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4章 血腥一幕

大主裁 古月天龙 3224 2019.03.24 20:18

  第二天早上,钮九天和钟若樱几乎是前后脚一起走进大帐篷,他们想问问训练什么时候重新开始?

  戴本钟抢在前面说道:“钮国舅,你怎么不告诉我还有一名女选手牺牲了?你可不能亏待了她……”

  “小戴,你放心,这事我会妥善处理,马上就会把抚恤金送到她的家属手里……”

  钮九天之所以压根就没提起这事,是他亲眼看见是那位姑娘把戴本钟抱走的,而且还抱那么远,如果戴本钟真出事了,他杀了那姑娘全家的心都有。

  “那些刺客坦白了吗?我没招谁,没惹谁的,为什么要刺杀我?这事不弄清楚,我还敢走出这个帐篷吗?”

  “唉……抓到的三个刺客,审讯时死了一个,另外两个嘴也硬得很,怎么砸都不松口。我和钟公主约好了,准备今天早上再会审一次。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参加。”

  钮九天也特别想知道这幕后黑手是谁?一点可以肯定,有人不喜欢耀琊国和挈驰国罢兵言和。

  ……

  两名刺客被抬进了帐篷,这座帐篷内搭了两个龙门架,各种刑具一应俱全,大热天的,在帐篷一角还燃着一堆汹汹炭火……戴本钟有拔腿就走的冲动,这场景在影视剧里,戴本钟见过多次。两人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全身除了嘴,身上其他地方没一寸好地方,刚一放到地上,无数的绿头苍蝇落了下去。

  “最后给你们父子俩一个机会,再不交待是谁派你们来行刺的,我亲自把你们剁碎了喂鹰……”

  钮九天居高临下,看着躺在担架上的这对父子。这两人就是被大牦牛他们以为是偷马贼的那两位,被钮九天咬下耳朵的那个刺客,钮九天恨他踢了自己下巴一脚,第一次审讯的时候,就被钮九天“杀鸡儆猴”看了。

  那位年长的扭头看来一眼跟他长得特别像的儿子,胸口剧烈地起伏了几下,转回头来,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来人哪!把他们都架起来。”

  两位刺客被很粗暴地绑到了龙门架的两根柱子上。

  “我明白你们都不怕死,今天只是让你们知道一下,有一种死很痛苦……”

  钮九天从刑具架上抓起一根不起眼的木棒。

  在吉阔大陆的深山老林里生长着一种在耀琊国叫“赛似铁”,在挈驰国叫“不要脸”的树,这种树没有树皮,生长缓慢,历经百年也就手腕粗细,坚硬如铁不说,还通体没有疤结,特别适合做刀柄、枪把,因为连年征战需求旺盛,现在这种树已经不容易找得着了。

  钮九天手里的这根木棒,包浆十分漂亮,通体褐黄的沁色中带着丝丝血色,一看就知道是根用了多年的老物件了。

  他走到那个还在昏迷当中的儿子面前,毫无预警地挥起木棒,重重落在那名刺客的脚踝部位……

  “咔嚓——!”

  不是木棒断了,这分明是骨头的碎裂声。

  戴本钟全身一震,他受过伤的两个脚踝一阵酸软。

  “哦——!”

  那名刺客头动了一下,下意识地呼出一声痛来。

  兽性大发的钮九天又举起了木棒,这回的落点抬高了不少,击打在那刺客的膝盖上。

  “喯……”

  像是一个倒扣着的木碗被打碎了。

  戴本钟实在看不下去,站了起来,被身边的钟若樱一把拉住,用下巴示意他坐下。

  那刺客在剧痛的刺激下,脑袋摇晃着抬了起来……

  “懦、夫……呸……”

  他想朝钮九天吐口口水,可惜嘴巴太干,嘬不出口水来。

  “哈哈……咳咳……咳咳……”

  年长的那位刺客很大声地笑了起来,因为连续被摧残了好几天,笑声难以为继,很快就被咳嗽声代替了。

  “王八蛋,有什么新花招尽管使来……我们父子俩要是对你吐露半个字,算你狠……”那年长的刺客明显是在激怒钮九天,想替儿子承受几棒。

  “爹,儿子先走一步了……”

  钮九天一言不发,举起木棍又重重落在儿子的手腕上……看来钮九天已经下了决心,只要这对父子再不开口,他就把他们的每个关节都一一敲碎。

  “畜生,#¥%……”

  打在儿子身上,痛在父亲的身上,父亲破口大骂,后面叽里呱啦一大串,虽然戴本钟听不懂,但显然是些更刻毒的骂人的话。

  “慢,你们是大班国人吗?”

