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9章 一坨粑粑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111 2019.04.07 14:22

  樊俏俏听见柳云有向她宣战的意味,借着踢高踢腿的机会,故意把腿高高举起,重重落下,一步步靠近柳云……那啪啪声每一下都像是抽在柳云脸上的耳光声,胸口的那对大傲娇颤巍巍的,也像是在向柳云示威。

  樊俏俏大动作扬起的灰尘,不少都飘到了柳云身上,柳云有些忍无可忍……

  “哟,小妹儿,踢太高把下面赚银子的货给劈岔了就不值当了。”

  柳云最看不惯这种稍有一点姿色,就以为自己是一个大美女的女人了,一开口就是带攻击的话语。

  “没事,大姐儿,你妹儿本钱厚,不像有些人想银子想疯了,都出国赚银子了,宣誓的时候,跟我们耀琊国男人眉来眼去的,当着几万人的面,嘴对嘴也不嫌丢人。”

  樊俏俏跟其他女人撕逼,就从没落过下风,见柳云首先出口不逊,自然是不肯认怂。

  “本钱厚?是靠你那对小玩意吗?”

  斗嘴从来都是攻击一点,捡对自己有利的说,柳云抖了一下胸,体量至少是在樊俏俏的二倍以上。

  樊俏俏对自己这对宝贝,一直很有信心,见柳云拿它们说事,噗嗤一笑回道:

  “姐儿,我们村子有位大嫂,甩一下就能给背在背篓里的孩子喂奶,你能办得到吗?咯咯……”

  这时两人已经离得很近了,柳云上前二步,挡住樊俏俏的去路,樊俏俏奋力挺起胸来。

  ——你是比我大,但你有我挺吗?

  ——小**,还敢跟我比大。

  柳云一挺胸,樊俏俏的脸撞进了她的深沟……两人就这样脸对脸,胸贴胸顶着。

  “柳厨娘,下一场是你出场了吗?”

  大牦牛在一个很不恰当的时间点,出现在一个很不恰当的场合,还故作聪明地明知故问。

  “滚一边去!”

  柳云扭头冲他吼了一句。

  “你们这是怎么啦?都是女人,何苦为难……”

  柳云侧揣一脚,正中大牦牛的大肚子,猝不及防的大牦牛连退了好几步。

  “干嘛呢?柳云……”

  钟若樱刚才见温盈盈替戴本钟送来了一个遮阳帽,一时有些分神,一扭头见柳云和耀琊国选手像是要干架的样子,赶紧喊了一句。

  “樊俏俏,过来……”

  钮九天和梅荒相谈甚欢,听到钟若樱的喊声,也赶紧跑了过来,真是乱了套了,两女人这是要互掐啊!

  同样也发现苗头不对的戴本钟大声说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如果有人在比赛场地斗殴,我会毫不犹豫取消她的比赛资格!”

  “大主裁,我们两个是老朋友了,训练的时候就认识……”

  樊俏俏反应快,还冲柳云眨了眨眼睛。

  “大主裁,我们只是叙个旧……”

  接着柳云做了一个差点没让戴本钟从官帽椅上滑落到地面的动作,她抱起樊俏俏的头在她的额头重重亲了一口。

  “哈哈……”

  钟若樱忍不住笑出声来,边上的几十个护卫也都一起哄然大笑。

  戴本钟不想再节外生枝,吹响哨子,发出指令。

  “耀琊国女一号樊俏俏,挈驰国女一号柳云,各就各位——!”

  柳云和樊俏俏赶紧钻进铁笼子……

  “预备——!”

  “慢,大主裁,等一下……那是什么呀?”樊俏俏紧皱着眉头,用手指着湖面,

  钮九天冲到了湖边,只见几截粗如锄头柄的大便飘浮在水面上。

  “天杀的,是谁把大便拉到圣湖里面了?”

  “呀!真是一坨粑粑啊!太恶心了。”温盈盈虽然不是选手,但还是忍不住打了一哆嗦。

  钟若樱只看了一眼,就转过头去。

  ——一定是蟒蛇那个混蛋,只有他会干出如此不羁、如此放肆的事来。

  “吗的,定然是上一场那个王八蛋肛得好事。”钮九天的判断和钟若樱如出一辙。

  钟若樱不想承担如此污秽的事,要是记录在案,流传千古,太不堪了。

  “钮国舅,这种事没有真凭实据,不好乱说的……”

  “我乱说?钟公主你没看到,我们耀琊国差点被这坨东西害得输掉一场比赛。”钮九天越说火气越大,“不是那王八蛋肛的,难道是我们耀琊国选手肛的吗?那孩子能屙出如此粗的粑粑来?你没看见,那王八蛋到边后,在那儿窝了好久吗?当时我就怀疑这家伙使坏……”

  不少护卫都频频点头,认为钮九天说的有一定道理。

  “都已经比完十场比赛了,你凭什么就这么肯定?”钟若樱试图把事情搞乱。

  “好啊!那让所有比完赛的选手,都屙一段出来,咱们来好好比一比……”

  戴本钟越听越听不下去了,不就一坨粑粑吗?两个统领数百万军队的统帅吵成这样,简直不成体统。

  “好了,好了,多大的事啊!让救援船过捞干净了不就行了吗?”戴本钟边说边向不远处的救援船招手。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湖面上再无杂物。

  “各就各位——!预备——!”

  戴本钟比上几次提前一秒拉开了笼门。

  身高体宽的柳云很规范地跃了出去……

  樊俏俏踌躇再三,还是无法克服心理阴影,“怎么办啦?这样子让我还怎么游啊?”

  “跳啊!樊俏俏,你不知道比赛已经开始了吗?”

  钮九天急得跳到铁笼边上,冲樊俏俏大声嚷嚷道。

  “大统帅,人家不敢嘛!”樊俏俏冲钮九天飞了个媚眼。

  “快跳,樊俏俏,听话……湖面现在已经清理干净了,你再不起跳,就输给那个挈驰国厨娘了。”

  钮九天着急地说道。

  “不嘛,大统帅,人家有点小洁癖啦……”

  樊俏俏还在先钮九天撒娇,钟若樱在边上惟妙惟肖地学舌道:“不嘛,大统帅,人家有点小洁癖啦……”

  “哈哈……”

  挈驰国护卫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混蛋,犯花痴也不分什么时候!”钮九天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冲进铁笼内,一脚把樊俏俏踢下起跳台。

  “娘啊——!”

  樊俏俏尖叫一声,拍在湖面上,她没想到大统帅会做得如此决绝,如此无情。

  “咕咚、咕咚……”

  樊俏俏一连喝了好几口冰凉的圣湖水。

  她像疯了一般朝前划去,那速度绝了,跟男选手都有得一拼……别人都以为她是后发制人,在奋起直追前面的柳云,其实只有天知道,她是想早点结束比赛,早点离开这个如同梦魇一般可恨的天鹅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