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猎人与次元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里维尔*壹原侑子*酷拉皮卡

猎人与次元魔女 珩骄傲 2605 2021.03.06 22:15

  “侑子小姐,”里维尔进入店中,熟门熟路的进入客厅盘腿坐下,“打扰了。”

  侑子小姐正在更衣,在屏帘后面身材若隐若现,“哦,你来了,这么说事情办好了?”

  里维尔泛红了脸,低头,“嗯,柯特少爷已经回到揍敌客家了。”

  “干的不错!”侑子小姐从屏帘后出来,身着大红色的和服。

  果然,侑子小姐非常适合穿和服,贴合侑子小姐的身材,美腿呼之欲出。

  “里维尔,还记得你的愿望吗?”侑子小姐端茶过来,抿了一口。

  里维尔接过茶,品尝,“愿望是过上正常的生活。。。。。。。”

  “代价呢?”

  “代价是教柯特揍敌客体术,”里维尔顿了顿,“可是,侑子小姐,这个代价和愿望完全不平等啊!是侑子小姐实现我的愿望,给我这双手套的,但是为什么要我去教柯特少爷!”

  “嫉妒了呢。”侑子小姐幽幽的声音直击里维尔的心。

  “不,侑子小姐,这是不解!”里维尔压抑自己的激动,“侑子小姐我可以说柯特少爷很有天分,但是也仅限如此,可是为什么侑子小姐对柯特少爷如此在乎,几乎不顾一切的在乎?”

  侑子小姐叹了口气,“柯特最希望的是什么?”

  “被人重视,被人需要。”里维尔思考了好久才吐出这两句,自己眼前浮现的只是柯特紧紧攥着裘基夫人的裙角,紧紧攥着自己西服的一角,一言不发沉默的模样。

  “可是,侑子小姐,他已经将你所遗忘了啊!”

  “无论你怎么注视,柯特少爷也不会回头的啊!”

  侑子小姐苦笑着,“尽管如此,但我仍还注视着他,因为这是他的愿望。”

  “侑子小姐,我可以触碰你吗?”管家将手套脱下,露出惨烈不堪的手。

  侑子小姐将手伸出,当手与手相碰时,一堆信息量流入里维尔的脑袋,那是一系列无法挽回的悲伤,无法预测的悲伤,笑脸下的是支离破碎的挣扎在无尽黑暗中的蝴蝶。

  泪水不知为何从里维尔的眼眶中流了出来,“柯特少爷是侑子小姐的希望。。。。。。”

  侑子小姐放下手,将里维尔拥入怀中,“不是的,是绝望。”

  绝望于这个世界,绝望于无法接触,绝望于将希望打破后的白昼,绝望于触碰禁忌后的必然。

  绝望,不知已经在这个深渊中呆了多久。借酒浇愁也难掩盖那被渺茫希望所覆盖的绝望。

  那深渊,侑子小姐一次又一次地奋不顾身的投入,换来的始终是残骸。

  因为这个世界充满绝望,所以才对这个世界充满希望。

  侑子小姐的愿望只不过是想回到四月一日的身边,陪伴在他的身边。

  但尽管是如此渺茫的希望也被自己亲手打破。

  将柯特与人之间的联系慢慢加深,将一张白纸上驱走黑暗,留下五彩斑斓的作品。

  “侑子小姐,那位叫四月一日的男孩是怎么样的?”

  侑子小姐抬起头看着自己木屋的挂灯,“他啊,咋咋呼呼的,直来直去的,和柯特完全两个性子。但是他和柯特一样做饭都很好吃。”

  “那他去哪了?失踪了?”

  侑子小姐摇摇头,“是我离开他,是我失踪了,”绽开笑容,“但是总有一天他会找到我的。”就算再等上上千年,我也相信他一定会找到我的,因为他是他嘛。

  门口似乎有人伫立的动静,侑子小姐让里维尔出门看一下,是一位金发美少年。

  “是侑子小姐吗?再次来拜访了。”酷拉皮卡捧着木盒子进入房子中。

  “今天真是热闹啊,酷拉皮卡也来了。”侑子小姐沏了一杯茶推至酷拉皮卡面前,“请品尝。”

  美少年接过,放置一旁,环顾这个房间,“那个小女孩呢?”

