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6章 他们有事瞒着你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072 2019.05.01 08:00

  “大牦牛,喊姬大哥吧!”

  戴本钟忍不住笑了,大冬瓜上清清楚楚刻着:官银贰万两,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明正三十一年。

  大牦牛瘸着脚过来一看,嘴里还不肯认输,“要一一过称才能算,万一有缺斤短两的也说不准。”

  姬大狗没有跟大牦牛计较,越往里走,他的心跳越是跳得厉害。

  别说那些放在架子上的银子了,那些地上的大冬瓜都多得数不过来,看它们的年代,时间跨度有几十年,看来历年的二界垒行政长官都把每年的财政盈余都铸成大冬瓜。

  进到最里面,发现了十来只铁箱子,打开一看,全是金灿灿的金子,码得整整齐齐的。

  戴本钟他们一直到半夜时分才出来,粗粗估算一下,用大地窖里的这些金子和银子重建二个二界垒都不成问题。

  “这些银子刻的年号都是挈驰国的,我估计还有一个耀琊国的大地窖在二界垒的另外半边。”

  回到木屋,姬大狗的这句话让大家有了更多的期待。

  “余镇守、董镇守,今天我遇到一个做军火生意的骆驼客,我们的武器连海盗都不如,这怎么行呢?我看要尽快给部队换下装,我明天介绍那个商人和你们两位碰下头,看看他带的样品到底行不行,如果还满意,我们就狠下心,采购一批新式武器吧!”

  戴本钟一点睡意都没有,见大家都在,干脆布置起明天的工作来。

  “另外,天气马上要转凉了,将士们的冬装也要考虑了,我看过一个骆驼客的皮袄,质量很不错的,董镇守你是管后勤的,明天可以跟他谈谈。”

  余小光和董奇郎见戴垒长手里有了银子,首先想的是给部队置办家当,频频点头称是。

  “宋副垒长,你明天早上在界街上设上一个点,把地窖里的那些碎银拉上几车,再搬上十来个大冬瓜过去,镇镇场面,尽量把声势搞大点,只要有人愿意到二界垒落户的,当场兑现银子,三人以上的每户二百两,单身的每人五十两,没有活干的,让他们找姬副垒长。”

  “是!”

  宋雨生见戴垒长布置的如此具体,想的如此周全,完全采纳了自己的建议,心里也是十分激动。

  “姬副垒长,你的任务最重,明天一早领上一百万两的银子,人手不够就多招些人,尽快把城墙和城门先修好了。”戴本钟见过二界垒高大的城墙,有了这道屏障和二万多精锐部队,二界垒的安全就有了保障。

  “有银子好办事,戴垒长尽管放心,我一定尽快完工。您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告辞了。”

  姬大狗站了起来,戴本钟知道他又要挑灯夜战去了,“姬副垒长,您稍等……温盈盈,你装一壶地窖的酒过来,再包上几斤熟牛肉。”

  姬大狗接过戴本钟递过来的酒和牛肉,一时眼眶里湿湿的。

  “姬副垒长,您辛苦了,请您务必要多保重身体……”

  姬大狗眼泪马上就要掉下来了,赶紧转身走了,到了门口才说道:“多谢戴垒长!”

  每人一壶酒,几斤牛肉,送走几位副垒长,戴本钟见大牦牛还端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大牦牛,剩下的这半坛酒都归你了……”

  “戴垒长,我不要酒,我想当你的护卫。您答应过我的……”

  大牦牛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现在是团长,当我的护卫不是大材小用了吗?”戴本钟不解地说道。

  “打仗的时候我是团长,平时我做你的护卫,这样行吗?”大牦牛两边都不想放弃。

  戴本钟到吉阔后,这个大牦牛也算是他的一个老朋友了,他希望大牦牛有一个更好的前程。

  “这不行,我不想一个团长当我的护卫,我这个垒长任期只有短短的一年,你还是留在部队带好你的兵吧!”

  大牦牛见戴本钟回得如此坚决,虽然内心很是不甘,但还是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戴垒长,那把我的团留在您身边保护您吧!”

  “不行,二界垒人手如此紧张,再说我身边也不需要这么多人。”戴本钟回得十分坚决,但又怕大牦牛东想西想,补了一句稍微婉转一点的。

  “大牦牛,你们保卫二界垒就是护卫了我,又何必计较在不在我的身边呢?”

  “我知道了,戴垒长。不打扰您休息了。”

  大牦牛拄着拐杖径直出了木屋,也不知道他明白什么了。

  “戴本钟,我服了你了,看来你在吉阔大陆呼风唤雨过得挺惬意的……你给他们那么多银子,对我负责的运动场项目可不能小气。”

  浦三友见木屋里只剩下戴本钟和他的两个媳妇,立即恢复到了球霸的那副德性,顾自替自己倒了一杯地窖里刚出土的陈酒。

  “三友,你明天做个预算吧!该给多少我不会少你一两的。”

  “三友,夜已经深了,我们也告辞吧!别耽误戴垒长休息了。”余瑶率先站了起来。

  公羊小敦他们几个也都站了起来。

  “你们先去睡吧!我和本钟老弟还有几句话要说。”

  浦三友已经在倒第三杯酒了……

  余瑶一把夺下浦三友手里的酒杯,她已经看到了戴本钟的一个媳妇眼里已经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我看你是喝多了,公羊,来搭把手,我们扶他回去……”

  余瑶和公羊小敦扶着浦三友出了木屋,温盈盈马上就把门关上了。

  “盈盈,你这样失礼了啊!”戴本钟说道。

  “他以为是谁啊!不是你收留他,他现在还是个乞索儿。”

  温盈盈对浦三友不是一般的反感,她发现这家伙不止一次盯着自己的胸脯看。

  “我再说一遍,他们是我的朋友。”戴本钟提高了声调。

  “朋友?你把他们当朋友,他们把你当朋友了吗?上次借给他们两千两银子,招呼不打一个就走,今天给他们安排了那么好的工作,也不知道感恩,一口一个戴本钟的,我听着就来气,明玉姐,你就没有同感吗?”

  温盈盈一口气说了好多,噎得戴本钟一时无话可说。

  “他们有事瞒着你,那女的把他架走,是怕他酒后失言。”明玉淡淡说了一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