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8章 火攻(一)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040 2019.06.13 23:22

  “你敢,我现在是鸿门的四大护法之一,你动我就是跟整个鸿门为敌,自寻死路。”

  陶罐子根本就没把老饕放在眼里。

  老饕也不知道陶罐子说的是真是假,四大护法是只听命于掌门,在鸿门里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如果陶罐子说了是真的,老饕确实不敢造次。

  “新任掌门是谁?”

  老饕终于问起这个相当重要的问题。

  “我不知道……”

  陶罐子这句话是真的,师傅般上旭去世时,并没有指定由谁接任鸿门,或许是他老人家并没有预料到死神降临的如此之快。

  “胡说,四大护法都定下了,师傅怎么会忘了最重要的。”

  老饕有点恼羞成怒,他有一种被陶罐子戏弄的感觉。

  “骗你是这个。”

  陶罐子做了个乌龟爬的动作,继续说道:“我们四大护法已经决定了,等十八罗汉聚齐后,先进师傅的密室看看再决定推举谁为鸿门的掌门人,还不是因为找不到你……要不然掌门人早就确定了。”

  不是陶罐子提起,老饕差不多已经把自己的身份忘了,他确实是鸿门的十八罗汉之一,位置还挺靠前,位列第六位。师傅当年在第一批投入鸿门的弟子当中,亲自挑选了十八位弟子为十八罗汉。

  “你们这事办得还不错……”老饕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自己失踪这么多年,师傅还替自己留着十八罗汉的位置,他有点被感动到了,也更加坚定了他尽快回九嶷山的决心,他要在师傅的坟前去磕上几个头……

  “我不管你是不是四大护法,陶罐子你自己想想,要是我在山上,能轮到你做护法吗?你连十八罗汉都不是,走,跟我一起回山……”

  “别动,黑七,师傅独独把寸移功传授于我,你就没有觉察到一点那什么吗?”

  陶罐子这几年老是在想这个问题,要是师傅有足够的时间,会把掌门位置留给自己吗?

  “师傅还独把焦枯掌传授于我了呢!你今天必须跟我回九嶷山一趟。”老饕没被陶罐子带节奏,早点回山是正理。

  “戴垒长就在那儿,只有他同意,我才能跟你回九嶷山。”

  陶罐子有点动心了,老饕一回去,十八罗汉就齐了,一起进师傅的密室看看,说不定师傅对掌门一事早有安排了呢!

  “戴垒长,我们要回去一趟,你能同意让陶罐子走吗?”

  陶罐子没想到老饕对戴垒长一点都没发怵,喊得整个神台上的人都听见了。

  “回吧!把你们家事处理好了再回来……”

  戴本钟对老饕没一点好感,有早点把他们打发走的意思。

  “那好吧!黑七师兄,你说师傅会把掌门之位传于谁?答案会在那小密室里吗……”

  陶罐子被老饕一拉,两人就像两只需要助跑才能起飞的大鸟,跑了几步后,身体渐渐离开了地面……

  见老饕走了,岸田雄之大大松了口气,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二界垒队的身上。

  “戴垒长,到晚饭时间了,我们休战一个时辰怎么样?让大家都好好吃顿热食,这也许最后一餐了……你同意吗?”

  岸田雄之建议道。

  戴本钟和师傅游南山对了一眼,游南山点了点头。

  “好吧!在这一个时辰里,谁也不许耍阴谋。”戴本钟答应了下来。

  铁笼的中间很快被清理一空,架上了一堆巨大的篝火🔥。

  戴本钟、游南山和余小光三个人凑到了一起,谁也没有去拿托盘上的鹿肉。

  “戴垒长,您多少吃点,还不知道要打多久呢?”舞水一边把一壶骆驼奶递进笼子,一边说道。

  “舞水,你替我们盯着点,海盗们有异动,你第一时间提醒我们。”

  戴本钟知道舞水很想参加格斗赛,对于这任务他一定会很乐意执行。

  “是!”

  舞水如同一棵青松,笔直站立在铁笼子的边上,眼睛再没离开过岸田雄之的身体。

  “如果我们不在笼子里把岸田这个老家伙结果了,只怕我们赢了格斗赛,他也会撕毁协议的。”余小光的疤脸在火光照射之下,格外狰狞。

  “分兵堵住两个缺口不行吗?”

  戴本钟经过一天的剧烈运动,并没有觉得累,甚至也不觉得饿,他听余小光说的有理,建议道。

  “没用,岸田雄之想出笼子的话,这几根钢条根本就阻挡不了他。”

  游南山单手抓住两根钢条,不见他发力,钢条“铛”一声,断了两根。

  “几位大哥,你们也过来一起开个碰头会吧,我们大家群策群力,我就不相信想不出办法来,把岸田雄之给办了。”戴本钟朝不远处的肖玉贵、范人可,鲁山耀等几个组长招了招手。

  “肖兄弟,等下你的银针一下全喂给岸田雄之,鲁兄弟的枣核钉负责岸田雄之的那几个贴身护卫……由我来完成刺杀岸田雄之。”

  范人可打得酣畅淋漓,杀了这么多海盗,但他还是开心不起来,戴善的突然失手,让他和肖玉贵、鲁山耀的心情都特别的压抑。

  在戴本钟喊他们之前,肖玉贵他们一边进食,一边也在热烈讨论对付海盗队的办法。

  “不用这么麻烦,等下海盗们进攻的时候,你们保护住戴垒长尽管跟他们转圈圈就是,我装个死人,就在这守株待兔,只要岸田雄之从我身边经过,我一定取了他的狗头。”肖玉贵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方案。

  “我也装个死人,躺到那个岸田雄之经常坐的大树桩附近,只要有一秒的时间,我一腿把他的尸体踢到笼子外面去。”范人可刚含上一口骆驼奶,一张嘴,差点没喷到戴本钟的脸上。

  “我看这办法可以试一试。”余小光已经想不出其他的办法,听肖玉贵他们的建议,很快就同意了。

  大家的目光都落到游南山的身上,都希望他能尽快做出决定……

  “不好,海盗们要进攻了……”

  舞水突然发出警报,他的话音未落,不下几十个,碗大的油罐朝二界垒队队员的头上抛了过来。

  一落地,油罐炸了,火苗第一下就窜到了一米之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