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猎人与次元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朋友*小穗*玩偶

猎人与次元魔女 珩骄傲 2707 2021.01.16 00:12

  柯特低头看了眼攥着他衣服的女孩,女孩一头金黄的短发,耀眼着,眼里闪着碧绿色的光芒,如同渐变的钻石,但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格格不入,几乎如同一块破布遮挡着身体。并不是女孩一人这样,街上的人大同小异。

  女孩笑容盈盈拉着柯特的衣角,“大姐姐来玩嘛!”,顺带将自己手上的兔子玩偶递到柯特眼前,“大姐姐,你看着玩偶可爱吗?”

  出于礼貌,柯特嘴角微微上翘,似作笑状,回应道:“嗯,可爱。“,但实则玩偶已经破烂不堪,暴露在外的棉絮已成黑,这都已经成垃圾了啊,柯特心想。

  “那给你!“女孩将玩偶塞入柯特手中,”好朋友的象征!“

  柯特看着眼前的女孩对自己如此殷勤,警戒心在心中翻涌,手上的玩偶也被柯特“一不小心“滑入地上肮脏的水潭中。

  “抱歉抱歉,一不小心没握稳。“柯特将玩偶从脏水中捞出,将玩偶递给小女孩。

  女孩接过玩偶,强忍着泪水,“没事,大姐姐,是我硬塞给大姐姐的,没拿稳不是大姐姐的错。“女孩脸庞落下大滴大滴的眼泪,”小兔兔,今天你洗了个澡哦。“

  眼前的女孩因为一个玩偶在自己面前哭了起来,弱者真的很烦啊,柯特虽这么想,但仍不得装样子:“我赔你。“

  女孩擦了擦眼泪,笑着说,“不用了,我们是好朋友啊。“

  好朋友,这词实着让柯特感到恶心。明明你对我什么都不了解,明明你对我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想和这样的我做朋友?为什么可以如此随意的说出“好朋友“这词?为什么可以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如此友好,如此热情,如此的让我想吐。明明我都把你的玩偶扔在水中了,为什么不识相的走开,为什么还要你来安慰我,为什么还对我如此亲切?明明你什么利益都没有从我这得到,明明对我示好没有什么好处,为什么可以对我笑脸相待?这些话梗塞在柯特的喉咙中,艰涩的咽下。

  “哇,好可爱的玩偶!“是侑子小姐的声音,”我可以碰吗?“

  “可以!只是它有点湿,刚才它洗澡了!“女孩欢快地声音响起在身后。

  “谢谢!“侑子小姐蹲下轻轻的抚摸着玩偶,”这让我想起了我以前的酒友。“

  “酒友?“女孩不解的问。

  “就是喝酒的朋友。”侑子小姐做喝酒状”他叫摩可拿,和这个小兔兔一样可爱。“

  “真的?好想看啊。“女孩的眼里闪烁着灿烂的光芒。

  柯特看着两人的聊天,不知为何内心一阵绞痛。

  雨,滴答滴答,街上的人渐渐少了,可能是家中能装水的盆子都积满了水,再次回到那无人寂凉的街道。三人就在屋檐下,侑子小姐和小女孩欢快的聊天,柯特只是数着下落的雨滴。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穗·阿斯特。叫我小穗就好了。“女孩笑着说,”大姐姐,你呢?“

  “叫我侑子姐姐吧。“

  “柚子姐姐。”女孩甜甜的叫着,洒脱着绕在侑子小姐身边,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女孩用小短腿哒哒跑到柯特面前,“大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小穗!”

  柯特正要开口,侑子小姐抢答道,“叫托米!“侑子小姐说完,看着柯特扭曲的表情,坏笑着。

  “不是托米,是柯特·揍敌客。“柯特纠正道。

  “所以是柯特还是托米呢?“女孩一头看向侑子小姐,又转头看着柯特,一脸疑惑。

  “柯特。“这次是柯特夺回抢先权,侑子小姐不甘示弱,”托米!“

  “柯特!“”托米!“”柯特!“”托米!“声音此起彼伏在小穗耳边徘徊,把小穗搞得晕头转向,最后小穗灵光一现,”阿大,我知道了,柯尼!“

  “小穗不错,柯尼,很可爱的样子。“侑子小姐笑着看着柯特已经绿了的脸。

  “柯尼大姐姐,来玩吧。“小穗清脆的声音响彻在柯特的耳边。

  把自己性别认错可以接受,因为自己已经被当女孩子麻木了,但是名字还叫错,这让柯特气上加气,却对侑子小姐无可奈何,因为打不过,十分现实。

  “陪小穗玩吧。“侑子小姐在旁补充道,插刀着,”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好朋友吗?有人会把好朋友的玩偶“不小心“仍在水坑中吗?自己可能不会有朋友吧。