  侑子小姐似作恍然大悟,“你说的是穗吧,她去干点事。”

  “她不在啊。”美少年冷静中透露怅然,“那个侑子小姐这个给你。”双手将木盒奉上。

  侑子小姐打开木盒是保存在瓶子中的火红眼,闭上,向里维尔使了个颜色,里维尔瞬间明白,离开房间,将门带上,在庭院中看着侑子小姐养的樱花树发呆。

  “侑子小姐,能将这个毁坏吗?我无法破坏它。”酷拉皮卡低下头攥着地毯恳求,“族人的灵魂想必很痛苦很痛苦吧,被囚禁在瓶子中。”

  “嗯。”侑子小姐施展法术,将红丸从火红眼中提出,将木盒还给酷拉皮卡,“留个做纪念吧。”

  “这次代价就是这两个红丸,可以吗?”

  “嗯。”酷拉皮卡接过木盒,打开,仍是鲜红的眼睛。

  “破不破坏它是你的选择。”侑子小姐放手一搏。

  酷拉皮卡咬了咬嘴唇,纠结,“这是我向小姐借来的,还要还呢。。。。。。”放弃了。

  “酷拉皮卡,问你一个问题,如实回答,”侑子小姐把玩着红丸,“如果,你将幻影旅团破坏掉,将族人的眼睛给收集完,那么你的今后该怎么办?”

  “你的人生似乎只剩下了复仇了吧?”

  “我也许活不到那个时候了。”酷拉皮卡眼睛显现血红,“也许真正到了那一刻,我将会是这个世界最开心的人,也是最悲伤的人,但下一秒,我已经成了一匹空壳了吧。”

  “那,来我店里工作吧,如果等到那个时候,你已经成了一匹空壳。”侑子小姐抛出橄榄枝。

  “你应该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另一面了吧?关于念能力。”

  “嗯。”酷拉皮卡点头,手上出现了锁链。

  “这是具现化能力呢。当你火红眼了呢?”

  “绝对时间。”

  “哦,可喜可贺,我没有取错眼睛,可喜可贺。”侑子小姐开心的拍手,“最近的打算?”,唠嗑起来了。

  “差不多是当保镖工作,然后去友客鑫,抓蜘蛛。”

  这孩子什么都吐了出来,“有蜘蛛在友客鑫啊,那么看来友客鑫要成为蜘蛛的地盘了,可怜的猎物啊。”侑子小姐不禁感慨,“我也打算去友客鑫,去感受感受拍卖会。”

  “那,九月在友客鑫见面了。”酷拉皮卡起身离开,走了。

  ——嗯,九月,友客鑫见。

  望着酷拉皮卡离开的身影,“侑子小姐。”里维尔的声音打断了侑子小姐对远方的妄想。

  “今天,我的店可是很热闹啊。”侑子小姐苦笑道,“你对这位少年的感觉呢?”

  里维尔在心中斟酌,“和我是同类人。”身上有一股不明的情感所覆盖,算不上是复仇,感觉更像是赎罪中夹杂着死亡的归属,“无法说出我对他的感觉,可能是同性相斥吧,算不上喜欢,但是说讨厌也不全是,和他做朋友,应该会有一种自我为是的良好感,自以为是他的好朋友,但对他来说谁都无所谓。带着面具生活的他应该很痛苦吧,尽管我没接触过他。”

  “带着面具生活”戳中了侑子小姐的内心,她的睫毛下垂,陷入了无限的沉思,“这也只是相对的。”——完全暴露在阳光下的人不见得开心,将自己锁在蜗壳中的人不见得憋屈。

  “锁链,”侑子小姐忽然提了一句,“这也就是说作茧自缚罢了。”

  “人的执念可以说是很可怕了。”

  “啊,好想吃狐狸的关东煮啊。。。。。。”侑子小姐暗自伤怀,“我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仅仅比多你们活了几年罢了。”

  “看着细沙从指缝间流逝,但是何时是个头啊。”

  侑子小姐举起酒杯,摇晃着酒,钩起了一阵香甜,一饮而尽,没有时间回尝口腔中的苦涩,便一尽吞下,脸庞泛起红光,眼神恍惚,“其实,我挺讨厌我自己的。”

  里维尔夺下侑子小姐的酒瓶,免得侑子小姐再次酗酒,“我懂。”其实我不懂。

举报

作者感言

珩骄傲

珩骄傲

我感觉侑子小姐写崩了啊,好多愁善感啊,明明侑子小姐活得那么通透的说!

2021-03-06 22: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