约时间给小胡来办户籍,这才找上善楼,现在后悔,转身离开还来得及吗?

  就在胡青还在犹豫着,徐三已经带着她在一扇电梯门前停了下来。

  他伸手按了-7层,不到三秒,叮铃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徐三侧身到一边,恭谨道,“美女往里边走就是,下边的路我就不带了。”

  “哈?”

  胡青懵懵的牵着小胡来进入电梯,她好像还没有说出自己的来意吧?难道这辈子的徐三还多了能看清人心思的能力?

  可是不对啊,要是能看清,刚才接触那段时间,她想什么徐三应该也知道才是吧?

  就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胡青到达了-7层。

  又是一声叮铃,电梯门打开了。

  只不过这次不是进去,而是胡青到达。

  入目是一座小小的竹篱院子。

  蓝色的天空白色的云,微风拂面带动清凉,绕着竹篱院子边上密密麻麻的百米翠竹随风摇摆,咯吱咯吱响。

  头顶上的日光灼烈,要不是知道自己坐电梯下来的,说这-7层是一个小小世界胡青也是信的。

  这TM的真奢侈,天空是天空,云是云,这日头看着也真得不像话,善楼真的已经富可流油了吗?居然在地下七层建了个小世界?

  还是说它的科技已经高到五城官方科学家都高不可攀了?

  这种震撼显然也让小胡来很迷惑的。

  小家伙挠着小脑袋,一头软软的发丝都快被他挠成了个鸡窝,明明是坐电梯下来的,咋出来是这样的景象呢?

  还是说他记忆错误,刚才显示-7层的电梯,其实是上去的?

  看着小院子,胡青莫名的感到危险。

  她觉得还是退回去的好,不就是给小胡来办户籍嘛?!其实也不一定要善楼才能办到啊!

  街道办那边肯定还有法子使的,袁潇不是说她提着的鸡和水果对异能提升有好处吗?她能想着用这个搞掂善楼达到目的,为什么就不能搞掂街道办那边走后门呢?

  胡青觉得自己糊涂了,明明有最好的捷径不走,偏偏要选最危险的!

  这样想着,她二话不说,牵着小胡来转身就走。

  只是1号楼不知道怎么回事,按是按着了,但两分钟过去,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渐渐的,胡青心里的焦急连小胡来都能感觉得到。

  “姐姐......”

  “没事,电梯有些慢。”

  胡青强自镇定,摸了摸小胡来的脑袋,看似在安慰小家伙,其实又何尝不是在说服着自己呢?

  又等了一会,电梯依然没什么反应,这时候胡青已经知道,小院子是不进也不行了。

  这里只有一座竹篱院子,但旁边郁郁葱葱的竹林看着广阔无边,除了风声外寂静无比,也不知道有没有青竹蛇,胡青没敢落下小胡来,只能带着小家伙进了院子。

  地面是平得实在的土地,虽然外头青竹无边,落叶茫茫,但这块地面却是光洁的,连丝灰尘都没沾一下,看着应该是被经常仔细清扫的。

  胡青带着小家伙,推开半掩的房门。

  入目是一扇绣着单根青竹,长宽约两米的半透明轻纱屏风,透过轻纱,隐隐可见里头摆着的一张大榻,榻上此时趴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面目看不清晰,慵懒至极的姿态却尽显无遗。

  这种姿态,胡青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善楼楼主时寒!

  麻痹了,怕什么来什么!

  胡青心里叫嚣着,想逃跑的心理越发的藏不住了。

  只是。

  懒洋洋的声音传出:

  “昨晚上打了一夜麻将,累了,过来捏捏肩膀。”

  “来了。”

  胡青极为顺嘴回了一句,等转神过来,自己不仅已经上手,还极为妥帖道,“楼主,这个力道合适吗?要不要再重些?”

  卑微。

  小心翼翼。

  还有讨好。

  MM比!胡青想要骂人!她是有被人奴役的习惯吗?!还是说,上辈子没受够时寒的迫害?!!

  小胡来年纪小,见识浅薄,但此时也觉得自己的胡青姐姐太过狗腿了!摸着小下巴的小家伙觉得很奇怪,肿么感觉姐姐和那人认识似的?

  

举报

作者感言

珊珊32颗牙

珊珊32颗牙

重阳登高--菊花酒。

2020-10-24 22: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