  于是,柯特带上自己的假面面具,安安静静做一个女孩的陪玩,如同母亲的洋娃娃。

  侑子小姐只静静靠在墙边,看着这两小孩在雨中奔跑,莞尔一笑,这场景如同一位母亲看着自己两位孩子玩耍般,温馨和睦。

  门后,传来盘子破碎的声音,随即是一女人怒吼——“穗,又跑到哪里鬼混去了!”

  声音尖如裘基,不禁让柯特怀念起耳膜震碎的日子。小穗神色大变,如同变了一人似的,撂下一句“抱歉”就赶回那声音的源头——一间低平的房间。

  似乎是碗破碎的声音夹杂着女子尖锐的辱骂声,不堪入耳。

  稍,女孩径直从屋内出来,脸上身上带着血迹,眼神无光,只是跪在门口,仍凭风吹雨打。柯特这才注意到女孩身上大大小小的痂。

  侑子小姐上前询问,得到的只是沉默。女孩只是跪着,屋内的女人仍是骂骂咧咧。

  街道的人似乎已寻已为常,周边的妇女听到女人的声音,纷纷进门安慰女人,并不理会跪在门外的女孩,甚至进门时还向女孩吐了吐口水,满眼鄙夷。

  侑子小姐顺抓了一位妇女询问,妇女似乎不想说关于穗的任何事,似乎穗如同瘟疫,谁说出口就会得病,经不住侑子小姐连环追问,妇女才挤出话来,恶心地看着女孩,“晦气,和她接触每一个好下场,双亲老早死了,明明乘的同一辆车,为什么不是她去死?芭比诺夫妇好心收养她,结果一个丈夫死亡,被打死,他们唯一的女儿也活活被打死,这货也在场,妻子就此疯了,亲人失去,结果一个非亲非故存活下来,真的为什么她这么命大?还是她晦气?”

  妇女再次向女孩吐了吐口水,“不说了,这妻子也是个可怜人,现在发病,得照料。”妇女匆匆进入房子中。

  侑子小姐没有阻拦,只是扎根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一个石子落到穗的身旁,两个石子滚到穗的脚边,三个石子打在穗的背上,越来越多,穗仍不吭声,习以为常。柯特看着一群小孩笑嘻嘻的向穗扔石头,扔垃圾,边扔边笑边说活该。

  忍无可忍,柯特身边发出黑暗的气,那群小孩木在原地,随机哇哇大哭。

  刚才进门的女人们闻声听到到自己的小孩的哭声,出来,一脚踢开穗,穗一个踉跄栽入了泥坑,正想爬起,又被一个妇女的脚摁入泥水,安慰着小孩,瞪眼看着泥水中的穗,“不哭不哭,我们回家,不用理她,沾染晦气就不好了。”

  等女人和小孩离开,柯特只是把刚从泥水中爬出的穗扶她起来,两人沉默着,柯特只是有自己的手帕小心擦拭这穗的脸庞,血迹和污泥夹杂在一起,雨水拍打着,似洗净穗的泥污。

  女人面无表情从屋内出来,提着穗的耳朵从柯特手边强过去,屋内传来撞击声,呻吟声,柯特实在想冲进去,结果侑子小姐把柯特拦住。

  “为什么要拦我?她在接受什么虐待你也是知道的!为什么!”柯特几乎歇斯底里的吼出来,无奈屋内的打击声太大,覆盖住了柯特的怒吼。

  “冷静!“侑子小姐看着柯特把扇子几乎攥变形了,”你进去把女人杀了,这只会让小穗更受欺凌。“

  屋内的声音渐渐弱下,侑子小姐和柯特进入房内,小穗无助的躺在地上,而女人垂着头坐在床边沉默不语,看有动静,缓缓抬起头,眼神中尽是荒凉,无助,丝毫无法联想到她对穗的暴力行为。女人对侑子小姐和柯特有印象,是在门口的两陌生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