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猎人与次元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窟卢塔族*の*过去

猎人与次元魔女 珩骄傲 2438 2021.01.23 19:39

  过去无法改变,唯有真理可叹一方窥测。

  “长老,你为何同意让他离开?他的火红眼暴露了!应尽快移居村落。”

  “可怜的游子,找不到他回家的路,那他该多伤心。”

  “长老!这可是关系这整个族的命运!”

  “可怜的游子,赐予他无限成长的机遇吧,献祭我这老骨头的鲜血。”

  “长老,水晶球中映射的是,是,是,蜘蛛!”

  “可怜的游子,永久束缚在蜘蛛网上,挣脱即为死亡,唯有向死而生,才可迎来希望。”

  酷拉皮卡躲在长老门后,窃听着长老和一位男子的对话。原来自己的小聪明早已被发现了,长老都会雇佣他人来激怒自己,又怎会不找人监督他?自己也太过天真,太过烂漫了。但是为什么,自己的内心却如此的绞痛,如此的不可呼吸。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小聪明而导致族人的踪迹被发现,而是族人的死亡是长老有意为之,理由竟只是为了自己的成长!自己却又是何德何能能承担起全村上下这么多条人命?自己有何德何能能让长老寄予厚望?但是为何窟卢塔族人必须死亡?为何长老就偏留我一条性命在这世上苟延残喘?我想知道,我想了解,这一切问题背后的原因!而不是一无所知,只能默默看着族人的死去而徒有悲伤。

  也许,侑子小姐说的没错,是我想得太简单了,无论是幻影旅团的动机亦或是长老的通透。

  曾以为自己把长老玩弄在手心中,却不曾料想小丑竟是我自己。

  转眼,酷拉皮卡置身在全族大会上,由于自己幽灵体的形态漂浮在长老的上方,窃取这长老即将演讲的稿辞,底下聚集着聚精会神听长老说话的人,自己曾是也是眺望长老之一的人,如今这不知是否还算得上人乎?

  这次的会谈很是简单,就仅仅是让全族人写下他们如果被含恨杀死,他们临死前的愿望。

  族人似乎甚是失望,花费时间听长老讲话,也就是为了写下与自己临死的愿望,这也过于幼稚,就和素人类节目主持人问素人“你的愿望是什么?”如此无理头,但碍于长老的威望,纷纷低头写下自己的愿望。若是以前酷拉皮卡可能嗤之以鼻,但对现在想要了解族人的病原的他,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母亲的愿望:希望酷拉皮卡能好好活下去,不要为自己的死亡而颓废。

  父亲的愿望:只要能保护妻子到生命的最后一秒即可。

  派罗的愿望:希望能看一眼这个世界除了黑色之外的颜色。

  樱的愿望:和自己所爱的人去一趟游乐园。

  黛丝的愿望:与自己所爱的人谈一场恋爱。

  菲尼的愿望: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就算付出生命能看到她的微笑就好。

  ··。。。。。。

  酷拉皮卡苦笑着看着这些奇奇怪怪的愿望,他们根本就没意识到长老的大前提——含恨而死。没有任何一人写到报仇,化成厉鬼缠绕在仇人身边。窟卢塔族的村庄很小,但能自给自足,孩童们通过书籍来满足他们对外面世界的向往,所以他们这才如此向往着爱情,但是这就令酷拉皮卡伤脑筋了,谈恋爱这种事情自己也没怎么经历过,怎么帮人解决啊!

  当全族人陆陆续续写完临死前的愿望后,长老又发话了——

  “如果你心爱的人被人杀死了,你该怎么办?”

  “复仇!”全族人异口同声的说。

  “如果你被杀死了,你希望你所爱的人,爱你的人该如何活在这个世界上?”

  底下的人议论纷纷,最终得出了一个答案:“忘记自己,幸福快乐的活在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宽广如此的令人向往。”

  “难道没有恨意,希望有人为你报仇?”

  “恨意肯定是有的,但是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不希望看到我所爱的人倒在血泊中,只是为了一个早已死亡不复存在的灵魂。”

  长老在讲台上欣慰的笑了,捋着自己的胡子,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

  “天上太阳,地上绿树

  我们的身体在大地诞生

  我们的灵魂来自于天上

  阳光及月亮照耀我们的四肢

  绿地滋润我们的身体

  将此身交给吹过大地的风

  感谢上天赐予奇迹与窟卢塔族土地

  愿我们的心灵能永保安康

  我愿能与所有同胞分享喜乐

  愿能与他们分担悲伤

  请您永远赞美窟卢塔族人民

  让我们以红色的火红眼为证”

  大会最终以众人的祷告声结束,齐声朗朗,也许上帝的窗户始终为窟卢塔族人敞开。

  正当酷拉皮卡沉浸在感动之余,一阵凄惨的叫声将酷拉皮卡拉回到现实面前。蜘蛛的标志绣在皮肤外显得如此的恶心,反胃。尽管首领的头上映着救赎的十字架,但这十字架却是将耶稣定死那样,不分是非,不分善恶,是堕落的天使,恶魔的化身,一步一步将族人逼至绝境,不断用言语激怒他们,从而夺取火红眼中的能力。

  一个接一个的族人被擒到首领面前,首领还假惺惺地拿着圣经,宣读着序言,以来彰显自己是神之子,是堕落的耶稣,他们则是魔鬼,撒旦的子孙。

  长老是最后一个死亡,在无论怎么夺取能力也无法寻找到最终的奥秘,首领不断地质问着,逼供着,试图从这个老人口中探出奥秘,但无论如何激将,长老始终处变不惊,一声不吭,如同冷血的怪物般冷眼看待这场闹剧。这幻影旅团在他看来如同小孩过家家般,不值一提。直到死亡,他也没有露出火红眼,只留下最后一句轻微的“对不起”,灵魂消散的无影无踪。

  这场悲剧整整持续了整个晚上,酷拉皮卡只能旁观这族人的死亡,连触碰都是一种奢侈。

  不过他所明白了,族人的愤怒族人的怨恨并不是来源于自己的死亡,更令他们气愤的是对他们所爱之人的残害,每一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死亡来换取他人的存活的可能性。但那些卑劣的盗贼又怎会理解,为自己的杀人的兽性所服务,这才是他们生存之道。为了虐杀而活,因为仇视而兴奋,窟卢塔族人又怎会明白这些盗贼的快感,只有长老了解,所以才会处变不惊。以不变来激怒对方,仇恨是喂养这些盗贼的毒品,越吃越兴奋,纵然只有断了口粮才能使对方愤怒发狂,而这也就只有理性到极致的领袖才能压抑的住自己原始的冲动。

  惨绝人寰的残杀结束,幻影旅团消失的不见踪迹。而黎明时,误路森林的旅人则被眼前的惨象差点晕倒,拨打电话,请求支援。大部分众人的眼睛仍是完好的嵌在眼眶中,但直到搜救部队来临,进行搜寻后,眼珠不翼而飞。而这些失去的眼珠大部分被利益熏心的搜救部队所拿走,理由很简单——“这是七大美色之一,人都死了,还能卖钱。”

  酷拉皮卡看到眼前的搜救人员在将火红眼挖出,装瓶,比看到幻影旅团的屠杀更加惊讶。私以为这些搜救人员应将尸体安放好,却没料想在鞭尸。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利益的熏心下,搜救部队将几乎所有的死亡人员彻底仔细地统计了一遍,生怕落了什么发财之道。

举报

作者感言

珩骄傲

珩骄傲

没有杀戮就没有买卖~(接下来要考试了2月开始爆肝更)

2021-01-23 19: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