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猎人与次元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殇之情歌

猎人与次元魔女 珩骄傲 2861 2021.02.14 20:15

  “师傅,我想变强,想变得能保护我所爱的人,师傅!”柯特手握着师傅的手指,渴求着。

  “怎么说呢?虽然不是第一次当老师,不过这种感觉真的好欸。”当然这种话管家肯定不会说出口的,如果说当揍敌客家的管家是为了钱,压抑住了自己的本性,那么说自从辞职之后,自己压抑多年的中二之魂熊熊燃烧。

  管家看着柯特真挚的眼神,“好,必尽我所能。”

  待柯特离开后,管家优雅擦了擦手,将纸巾丢进垃圾桶中,不过一张白净的餐巾纸在一堆黑色肮脏的棉絮中还真是突出啊。

  “少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管家将自己手上的拟手手套扯下,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个黑匣子中,露出惨不忍睹被烫伤的手,不断抚摸着自己的脸庞,试图给早已坏死的手一丝温暖。

  “欢迎来到我的店,这是一个可以实现愿望的店。”店内的小姐高高在上的翘着二郎腿,说道。

  我只是一个走在路上都很普通的人,只不过那一次的烫伤让我成了人人害怕的魔鬼,只是个可悲的人罢了。只有我的师傅愿意接纳我,愿意善待我这种人。

  店内的小姐惬意的抽着烟斗,虽然我很讨厌烟斗的味道,但是为什么,这次我想继续呆在这位小姐的身边,烟斗的气味也阻挡不住我的欲望。

  店内的小姐的眼神似乎一下就看穿了我这种可悲的妄想,也一下看出了我那自卑的心。她的微笑勾动这我的心跳,她的声音将我着可悲低下的人俘获,她的浪荡不羁,她的随心所欲,她的任性,一切的一切我都爱。在那一瞬间,我知道了,我中了丘比特之箭。

  可,这也只是人与神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不论我使出百般花样博她一笑,但是在她的笑容下,始终挥之不去的是那种悲伤。

  她很悲伤,悲伤的深不见底。这也只是普通的凡人对面前的神明卑微的猜测。

  在她送我手套的那个晚上,我想她表述了我对她的爱意,当然,不出所料被拒绝。

  当然也是,神明怎么会接受一介草民无礼的请求呢?

  过于仰望神明,似乎忘记了自己只是一个渺小的人类。在茫茫星海中,不知有多少人对她示爱,不知多少人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但是我还是很想了解,她到底在悲伤什么。

  慢慢的,我接受了这个事实。渐渐的,我忘了她。

  我也许并不喜欢她,她在我的生命中也许只是一个过客,但她却给我了以人的姿态可以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机会。我无法理解我的感情,也许这只是一场名为愿望的游戏。

  那年,我十八岁,而她的模样如十八岁的花朵在我心中绽放又凋零。

  师傅在临终前将我托付给揍敌客家族,于是通过种种训练闯关,也渐渐隐藏起自己的性情,学习了许多管家的礼仪,将自己逐渐打造成机器人。

  我成为了伊路迷的老师,我将我毕生所学的经验传授给他,而当他学会了念能力,却一脚把我踢开。因为我的念能力完全不适用于战斗,能感受他人经历情感的鸡肋能力对伊路迷少爷而言,就是废物。于是,我成为刚出生的柯特少爷的保镖,也只是保镖管家。

  “柯特,快打招呼,这是你的贴身管家。”裘基夫人手中抱着穿着蓬蓬裙的柯特少爷,温柔的教导着。柯特少爷小手紧紧攥着夫人的衣领,不肯松开。

  我从裘基夫人手上接过柯特少爷,柯特少爷虽然不哭不闹,但是从他紧紧攥着夫人的衣领来看,少爷很依赖夫人,少爷很怕被抛弃。我对少爷礼貌笑了笑,“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少爷的贴身管家了,柯特少爷,我的名字是里维尔。”

