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9章 火攻(二)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007 2019.06.14 23:47

  二界垒队顿时乱成一团,不下二十人身体被油罐里浓稠的黑色油料粘上,燃烧起来……

  “吗的,岸田龟又来这一手。”

  鬼手肖玉贵,趁着海盗们起身投掷油罐的机会,两把银针撒了过去,海盗队也骚动起来,纷纷寻找地方藏身……肖玉贵接住向他飞来的一个油罐,朝岸田雄之抛了回去。

  就在肖玉贵反击的同时,铁腿范人可纵身跃起,两条腿在落地前,把十几个油罐踢回到海盗群里……

  游南山也没闲着,双掌齐出,就像一把大扫帚,把十几个已经落地燃烧的油罐,扫回到海盗队当中,站在前排的十几个海盗“雨露均沾”,身上燃起了汹汹大火,惨叫声一片。

  “本钟,快跑!”

  游南山大喊一声提醒戴本钟,右手再次挥出一掌,一个离他还有五六米远的油罐滴溜溜在空中转了起来,违反自然规律在空中旋停了有半秒钟,猛地飞回海盗队。

  今非昔比的戴本钟施展一招“斗转星移”,朝人少的地方飘了过去。

  余小光用玄铁刺替好几个着火的队员挑开了甲衣,同时自己又要躲避乱飞的油罐,根本就没时间反击。

  “停,停……”

  岸田雄之见抛出去的油罐大多数都落回到了自己的队伍中间炸开,急得大声嚷嚷起来,但此刻大家都疲于保命,没几个人能听见他的命令。

  “没长耳朵吗?”

  岸田雄之一连踢翻了好几个还在投掷油罐的同伙。

  “啊……啊……兄弟们冲啊!”

  两个身上已经燃着大火的二界垒队队员,嘴里大声喊着,向海盗们冲了过去……既然身上的大火已经无法扑灭,临死前拉个垫背的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受到同伴的启发,十几个二界垒队的“火人”一起朝海盗队发起了最后的进攻,有两个在地上打滚的队员,难得在剧痛之下,还能辨别方向,朝海盗队方向滚去……

  海盗们纷纷躲避这不要命的进攻,很快就闪出一条长长的甬道来,凭借顽强的意志有五六个队员抱住了海盗,再不松手……

  有一名二界垒的火人,一手拉住了一名海盗,在两只手被海盗砍断后,用身体还撞倒了一个,用腿死死勾住,最后成功把三个海盗给引燃了。

  海盗队那些被自己油罐引燃的队员,抱着“我已经活不成,大家都别想好”的反社会心理,也向二界垒队冲了过来,双方火人迎头相撞,死死抱在了一起,很快就停止了扭动……

  戴本钟是油罐攻击的重点,他刚停下,不下十几个油罐又朝他站立的地方抛了过来,前排的游南山他们替他挡住了七八个,但还是有不少油罐翻滚着飞来。

  原来是站在铁笼外观战的海盗,不停地向铁笼内的海盗打暗语,告诉戴本钟落脚的方位。

  “来得好!”

  戴本钟见自己成功地吸引了不少的油罐,他有意放慢了脚步,等到油罐在离自己不到半米的时候,才施展飞天神技躲开……不少油罐飞出了铁笼子,好几个油罐撞击到铁笼子炸裂开来,连铁笼子都烧了起来。

  “来得好!”

  戴本钟见到鬼手肖玉贵一手接油罐,一手抛油罐,大着胆子也用手接了一个,朝海盗队头顶上扔了回去……

  戴本钟投的这个油罐有些邪门,从铁笼子的顶部飞了出去,飞行了几十米后,再次穿过笼顶,落在了一个大树桩上……

  受到猛烈撞击的油罐,并没有马上炸裂,弹起一米多高后,以近乎平直的角度滑行七八米后突然在半腰高的位置炸开了,无数条火光舔上了七八个海盗的身体……

  受到鼓励的戴本钟施展一招“如影随形”在空中又摘到了一个油罐,瞄准不远处笼顶的一格空格投了出去。

  “砰!”

  这个油罐有些不争气,那么多空格不飞,一头撞在了钢条上,黑油飞溅,流淌火倒挂,如同一个礼花在笼顶炸开。

  “躲开!”

  戴本钟见油罐炸裂处,下面有两个二界垒的轻伤员,躲在大树桩的边上,不跑开的话必死无疑。

  戴本钟一招“火燎荒草”冲了过去,双臂一揽,抱着他们冲向铁笼子的边缘。

  “砰!!”

  不幸的是,由于戴本钟冲得太猛,这两名伤员的头部撞在钢条上,昏厥过去。

  戴本钟一阵心痛,由于自己的鲁莽,损失了两名队员。

  --菩萨保佑!但愿他们还没死。

  “灵儿,一定要救活他们……你们把铁笼削开。”

  戴本钟的身边现在还剩两名护卫,他们明白戴垒长是想把他们送出笼外,赶紧用玄铁刺把铁笼削开了一个大洞。

  笼子外的救援组冲了过来,把两名被戴本钟误伤的队员拉了出去。

  “告诉灵儿,全力抢救他们。”戴本钟吩咐救援队道。

  “放心,戴垒长您放心,这事我亲自去办。”

  舞水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

  见到舞水戴本钟才稍微安心一些。

  游南山和余小光在抵御“油罐雨”的同时,眼睛的余光一直都跟随着戴本钟在移动,见他到了笼壁边上,不约而同靠了过来,在离他七八米的地方布置了一条隔离带。

  笼子外的海盗赶紧把戴本钟的方位报了出去,但迟迟不见一个油罐再飞过来。看来岸田雄之怕油罐祸害到自己,已经成功阻止海盗们继续投掷油罐了。

  余小光见游南山的掌力,足以控制住不让油罐飞到戴垒长边上,他一个滑步,来到戴本钟的边上。

  “戴垒长,怎么啦?你受伤了吗?”

  余小光着急地问道,戴本钟的身上沾满了刚才那两个伤员身上的血,看上去挺吓人的。

  “我没事,余镇守你还好吧?”

  余小光刚才忙着救人,甲衣上沾满了黑油,只剩两个眼珠子还泛点白,不是他开口说话,戴本钟甚至都辨认不出他是谁?

  “我屁事没有,岸田雄之没死之前,我能不好吗?”

  余小光忙里偷闲的一句话,把戴本钟逗笑了。(求收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