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猎人与次元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副作用*红线*回家

猎人与次元魔女 珩骄傲 2997 2021.01.23 10:01

  侑子小姐再次解开柯特的衣物,药效发挥到了极致,不出意外,不用一个小时,柯特完全恢复,不知是让人开心与否。将衣物整理回去,侑子小姐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完全透过柯特的身体了,这未免也恢复太快了吧,揍敌客家的人非人也。

  没错,在半小时内,柯特已经完全恢复,当他睁开眼,看着自己躺在很熟悉的临时床上,自己的嘴唇似乎还保留着一丝他人的气息,四周就只有穗一人躺在床上,疲惫不堪的样子。想必是自己的错觉吧,柯特如此想。身体很是轻松,念能力似乎比之前更加强,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只有黑色的燕尾蝶不断扇动着翅膀,自己想伸手抓住,得到的却是一把空气。柯特下床,身边的水桶叮当碰响,将睡梦中的穗惊醒,不停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柯特走到穗的身边,不断安慰她,穗睁开眼,抬起头,看到柯特的脸庞,扑进了他的怀中,哭的更大声了。柯特一时手无举措,只是不断不断安慰她,轻抚她的背。

  “柚子姐姐的药,真的很有效。”穗边抽泣边断断续续的吐出话来。

  “柚子姐姐是谁?什么药?”柯特不解的问。

  穗通红的眼看着柯特,“柚子姐姐就是柚子姐姐啊。柯尼姐姐发烧了,很严重很严重。”

  柚子姐姐,柚子姐姐,柯特在心中默念了成千上万遍,但仍然记不起来。自己发烧了?也记不太清,惟一所记得的只是自己不敌那个女人,被女人用凳子砸了一下,随后便断层了,大概在此之后,我就发烧了吧。

  “柚子姐姐,是谁?”柯特从嘴缝挤出。

  “柯尼姐姐,你会开玩笑了。柚子姐姐是和你一起来这里的啊。”穗不解的说。

  “可明明是我一人来到这里的。”我的记忆中没有柚子姐姐这个人,可能有,我也忘记了吧,毕竟对我而言,她可能并不重要。哎,对啊,我为什么会来这里?我记得我参加猎人考试,看到了奇犽哥哥,便退出了,在回家的路上,我来到这了。但为什么我会去参加猎人考试?是因为家族的命令?我已经记不清了,这并不重要,“所以,谁是柚子姐姐?”

  穗看着柯特的眼睛,又看了看身后的侑子小姐,“就在我身后啊,抽着烟斗的。”

  “身后?你身后没有人。”柯特真诚看着穗的眼睛,“穗,你睡模糊了?”

  “真的,我身后真的有人啊,柯尼姐姐没有看到?骗人的吧。”

  “柚子姐姐。”穗着急扯了扯侑子小姐的衣角。

  侑子小姐转过头,摇了摇头,“穗,没用的,他已经忘了我,也看不到我。因为这就是药的副作用。”侑子小姐说毕,从背后抱住穗,“一个人想得到什么,就得失去什么。”

  “可是,柚子姐姐,你就在我身边啊,我可以感受到你的气息,你的体温,你的一切。”

  柯特看着穗朝着床的一头空气说话,很不解,“穗,你和谁在说话?自言自语?”随后语气欢快起来,“呐,我们去游乐场吧,你一定是睡模糊了。”

  侑子小姐笑着对哭泣的穗说,“笨蛋,我还没哭呢,你就这么伤心。去游乐场吧,带着我的那一份一起玩吧!”

  “嗯。”穗乖巧的点点头,擦干眼泪,“抱歉,是我记错了,好像没有柚子姐姐这号人物。”

  是的,穗,这才对,我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们早晚是要忘记我的,所以,不必为我所伤心,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所以这才紧紧攥着不放,可能这就是人吧,得不到的越想得到。

  每个人的小拇指都系着红线,人和人就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构成了这个社会,当将红线剪断,便毫无交集。而通过蛮力而绑定的红线,一拽就掉,毫无牢固可言。

  “穗,你母亲呢?”柯特思想斗争了半天才挤出牙缝,在屋内没有杀不死女人的踪迹,甚是疑惑,但担心一提起这女人,穗又会畏畏缩缩。

  “母亲?没有啊,我一个人住在这的。”穗回头回答道,“柯尼姐姐你为什么这么问?”

