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0章 脑袋被门夹过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506 2019.04.23 01:09

  李大源手里的双铳响了,一铳射向正面来敌,一铳射向跳上路基的包抄之敌,冲得最猛的两位成了李大源铳下之鬼。

  “杀呀——!”

  舞水从一匹死马后面一跃而起,一个直体前空翻翻下墈头,手里的斩骨刀舞动,顿时血肉横飞。

  一时找不到弓箭的三名护卫,见舞水冲进了敌阵,如同三头猎豹扑了下来,一瞬间也砍翻十几个。

  戴本钟的十八个护卫全是耀琊国和挈驰国千里挑一的骁勇善战之士,他们舞动手里的斩骨刀,杀伤力十分惊人,他们四个人竟逼得近百人连连退去。

  大牦牛被十几个人围殴,身上已经多处挂彩,正处于十分被动的时刻,见来了同伴,一步步靠拢过来。

  “大牦牛,我们来啦!”

  舞水见大牦牛已经单膝跪地,一连三个旋子跳进大牦牛的战圈,舞水的刀功根正苗红,他的身体如同一个刀刃扎成的圆筒,滚到哪里,哪里就被冲出一个大缺口。

  “奶奶的,叫你们群殴,叫你们群殴……”

  大牦牛跟在舞水后面收拾那些没有死透的伤者,全是一刀割下脑袋,绝不拖泥带水。

  路基下,舞水他们五个占进了上风;

  但在大路上宋雨生他们已经使出浑身解数,却任然被蜂拥而来的骑兵冲出了缺口,如闪电般冲过去数百骑……主要原因是躲在树上射得正酣的四名护卫,被一门五百斤马载直射炮一炮轰断大树,从树上跌落下来……

  源源不断的骑兵冲了过来,宋雨生他们就像地上的一层落叶,被掀翻到路基下。

  “拦住他们!”

  宋雨生、李大源等三次跳回到大路上,三次被滚滚马蹄逼回原地。

  宋雨生还想努力一次,从大路上跃下数百骑,一前一后把他们三十多人围在了狭长的乱石堆上,大牦牛和舞水他们几个也全在包围圈中。

  “你们是什么人?”

  骑在一匹白马上一位中年人大声问道,他实在有些好奇,敢用区区几十具肉身阻挡五千装备了长短铳的精锐骑兵的是些什么人,他转动手里短铳,威胁的意味很浓……

  宋雨生和李大源他们都穿着各自的军装,这让那中年人更加摸不着头脑,耀琊国和挈驰国是死敌,两国的军人怎么混到了一起。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牙若迸不字,上前砍脑袋。死在荒郊外,管宰不管埋!你们是谁?”

  宋雨生用一句经典的台词回答了中年人的问题,一边问,一边扫了眼四周,除了跳过山涧,别无他途,最要命是山涧那头能落脚的地方不足三尺宽,就算跳过去,也会成为铳下之鬼。

  “我们是岸田雄之的先锋大队,看你们几个身手都还不错,只要你们肯投降,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你们是海盗!我说怎么会有人留那么难看的发型。”大牦牛恍然大悟。

  “杀人越货的大汉,你秃着个光头就好看吗?”

  那中年人居然笑着怼了一句大牦牛,大牦牛顿时无语。

  “我们投靠你,有什么好处吗?”

  李大源把手里早就没有了弹药的短铳插回腰间,玩世不恭地问道,宋雨生虽然和李大源共事时间不长,但李大源心里在想什么,他自然明白,他把手里的斩骨刀也插回刀鞘。其他一众护卫都是在战场上“不死卒”,适应这种极其不利的场合,简直了,纷纷把手里的兵器归位。