  一直没有说话的钟若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近那两位刺客……钟若樱的母亲是大班国人,她能听懂大部分的大班国话。如果能确定刺客是哪里人,或许就能缩小幕后指使人的范围。

  “小婊子,你敢把老子放了,老子就敢用?凃满你的脸……”父亲把目标对准了钟若樱。

  钮九天很及时地把木棒递了过来,钟若樱铁青着脸没有接,强压住立刻杀了他的冲动,转身走回座位。

  “哈哈……”

  钟若樱背后传来父子俩更加放肆的笑声……

  钮九天反手一棍捅去,正中父亲的嘴,紧接着猛地一扫,棍子打在儿子的下巴上,笑声戛然而止。

  钮九天扔下棍子……就在戴本钟以为今天的审讯已经结束的时候,钮九天吩咐道:“把你们收集的食尸蚁拿上来吧!”

  钮九天的几个亲兵,拎来两个大布袋,解开袋口,等钮九天的下一步命令。

  “倒啊!等菜吃饭啊?”

  几位亲兵赶紧把布袋扣在了两个刺客的脑袋上。

  一团团个头很大的蚂蚁直往下掉,很快血肉模糊的两人身上爬满了看上去很像蜜蜂的蚂蚁。

  这种生长在吉阔大陆草原上的“食尸蚁”,是蚁族的异类,有着强壮有力的上颖和尖锐带毒的尾刺,喜欢挥动一对大钳耀武扬威。它们的体长有一节手指长,咬一口巨痛无比,生活在草原上的好几个族群,在男孩子的成人礼上,就用这种蚂蚁,必须让它咬上三口才算是成人,可见这种蚂蚁有多强悍……

  两名到目前为止连名字都不肯透露的刺客,身体很快就扭动起来……

  “钟公主、钮国舅,我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戴本钟不想再充当影视剧里的反派角色,起身朝帐篷外走去,经过两位刺客身边的时候……

  “你是天界来的那个人吧?”

  年长的那位刺客突然开口问道,他的脸是扭曲的,嘴里流出很大一口血水来,显然他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是!”

  戴本钟停了下来,很清晰地回答道……

  “你的……死期……不远了,等你裁决了天鹅湖,他们会把你祭天的……”

  年长的刺客用尽全身的力量说出了这句话,脑袋歪过了一边。

  “混账东西,临死你还胡说八道!”

  在戴本钟身边的钮九天一脚踢在那刺客的裆部,那人就像一块死猪肉,再无一点反应……

  “呜……呜……”

  那儿子立即领会了父亲的意图,显然也想跟戴本钟说上几句,无奈下巴已经掉了下来,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钮九天弯腰捡起那根“赛似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棍捅向那年轻刺客的胸口,这一棍力道奇大,洞穿了那人的胸膛。

  戴本钟快步走出帐篷,深深地吸了口有些清凉的空气,天上那块巨大的黑云,比刚才压得更低了……

  虽然那话是出自一个刺客之口,相信不得,但已经很严重地影响到了戴本钟本就郁闷的心情。

  “本钟哥,等等我……”

  钟若樱和钮九天追了上来。

  “刚才那人是在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可千万别相信,有我保护你,在吉阔没人会对你那样的……”

  “我知道。”

  戴本钟回答得很干脆,但他自己知道,他对这个遍布钻石的吉阔大陆好感度正在不断减分,他只是放慢了速度,并没有停下脚步,朝游军医那个帐篷走去。

  ……

  “灵儿,我给你拍照来了。”

  灵儿坐在帐篷外的一条小板凳上,双手托着腮帮,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她肯定听到戴本钟跟她打招呼了,但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原来昨天晚上她去找戴本钟了,但戴本钟早早睡下了,她被舞水和明珠有些粗暴地挡了回来,回来跟爷爷发牢骚,反而被爷爷说了一大通,她的心情糟透了,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坐在那……

  “灵儿,你爷爷呢?”

  钟若樱问道。

  “在帐篷里……”

  灵儿碍于是九公主,很勉强地回答了一句。

  “伤员醒过来了吗?”戴本钟笑眯眯地套近乎道。

  “你自己不会进去看吗?”

  灵儿冷冰冰地回了一句,起身不停地敲打有些发麻的双腿。

  游军医听到外面有声音,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游军医,早上好!”

  戴本钟毕恭毕敬行了个鞠躬礼。

  “大主裁是我们挈驰国的贵宾,您何必这么客气,老夫可是承受不起。”

  戴本钟嘿嘿陪着笑,不知怎么回答了。

  “游军医,姬校醒了吗?”

  钟若樱问道,她见戴本钟有些尴尬,替戴本钟问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醒了,但不方便见客,我今天还要再给他做一次熏疗。”

  这爷孙俩的脾气太相像了,心里但凡有点不满,就全写在了脸上。游军医抱起一捆白茅草,顾自回到帐篷,很快有白烟从帐篷里冒了出来……

  戴本钟掏出手机,悄悄对准灵儿,拍了个四连照……

  “钟公主,你能认出这人是谁吗?”

  钟若樱接过手机,噗呲一声笑了……她情商本就跟戴本钟相当,知道戴本钟是想逗灵儿开心,故意很大声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还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看你把她照成……哈哈……都成什么样子了……”

  灵儿在戴本钟冲他举起手机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天界人替她照像了,见九公主笑成这样,知道一定拍得很难看。

  “九公主,能给我看看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