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4章 大哥,等一下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033 2019.06.09 23:05

  岸田雄之喊的这个老饕,年纪不过三十来岁,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所以称呼他老饕,是因为他长得就像药店飞龙,瘦骨嶙峋,耸肩弓背,黄发稀疏,披着宽大的一口钟,活脱脱一只贪吃的秃鹫。

  老饕进铁笼子后,跟着大漩涡转了几圈,什么事都没有干,手里一块足有五斤重的酱牛肉被他吃的只剩不到二两。

  听到岸田雄之喊自己,他走了过来,海盗们闻到他身上的那股怪味,纷纷让出路来……

  “替我杀了那个家伙……”

  岸田雄之指了指前方正喋喋不休的戴善。

  老饕把手里的一点牛肉全都塞进了嘴里,等全部咽下后,他并没有移动脚步。

  “依照我们的约定,一个脑袋十万两银子……”

  岸田雄之知道老饕是个爱财如命的家伙,把杀人的价码重新说了一遍。

  岸田雄之和老饕合作已经有五年了,替岸田雄之除掉了不少人……十万两一个人头,属于中下价位,想当年岸田雄之为了除掉挑战自己地位的三叶岛岛主叶重煌,花了整整一万两黄金。

  老饕在一口钟上擦了擦油汪汪的手,看都没有看岸田雄之一眼。

  “老饕,这次我身上没带银票,出了笼子我马上给。”

  岸田雄之脸上堆满了笑,他对老饕的一手交银票一手干活的规矩深有体会。

  “岸田雄之,你是聋子呀!家里没啥条件,你提议打格斗赛干嘛?真是的,太没意思了……”

  戴善会本岛话,他的挑衅让海盗们站也不是,站起来怕挨石头,坐也不是,戴善的话太气人。

  老饕突然笑了,咯咯声就像一只老公鸡的叫声,“大良造,没带银票,那个戒指也行。”

  老饕的双眼直直盯着岸田雄之手上那个翠玉戒指。

  “好眼力,这戒指可值几十万两银子。”

  岸田雄之褪下戒指,递给老饕。

  “大良造,我再替你多杀一个人吧,你说,灭了谁?那个老丢石头的行吗?”老饕的弓腰直了一下。

  “成交!”

  岸田雄之从没见过老饕动手,但对他有充分的信心。

  “岸田雄之,你躲在盾牌后面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出来透口气行吗?”

  戴善喊得喉咙都有些沙哑了,突然见盾牌开了条缝,从缝里挤出一个骨骼清奇的“老头”来。

  “两位大哥,你们一起上吧!”

  老饕戴上戒指后,整个人的精神劲一下上来了,咪咪眼也睁开了……他向远处的范人可招了招手,他想抓紧时间把两人一起解决了。

  “我艹,岸田雄之你从哪儿弄来这么个怪胎啊!”

  戴善不知道自己比老饕大了七八岁,听老饕喊自己大哥,以为这人不但身体有问题,而且脑子的毛病更大。

  “大哥,我们对上几掌怎么样?”

  老饕对别人的异样眼光早就习惯了,戴善说他是怪胎,他并没有太过计较,他抬起戴着戒指的手,欣赏了一眼,向戴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痛快!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了……”戴善说了一句连自己都恶心的话。

  戴善用了六分的力气,朝老饕推出一招“排山倒海”。

  老饕甚至都没有放下戴戒指的左手,右手漫不经心地扬了一下。

  “砰!”

  两股强劲的掌力在空中迎头相撞,老饕的一口钟被气流吹得紧贴在身体上,特显身材,但身体没有一丝一毫的移动。

  有些大意的戴善,腕关节、肘关节还有肩关节传来一阵剧痛,他知道今天遇到强有力的对手了,使了个千斤坠,才让自己没有往后退步,但身体还是控制不住摇晃了一下,腰部酸麻……

  “看掌!”

  有些恼羞成怒的戴善一招“乌江吻”切向老饕细细的脖子。这一掌不敢再有保留,戴善使出了十成的功力。

  “哎哟!”

  戴善都没看清楚自己的手掌和什么东西磕了一下,他心里暗呼了一声痛,不敢继续进攻,与老饕擦身而过后,在离老饕四五步远的地方站定。

  戴善和老饕几乎是同时转过身来,他这时候才看清楚老饕的手里多了根黑黝黝的烟杆,他明白自己刚才那一掌是和它来了次亲密的接触。

  “大哥,不错呀!”

  老饕见戴善的手掌没有断裂,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戴善自己却是有苦说不出,刚才手掌被烟杆一挡,他的小手指骨已经碎了,太尴尬了,挑战的时候说了一大箩筐的挑衅的话,一上来和人家对上两掌,全都吃了哑巴亏……

  “来,大哥,再使一招穿心掌试一试。”

  老饕是有多喜欢手上的戒指啊!说话的同时,不忘往戒指上吐口口水,用衣袖用力地擦了起来。

  自觉受到极大侮辱的戴善,却是不敢继续发动进攻,原因是老饕一语道中了他的下一招招式,让他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戴善会的掌法不下百种,细数到招式的话,怎么也有上千招,这人怎么就知道自己想使“穿心掌”呢?

  “前辈,能冒昧问一下您的名讳吗?”

  戴善知道今天再打下去,自己不但会输,而且会死得很难看,对面这个丑八怪的武功远在他之上,深不可测,他起了退意。

  “咯咯……”

  一串鸡叫,就像刚从母鸡背上跳下来的一只公鸡发出的心满意足的咯咯声。

  笑了足足有三口烟的工夫,老饕才停下。

  “大哥,我才三十出头,不敢当你的前辈……你再不出掌,这辈子怕是不会有机会了。”

  老饕往戒指上吹了口气,终于把左手放下了。

  “我输了……前辈。”

  戴善脸红得就像踩烂了一筐西红柿,转身就想走。

  “大哥,等一下。”

  老饕喊停了戴善。

  “你有事吗?”戴善这会的脸已经变得煞白。

  “把你的脑袋留下,你走了,我无法跟大良造交待。”老饕说得特别的认真。

  戴善绝不是一个怕死之人,面对对手的羞辱,死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要你有这能力,戴某愿意把项上人头留给你。”

  戴善打起百倍的精神,摆了个“戴山掌”可攻可守的起手式“怀有山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