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3章 高手即将出场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045 2019.06.08 17:55

  “快撒渔网……”

  岸田雄之情急之下,改用明语下达了命令,不下几十张网向二界垒队的队员头上撒来。

  心有余悸的二界垒队员赶紧往后退去,手持硬头簧竹竿的队员抢上一步,把竹竿高高举起,就像拿着一根搅屎棍在空中乱搅一气。

  有十分之九的渔网被竹竿缠住了,剩下的几张渔网网住了十七八个来不及后撤的队员。

  网绳系在手腕上的海盗,背起渔网就往后拉。

  游南山“一飞冲天”后,紧接着一招“火燎荒草”,从渔网上面一掠而过,手里的玄铁刺把网绳全部割断了。

  双方队员拉扯了几下渔网后,大多数队员都脱险了,有两名二界垒队员被海盗“没收”了。

  “别杀了他们。”

  岸田雄之还想拿这两名俘虏换二界垒队四名队员退出比赛,但还是有一名队员被急于报复的海盗一刀砍下了头颅。

  另一名队员听不懂岸田雄之说些什么,担心会被海盗们虐杀,一刺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吗的,再敢不听我的命令,我一刀劈了他……”

  如果换在平时,岸田雄之早把那个手快的海盗一刀结果了,但现在多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他狠狠一脚踢在那海盗的屁股上。

  再次脱离开来的两支队伍,一边重新整合自己的力量,一边替自己的伤员们疗伤……

  “替我找一些石头过来!”

  范人可吩咐朝笼子外的战友们,很快一大堆石头从笼子外递了进来。

  对面的海盗见到这一幕,赶紧用盾牌构筑了一道盾墙。

  范人可存心不让海盗们消停,一个倒勾,一块圆乎乎的石头就像一个皮球踢了出去。

  “呼……砰……”

  石头撞击在盾牌上,发出很大的撞击声。

  范人可用石头踢了有十多分钟,没一个海盗敢抬起头来……

  游南山看了眼已经偏西的太阳……

  --看来夜战是不可避免了。

  “游队长,要不要再发动一次进攻?”余小光也看了眼红彤彤的太阳,眯着眼睛建议道。

  “算了,主动进攻不占便宜……”

  游南山朝乐此不彼的范人可喊道:“范组长,休息一下吧!后面的格斗还得仰仗你的腿。”

  范人可抹了抹脸上的汗珠子,笑嘻嘻说道:“队长,我累点没事,您看那些海盗更累,我再坚持一会儿,闷也闷死他们几个。”

  七十来个海盗躲在盾牌后面,半蹲着,确实够累的,盾牌挡住石头的同时也遮住了丝丝的微风,外围的海盗还好受点,处于中心地带的几十个海盗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每个人的脚下都是一大滩汗水,再加上浓重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让人抓狂。

  “大良造,这样太被动了,打吧!”

  岸田雄之的得力助手之一信介葵,挤到了岸田雄之的跟前。

  他是少数几个反对这场格斗赛的人员之一,大班国答应的粮草没有按时到位,不是应该去找大班国国王那个大胖子算账吗?

  “你就是改不了性急这个老毛病,等天黑了再行动吧!我们的人善于夜战。”

  岸田雄之盘腿坐在地上,对信介葵的建议只是微微睁了下眼睛,翕动了几下嘴皮子。

  信介葵的裤腰上别着两把短铳,是最新款五发连环短铳,他的口袋里还有整整一盒一百发弹药。

  “这次格斗赛如果不禁止使用火器,我们早就赢了。”

  信介葵的枪法在本岛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对大良造放弃使用火器的这一做法实在是不可理解。

  “你还是个娃娃,许多事情你不懂……”

  岸田雄之并没有生气,如果哪天信介葵能理解他的做法了,这人就不能大用了,最强大的敌人往往就在你的身边。

  只有二十四岁的信介葵在几十万海盗当中,坐着第五把交椅,他咽了一口口水,强忍住没有继续发牢骚。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对岸田雄之这个老家伙说:你已经老了。

  信介葵摸了摸短铳,从两块盾牌的缝隙里看了一眼那个不停地卖弄腿法的范人可,实在太可气了,都什么年代了还拿石头砸人。

  “信介葵,没有我的命令,你绝对不能使用短铳,我知道你带短铳了……”

  岸田雄之对这次大举登陆是抱着很大的期望值的,自己年纪大了,机会毕竟不多了,对胆敢破坏他计划的人他是绝不会心慈手软的。

  信介葵尴尬地嘿嘿一笑说道:“大良造,我不是有意违抗你的命令,只是腰里没有了这两块沉甸甸的铁疙瘩,我心里总不踏实。”

  岸田雄之深深地吸了口污浊的空气,他没有任何的不适,在比这里闷热数倍的船舱里他都能做到心静如水,这点闷热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二界垒之战只不过是我们的揭幕战,不能消耗太多的实力,我们的真正需要全力以赴的大战还在后面……”

  岸田雄之沉浸在自己的恢弘计划里,脸色潮红,像是在跟信介葵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大良造,您什么都别说了,我什么都听您的,您休息一下吧,我到前面盯着点……”

  信介葵能闻得惯血腥味,但闻不得同是男人身上发出的那股强烈的荷尔蒙味道,刚呆了不到一袋烟工夫,就受不了了。

  “岸田雄之,能派个人上来跟我切磋一下吗?”

  喊话的是二界垒队的戴善,见范人可大出风头,用石头压得海盗队抬不起头来,忍不住也叫起阵来。

  “如果没有信心赢我,你派两个人一起上来也行,闲着也是闲着。”

  戴善这还真不是托大,他是担心海盗们前面被范人可踢怕了,没人应战。

  海盗中能听懂吉阔话的,把戴善的喊话翻译了一遍,顿时有七八个人匍匐着身体,来到岸田雄之的面前。

  “大良造,让我上去灭了他的威风……”

  岸田雄之鼻子里闻到一股屁臭,不由地眉头紧锁,他明白这几个人都是忍受不了这股奇臭味,而情愿出战的。

  “老饕,您老在哪儿?”

  岸田雄之下定决心要赢下接下去的这一场单挑格斗赛,他点兵点将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