  柯特少爷小手挥了挥,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在说我的名字吧。

  柯特少爷很可爱,很倔强,很要强,很隐忍。柯特少爷似乎想隐藏着他的悲伤,但是,在那清澈的眼睛中,一眼望去,尽览无遗。我无需触碰也便知,那种被人遗弃的悲伤。

  但我也只是管家,无法僭越,这点我心知肚明。

  我只能在柯特少爷躲进被窝时,小声啜泣时,冷眼旁观。每当看到柯特少爷身上日益增添的伤痕时,也只能在旁看他独自一人给自己上药。对柯特少爷而言,我只是个旁观者。

  所以少爷从来都没有叫过我的名字,从来都没有。也对,我只是一个随处都可替代的管家。

  直到,我看到柯特进入了我曾进入的屋子。眼前的女人,我是如此的眼熟,记忆涌上心头,几乎嘶吼出来,原来,十八岁的花朵并没有凋谢,只是躲起来了。

  两位悲伤的人的相碰撞,只是单方的救赎。而我只能在暗处,看着她的笑容,原来她是真的开心。直到,柯特被梦魇所缠身,将她所遗忘,和我一样。

  但所不同的是,我和她的羁绊是如此的脆弱,而柯特少爷和她的羁绊却被强制斩断。

  我很羡慕柯特少爷,因为他让她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但,我又憎恶着柯特少爷,因为他让她的悲伤又多加一层。

  当我看到她出场将柯特少爷从死亡的处刑场下救下,看着她抱着虚弱的柯特少爷,“拜托你了,里维尔。”但是她一眼都没正眼看过我,一眼都没有。

  我从她的手上接过柯特少爷,少爷身上有侑子小姐独有的烟味。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痛的以至于我对伊路迷少爷大打出手。

  也许,我已经疯了吧,我已经入魔了吧,揍敌客家也没有了我所容身之处了。

  我主动辞去了揍敌客家管家一职,但是也许揍敌客家也不会这么罢休我的辞职。

  然后,我成为了柯特少爷的师傅。那场比试只是为了宣泄我的愤恨。

  其实,在柯特少爷沉睡的期间,我脱下手套,触摸着少爷的肌肤,少爷的经历一点一滴刻进了我的心,少爷的痛苦,少爷的寂寞,少爷的悲伤,我完全感受到了。

  我很佩服少爷,能将自己的情感隐藏的那么久,那么深。我所透过其眼神看到的痛苦,也只是九牛一毛。我已经不敢想象侑子小姐的悲伤,已经不敢对侑子小姐说,“让我来分担你的痛苦“,单单只是少爷的悲伤我就无法承受,那么侑子小姐的痛苦我也许不敢想象。

  其实,我是一个很自卑的人,是侑子小姐一眼看穿我的懦弱,也是柯特少爷一语击中我的不甘。柯特少爷和侑子小姐身上有许多的迷点,我想知道为何我会忘了侑子小姐,我也想知道,为何柯特少爷突然萌心大发,让我照顾一个破烂不堪的小兔玩偶。

  于是,我挂上面具,陪少爷玩这个名为过家家的游戏,满足少爷迟来的撒娇请求。

  但是,少爷,你真的是你吗?

  少爷似乎对这个玩偶独钟于此,似乎对这个玩偶产生了对人的感情,我希望这只是我的错觉。

  玩偶坏掉了,我很担心柯特少爷的怪罪,但是,出乎我意料,少爷似乎只是对这个玩具有片刻的热情。少爷似乎把玩具遗忘了,如同我把侑子小姐遗忘了般。

  也许,更多的我只是希望柯特少爷可以生活在普通的家庭,并不需要为生活操劳,也没有家族间的尔虞我诈,只是做一个普通的小孩,获得父母的注视和关爱,有一个疼他的兄弟,可以让他依靠,有一个爱他的姐妹,可以让他保护,相互扶持,相互成长,足矣。

  其实,我也何尝不是这般。自出身起,被放上名为勾心斗角的天平上,家族内的斗争,门阀的利益,早已将我四分五裂,也许和师傅训练的日子,与侑子小姐相处的日子是最愉快最轻松的。

  我不断抚摸着自己毫无知觉的手,只是不断告诫自己,童年的屈辱。

  侑子小姐曾对我说过,被知道名字就相当于被对方掌握了灵魂的一部分,知道生日就相当于知道过去和未来。

  我的灵魂早已消散,而我作为里维尔这个名字活下去,而唯一能握住我灵魂的人也早已在我的忏悔下埋进土里。

  其实,我很讨厌我自己,讨厌如此奇怪的自己,讨厌如此恶心的自己,讨厌如此无聊的自己。

  曾在多少被阴雨所覆盖的黑夜,我是如此的想要在这雨夜死去,但我告诉自己,你并没有资格在这世界死亡,你的罪孽在这雨夜仍没有冲刷干净。

举报

作者感言

珩骄傲

珩骄傲

这次是管家的独白哦~头一次尝试用第一人称写文,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哦~希望别被刀~www

2021-02-14 20: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