  大牦牛稍微一迟钝,舞水用胳膊肘捅了一下他的腰眼。

  “我坚决不投降!”大牦牛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那中年人手里的短铳举了起来……

  舞水一把抢下大牦牛手里的斩骨刀,丢在地上。

  “将军,我哥脑袋小时候被门夹过,时不时会犯浑……”舞水假话说得跟真的一样,引起海盗们意阵哄笑。

  “你脑袋刚被马踢过,我不是你哥……”大牦牛弯腰要捡起地上的斩骨刀,被舞水一脚踢飞了,此时的大牦牛跟作战时机智勇敢大牦牛根本就不是同一头牛。

  “我不能给你们任何好处,跟着我们杀一圈,你们就什么好处都有了。”那中年人也把短铳收了起来。

  “没坐骑的自己找匹马,跟我们走吧!”中年人手一挥,围住宋雨生的数百骑兵,全都把手里的短铳收了起来。

  宋雨生没想到只聊了短短几句,自己就已经入伙了。

  “你们胆子够肥的,这么几个人敢抢我们。”

  中年人名叫井上富田,是本岛上一名农民,是跟着岸田雄之抢第一条渔船的十三名海盗之一,每一年侵入大陆,他都充当急先锋,见一下收服了几十名武艺高强的强盗,心情还算不错,井上富田虽然武功稀松,铳头也不准,且贪得无厌,是个色中饿鬼,因为抢多了,抢出了一些经验,那就是善于发现下属的优点,利用下属能力,每一年都能满载而归……

  “我们哪儿知道,你们后面还有数千骑啊!”李大源显得十分懊恼。

  “你们这么小打小闹太没有出息了,跟我好好干上几年,够你们吃上一辈子了。”

  井上富田以为有银子花,有漂亮女人睡就是大格局、大出息了。

  “我们兄弟几个,今后还要依仗您多多关照!”李大源一面继续和井上富田打哈哈,一面等待大逆转机会的出现,因为他知道,几万人的大部队离这里最多不会超过二百里……

  ……

  戴本钟和明珠其实离宋雨生他们不过五六里远,隆隆的炮声都清晰可闻。

  大牦牛送上的那匹坐骑,就是被他沉重的身躯压怕了的那匹马,戴本钟和明珠同骑一匹马跑了不到五里地,就完全不行了,刹住马蹄,“昂、昂……”叫了一通,再不肯往前迈一步。

  明珠从马屁股上滑了下来。

  “戴垒长,这马不行了,四条腿抖得厉害。”

  “就算它还会跑,我也嫌它跑得慢……”

  戴本钟跳下马背,“明珠,我们自己也长着两条腿,我们自己跑,要尽快找到刀疤余和铁锤郎他们两个,要不然宋雨生、舞水他们就危险了。”

  戴本钟这场脚踝的旧伤被游南山治好后,还是第一次长跑,他越跑越快,明珠已经甩掉了身上的盔甲,还是没戴本钟拉开了距离。

  一口气跑出了七、八里,戴本钟见明珠远远被抛在了后面,原地跑着,等待明珠赶上来。

  “戴垒长,我已经听见后面的马蹄声了,你别等我赶快跑,我留下截一下他们。”

  明珠心情很不好,身后出现马蹄声,显然是宋大哥和舞水他们没有挡住这伙骑兵,有可能已经全部殉国了。

  “这不行,要跑我们一起跑,要留我跟你一起留下。”

  “戴垒长,我接到的命令是保证您的绝对安全,根据我们挈驰国的军法第九条,所保之人出事,我也活不成,您快走!”

  戴本钟还在犹豫,明珠一下把斩骨刀放在自己脖子上,“姐夫,您快走,我姐不能同时失去您和我……您再不走,我一刀把自己的头割了。”

  “明珠,那你一定要想办法活下来,要不然我跟你姐姐也是无法交待的……”戴本钟说道。

  “跑,快跑,要杀我明珠没那么容易的。”

  戴本钟转身迈开大步跑远了,明珠扫了一眼四周,见山坡上有一片枣树,他跑过去砍倒了三棵,把它们拖到大路中间横开了。

  马蹄声渐近,明珠坐在树杆上,手里的斩骨刀拄在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