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3章 一股邪风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496 2019.04.19 22:00

  一向伶牙俐齿的安东子,被胡大可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一个人连死都不怕,岂是几句话就能被吓住的?

  “胡大可,你知道你的对手是谁吗?”安东子故伎重演。

  “他是谁关我屁事……”

  胡大可还是一付桀骜不驯的样子。

  “他原本是耀琊军一名狮级军官,被俘虏后成了一名卖国求荣的无耻叛徒。其他我不说什么了,胡大可你自己看着办吧!”

  安东子说完,转过身去再也不看胡大可一眼。

  在吉阔大陆上,人们最看不起的就是软骨头的叛国者,谁家出了这么个玩意儿,家人在本地根本就无法生存的,女儿再漂亮没人要,儿子再有银子娶不上媳妇,至于耕牛被毒死,果树被砍伐等等都是小事,就算你告到官府,官府也没人会理你。

  胡大可是个嫉恶如仇的真汉子,听安东子这么一说,求胜的欲望一下爆棚。

  “胡大哥,你的训练我看过,实力应该远在那个叛国者之上,其他我就不说了,只要你记住一点,过了折返线后再发力,还有就是湖水很凉,你尽量把全身的筋骨都拉伸到位。”

  “来人哪!送一壶青稞酒过来。”

  梅荒冬天的时候也会下河抓鱼,对如何适应冰冷的水,自有他的一套经验。

  胡大可原本就一个酒瘾很大的人,只是在军营里不能随意喝酒,见梅荒拿酒上来,对他的好感度大增,“梅护卫长,你放心,喝完这一壶,我不把那个叛徒落到一丈开外,我不姓胡。”

  “不,不,喝一壶太多了,最多只能喝半壶,赢了再给你喝半壶。”

  梅荒笑着把扁酒壶递给胡大可。

  胡大可痛快地喝了一大口,“好酒,够味……要是再有点牦牛肉干就好了。”

  “快拿几斤肉干上来。”安东子大声吩咐道。

  胡大可席地而坐,咬一口肉干喝一口酒,好不惬意……

  过了酒瘾的胡大可,果真发挥了他的极限速度,他上岸接过酒壶时,被污蔑为叛国者那位正宗挈驰国选手离岸至少还有五米。

  “大统帅,咱们又赢了一场。”

  钮九天身边的亲兵很及时地把实时战况报给钮九天。

  “看来我真的老了……”

  钮九天嘟喃了一句,连他自己都没有听清楚。

  男子五场比赛耀琊国四比一完胜,总比分来到了三十六比三十九

  女子比赛很快赛罢了四场,双方二比二战平,耀琊国三十八比挈驰国四十一。

  负责划界的两条船各前进了二里,最后相距还有两里多,根据事先的约定,这最后一场比赛,决定这最后两里多湖面的归属,也就是说,最后一对女选手比前面七十九对选手责任更重。

  耀琊国如果赢了,总比分虽然是三十九比四十一输了,但在湖面划界上,只输一里不到。

  挈驰国如果赢了,能多划得四里多的湖面。

  钟若樱是大大舒了口气,因为挈驰国已经处在不败之地,能赢下最后一场最好,即使输了,对国人也已经完全可以交代了,从那天模拟赛后,大比分落后带来的心理压力现在终于可以释放了……

  钮九天心里也早就想开了,因为造成这样不利的局面,全是他自己一手导致的,怪他自己在确定女选手时,把颜值考虑进去了。

  梅荒见最后一场,大统帅还是稳稳坐在椅子上,看来对自己的临场指挥是满意的……他转头对最后一位出场的女选手说道:“韦琴,你如果紧张的话,可以大口地呼吸……”

  “梅护卫长,我不紧张,我能赢那个娘们,这种比赛还吓不到我。”

  年仅十七岁的韦琴出生于搏术世家,是耀琊军女子别动队的,她作战勇敢,凭着斩杀的人头数,早就升到了豹级军官。

  梅荒和安东子都是选手,体验过出场前的口干舌燥,听韦琴如此自信,话里头也全然没有一丝紧张,安东子想好的一肚子话,只好全闷在了肚子里。

  倒是梅荒有点紧张,“韦姐,你有什么要求吗?我想这么关键的比赛,大统帅一定不会吝啬的……”

  “我家里有的是银子,军级我也不稀罕我自己会挣,梅护卫长你这一问,还真把我问住了……”

  “韦姐,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好歹要点什么吧!不要白不要……”

  安东子很少对人服气,但和韦琴初次见面,就已经被她的大气场完全碾压了,他很为韦琴感到可惜,好心地提醒道。

  韦琴看了眼梅荒,脸突然红了,但很快就恢复到正常,她用双手护了下胸部,“梅护卫长,我赢了,你能答应我的一个要求吗?”

  “只要我能做到的,别说一个要求,十个也答应你,你说吧!”

  梅荒不假思索回答道。

  “现在不能告诉你,等我赢了以后再跟你说……”

  “行,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梅荒实在太想赢这场比赛了,大统帅这么信任自己,自己也绝不能辜负他的厚望,他爽快地应承下来。

  挈驰国的最后一位女选手刘翠翠实力其实也不弱,她爹是猎户,自幼习得一手好箭法,死在她箭下的耀琊人少说也有五、六十位。她原本不会凫水,在戴本钟组织选手们进行第一次训练的时候,她还只是个看客。但在短短的几天里面,她找了个无人的水泡子,自学成才了……凭借强有力的双臂,在钟若樱最后确定正式选手的时候,她这匹黑马很快就冲了出来。

  “副统帅,您放心!我打仗不输于男人,凫水也不会输。”

  钟若樱认识刘翠翠,她不止一次替这个巾帼不让须眉的神箭手颁过奖,见刘翠翠有如此自信,钟若樱什么都没说。

  戴本钟一宣布开始,四万多名观众都站了起来,大家都知道这是最后一场凫水比赛了。

  跳出铁笼后,韦琴凭借出众的弹跳力,领先刘翠翠有两个身位。

  韦琴和刘翠翠都是极其自负的选手,一开始就各有各的,远离了中间的那条铁索,几只鸟儿停在铁索上,居然没有飞走……

  刘翠翠凭借出色的臂力,游了五十米后,已经追上韦琴……

  韦琴在离折返线还有二十米的时候,开始加腿,再次领先。

  两人拉响折返线的铃铛转身后,韦琴已经领先五米多。但刘翠翠还是没有发全力,她对自己的臂力有十足的信心,她只是加快了划水的频率,两人的距离没有加大也没有缩小。

  刘翠翠依照自己的计划,在最后五十米处开始加腿。

  离终点还有二十米的时候,刘翠翠离韦琴已经不到二米,最要命是韦琴的划水越来越沉重,速度开始很明显地下降。

  韦琴见到梅荒站在赛道的尽头,双手高举,尽管她的双臂已经十分绵软,但腿部打得更快了……

  刘翠翠能拉开八石的弓,她的双臂就像两支船桨,而中途好像还换了两个划浆手,在离终点还有三米的时候,刘翠翠跟韦琴的差距已经不到半个手掌……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作弄人。

  就在刘翠翠领先韦琴半条手臂,想拉响铃铛的时候,湖面吹来一股邪风,把刘翠翠就要抓到手里的绳子,吹飞了起来,刘翠翠手里一空,绳子落回到她的手腕上,等她想动用另一只手的时候,边上的韦琴已经拉响铃铛。

  戴本钟心里一阵内疚,依照天界大陆的规则,这场比赛的胜者是属于刘翠翠的。她输给了自己设置的规则,该死的铃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