  柯特的记忆再次混乱,杀不死的女人,强大的女人,明明自己有这么一个印象存在,那个难道是穗口中所说的柚子姐姐?一阵莫名奇妙的悲伤涌上心头,尤其是看着前面的穗一拐一拐走路,破碎的衣物飘零在空中,原来人是这么脆弱的一个生物啊。

  柯特抱起前面走路的穗,受到惊吓的穗在柯特的怀中如同受伤的小白兔,瑟瑟发抖。柯特强制让她镇定,打理着穗的头发,“我不想再失去你了。”眼泪不争气从眼眶中涌出。

  穗不解的问,“为什么是‘再’?“,小手拭去了柯特的泪水。

  “我好像睡了很长很长时间,做了一场很怪很怪的梦,梦中的我,”柯特欲言又止,“死了。”

  侑子小姐只走在他们旁边,默默的注视着她们。

  在去游乐园之前,柯特先带着穗去洗了个澡,挑选了美美的衣服,穿上小裙子的穗如同公主般,在柯特面前翩翩起舞。自己是否因为受到过漂亮裙子而开心过呢?有的只是顺从的空虚的悲伤罢了,空有副好的皮囊。在逛女童装区,柯特伸手抚摸着熟悉触感的和服,感受着与便服之间的差异。母亲喜欢和服,所以自己穿上和服,搏得母亲一笑,但因如此,尽管别的兄弟碍于情面没有表明出来,他们对自己更多的是鄙夷,就连被诅咒缠身的阿路加得到的笑脸也比自己多得多得多,虽然多了份畏惧在其中。自己真像一只人偶娃娃呢,都已经分不清现实与美好了。那,现在就把梦境打破吧。

  男装区与女装区一步之隔,柯特大步跨向男装区,挑选了几件顺眼的服装,付钱便走人,只是发现自己的卡中钱少了一大半,虽是疑惑,但也无心顾辖。换上男装之后,挺英姿飒爽,但是发型过于女性化,于是乎柯特走到理发店,要求剪了一个男性化的头发。服务员小姐看着柯特柔美的脸庞,拼命劝说剪个大波浪头,更飒,但柯特仍是坚持,“我是男的。”

  这句话说出口,震惊理发店全员,只有柯特淡淡看着骚动,似乎与自己毫无关系。

  整理完毕,柯特对自己现在的外貌甚是满意,穗看到他第一句话“柯尼姐姐,那个你是男的?”

  原来自己从来没有纠正过穗的叫法,宛然一笑,点头答道。

  于是在游乐园中,他们两人成了焦点,一位如同画中走出来的骑士和一位他的公主,被人津津乐道。柯特似乎早已习惯他人的目光和闲言碎语,不过穗还没有习惯,躲在柯特的怀里不敢看人眼光。不过渐渐熟悉之后,穗如同脱缰的野马,满场跑。

  一天的游玩很是快乐,在回途的路上,穗爬在柯特的背上香甜的睡着了,嘴中碎碎念着梦话,“我好快乐啊,好幸福啊。”真是个没长大的三岁小孩呢。柯特看着星空,原来自己的灵魂有了一个朋友,他应该不再孤单了吧,不会漫无目的的哭泣了吧。

  柯特带着穗走向飞艇场,虽然没有成年人的陪同,理应是无法买票,但柜台小姐给了他们两张票,这很奇怪,但柯特无心多问。

  在回枯枯戮山的飞程中,柯特一手护着熟睡的穗,一手抵着头,望向飞行艇外的景象,是何等的壮丽,何等的空虚,这景象自己已经见过不下上千次,但没有一次能像这次这样能给他带来如此的愉悦。身旁坐着的是塌下去的小肉团穗,她会说梦话,会笑,会用甜甜的声音和自己说话,尽管是呓语。而不是身边坐着不露颜情的管家或伊路迷哥哥,摆着脸,沉默不语,令人厌恶的气氛萦绕在身边,每次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枯枯戮山到站了,欢迎旅客乘坐本次飞艇。”广播中传来甜美的女声,柯特望了望窗外,天亮了,先将穗安顿好,然后,做一个了断。柯特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手不断揣摩着自己的衣物,看着熟睡的穗,打了自己一巴掌。鲜红的掌印立在脸上显得异常突兀。

  怎能允许自己退缩呢?等待自己的只不过是严峻的惩罚而已,怕什么。自己只是在为自己活着,有什么错吗?没有!那为什么要退缩?软弱的自己,你要毕业了,前方只是地狱,闯荡之后,方能见得乐园,只有我和穗的乐园。

  柯特在枯枯戮山最大的酒店选了一间房,吩咐服务员一些日常事,将穗安顿好,将自己的卡放置在床头,附上一张纸条,“我去办点事,很快就会回来“,意志坚定的离开了,眼神决绝。

  柯特推开自己家的大门,守门大叔努力辨认这位少年,依稀有着五少爷的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