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8章 耀琊汉子,挈驰的娘们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006 2019.04.12 01:13

  接下来三场男选手之间的捉对厮杀,耀琊国大获全胜……

  下午开赛的五场比赛,挈驰国一场未胜。面对严峻的现实,钟若樱面若寒霜,大太阳底下让人不寒而栗。

  马上就要出赛的五位女选手四人低着头,只有姬大狗的女儿姬小花抬着头,她的眉眼间跟她的父亲很相像,带着一丝从容和淡定。

  “姬小花,你的哥哥姬半狗替我们挈驰国赢了一场,你是下午第一个出场的女选手,一定要把头一炮打响了。”

  “回禀副统帅,我尽心尽力就是。”

  姬小花身材娇小,但回答中气十足,一付很自信的样子。

  姬小花被征召来的第一天,钟若樱就见过她的狗刨式凫水,速度比钟若樱的狗刨式快了许多,但由于时间仓促,也不知道她的自由泳练得怎么样了?

  钟若樱正要问问此事,戴本钟那令人紧张的哨子声已经吹响了。

  “挈驰国女六号选手姬小花,耀琊国女六号选手江染红,各就各位——!”

  多次看到姬姓选手参赛,戴本钟不由地多看了一眼姬小花,他心里暗暗一笑,太像了,果然是姬大狗的女儿,姬大狗救过戴本钟的性命,戴本钟对这个恩人的女儿好感度大增。

  江染红身高有一米七还多,原本人就长得有些中性,理了光头后,看上去更像个男人。看她胳膊上隐隐有肌肉块,翘翘的臀部,戴本钟凭直觉觉得此选手实力应该不俗。

  戴本钟一分神,喊预备的时间比上几次迟了有三秒多……

  “预备——!”

  铁笼门一开,姬小花抢先一步跳了出去,但入水后江染红领先了有一个多身位。

  江染红露出水面后,惊讶地发现另一条赛道上,不见对手的身影。

  又见姬式家传潜水,戴本钟不由地站了起来。

  姬小花的憋气时间,比她哥哥姬半狗还长了半分多钟,她浮出水面后,已经过了五十米,反超了江染红有二米多。

  落后的江染红并没有慌乱,从打出的小水花就知道,她在按照自己的节奏划水,姬小花的领先没有对她造成影响,显然她对这场比赛有充分的准备……

  姬小花浮出水面后游的是泳姿不咋地,速度还不快的狗刨,这让观战的钟若樱多少有些失望,她知道游自由泳的耀琊国选手在折返线会追上姬小花……钟若樱的预计还保守了一点,是江染红率先拉响了折返线上铃铛。

  转身后的姬小花也游起了自由泳,而且她立即开始加速了,腿部打出了一溜的水花……

  在最后五十米处,姬小花再次领先了一个身位,钟若樱手心里全是汗水。

  ——怎么又变狗刨了?

  钟若樱见姬小花的泳姿再次变成了狗刨式,心情顿时又焦躁起来。

  江染红开始发力冲刺,在最后二十米处和姬小花再次齐头并进……姬小花等的就是这一时刻,她像条成精的鲤鱼,一下钻进了水里。

  阳光直射下,清澈的湖水里,姬小花的水下身影许多人都瞧得清清楚楚……那速度让人瞠目结舌,她最终以领先一个半身位的优势拉响了铃铛。

  “好!”

  钟若樱握紧拳头,狠狠地挥动了一下,心中的郁闷之气总算吐出了一口……

  接下来的三场女选手之战,挈驰国姑娘们以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又连赢了三场。

  轻松领先五局后,精力有些不济的钮九天戴着一付他从天界带回来的墨镜,坐在一把遮阳伞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扳回四局后,内心有些小得意的钟若樱走到钮九天的边上,踢了他一脚……

  “喂,钮大国舅,半死不活的样子,是被我们挈驰女人震住了吗?”

  钮九天吓了一大跳,差点没从椅子上滑到地下……

  “钟公主,你吓到我了……现在几比几?”钮九天擦了擦口水问道。

  “回禀大统帅,现在总比分十比九。”

  一名亲兵上前一步回答道。

  “什么?为什么不叫醒我?该死的东西……”

  钮九天感觉自己不过是眯了一会儿,没想到漏点了四场女选手的比赛,而且全都输了。

  “回禀大统帅,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那名亲兵是钮九天的一个远方表表哥,因为粘了一点亲戚关系,所以才敢这么回答。

  “混蛋,你眼睛长屁股上了……没了我的指导,比赛能赢吗?”

  钮九天才不管是不是表表哥,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又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把他的头盔都打掉了。

  钟若樱一掌拍掉钮九天的墨镜……钮九天这时才明白过来,是墨镜惹得祸。

  “钮大国舅,我们要不要打个赌?下一场还是我们挈驰国赢,你赢我们五场男的,我赢你五场女的……”

  钟若樱见耀琊国即将出场的这位女选手,长得跟前面输掉比赛的几位女选手一样,一付娇俏的模样,看上去娇娇柔柔的。

  钮九天跟钟若樱打了几年的仗,知道她诡计多端,不敢轻易答应。

  “就赌一万两,怎么样?”

  钟若樱对自己的女十号满上满有很强的自信心,她的父亲是位天河艄公,兼职捞尸,满上满在船上出生,在船里长大,她的凫水水平还在姬小花之上。

  “行,就赌一万两。”

  钮九天瞧了一眼挈驰国正在做准备活动的女选手,见她还是个孩子,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你过来,你叫什么来着……”

  钮九天朝耀琊国即将要出场的女选手招了招手。

  “回禀大统帅,我叫陈小小。”

  “你赢了比赛,我奖励你一万两,输了我罚你一万两。”钮九天突发奇想。

  “啊!?”

  陈小小不过是浣衣局的一名军妓,一个月十两的津贴,把她自己卖了也不值一万两。

  “大统帅,我哪里有一万两银子啊?”

  陈小小带着哭腔说道。

  “那你就把比赛赢了。”

  钮九天对长相一般的女人从来就不发善心,这个陈小小不但长相普通,而且还一脸的麻子,钮九天不想再多看一眼,转身顾自走了……

  压覆了一万两银子沉重负担的陈小小,刚从起跳台上跃下就出事了,原本就不熟练的动作,重压之下,一下变了形,整个人重重拍在了湖面上……(求收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