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7章 我认识他的胡子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058 2019.05.23 23:07

  明珠一个翻身,借着这点力量,顺利拔出剔骨刀来。

  “啊!”

  浦三友惨叫一声,缩回受伤的大腿,带着明珠也往前了半步。

  明珠以为浦三友要跑,翻回身来,也不管是什么部位又是一刀。

  “呜呜……”

  浦三友终于明白过来,刚才那毁容的一铳也是明珠放的,这是要他命啊!

  浦三友一拳打了过来,正中明珠握刀那只手的手腕。扎中大腿的那剔骨刀再次借着他的一拳之力撬着翻出皮肉。

  浦三友根本就无法承受这十二等级的疼痛,“呜呜……”

  疼得流出眼泪的浦三友也来了一个翻身,就在他要爬走的时候,滚得一身污泥的明珠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一直抱着浦三友大腿的左手猛地一使劲,身体往前进了一尺,抓住了浦三友的裤腰带……

  明珠的反应够快,食指和中指一绕,浦三友的裤腰带在两个手指上绕一圈,这时浦三友已经开始往前爬去……

  “呜呜,呜呜……”

  浦三友向重新聚拢过来的海盗喊起了救命……

  “拿命来!”

  明珠的喉结滑动了一下,声音被雨声一混,连明珠自己都没有听见。

  也是浦三友运气不好,他被一具没有了双手的尸体挡住了去路,就这么一停滞,明珠拿刀的右手举了起来,轻轻落了下来……

  腰上传来刺痛的浦三友知道腰眼上被刺一刀会是什么结果,也是发狠了,越过那具尸体飞快往前爬去,看见动静围上来的海盗离他们不过三步之遥。

  明珠的剔骨刀滑了一下,在浦三友的腰眼上挑了一个浅浅的口子,往右移动了五公分。

  明珠手腕一翻,剔骨刀扎进去有半把之深……

  “呜呜,呜呜呜呜呜……”

  浦三友感觉自己今天要死了,临死前他抓紧时间问候了一声明珠的老娘。

  海盗们冲了上来,却一下愣住了,这两个泥人纠缠在一起,他们不知道该帮哪一个?

  “把他们分开。”

  海盗当中也有反应快的,他不但这样提醒同伴,还上手第一时间抱起明珠。

  还没有完全丧失意识的明珠徒劳地抵抗了一下,拿刀的手松开了,缠着浦三友裤腰带的手指头也被捋直了。

  明珠上半身被扶了起来,他的方位感奇强,沉重的大腿一翻,往那把竖着的剔骨刀落去。

  大腿落在刀柄上,整把剔骨刀整根插进了叛徒浦三友的后背……

  “啊--!”

  浦三友这一声惨叫,刺破了雨幕,令边上一群杀人如麻的海盗全都毛骨悚然。抱着明珠的那名海盗,扔下明珠,往后退出三步……

  瓢泼大雨很快把一动不动的明珠和浦三友冲刷得干净了点。

  海盗们拿来马灯一照,是两个头发很整齐的家伙。显然不是他们一伙的。

  “混蛋,原来狗咬狗,这不是耽误我们的时间吗?”

  说话的这名海盗举起了手里的本岛刀。

  “不能杀了他们,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一名上了年纪的老海盗喊道。

  “把他们扔上马车,赶快撤离。”

  见哥哥柳直太郎已经葬身火海,这支海盗小分队的副队长柳直次男下达了命令。他的第六感告诉他,二界垒的部队正在追赶他们……

  海盗们沿着河岸一路狂奔,在一处没有被水冲毁的石板桥上顺利地通过了无名河。

  这时雨渐渐停了,柳直次男勒住了缰绳,他有点担心这些受伤的俘虏会被震死。回去没法想岸田雄之一个交待。

  “检查一下,把死了的俘虏扔进河里,还剩一口气的,给他们上点药。”

  黑灯瞎火的,海盗们的检查也太粗糙了一点,处于深度昏迷的浦三友和明珠都被判定已经死亡,被胡乱推下了河岸。

  浦三友被水流冲走了,明珠撞在一块石头上,断了两根肋骨,侥幸没有滚入河中……

  柳直次男的第六感也TMD太准了,舞水领着一营火枪兵确实正在全力追赶这支海盗小分队。

  原来明珠长时间没有回来,令戴本钟有些坐卧不安,练了两遍飞天神技后,他叫来舞水……

  舞水快马加鞭赶到那座石头桥……

  灵儿才把事情说了一半,舞水就下令那支警戒部队跟着他一起过河。

  一再贻误战机的老营长又搬出了那个借口。

  “废话少说,你是不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吧?”舞水怒道。

  “不管是谁……”

  不等那营长说完,舞水很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刚才那人名叫明珠,是戴垒长的第一护卫,他的姐姐明玉是我们的垒长夫人,他要是出了事,你能活到明天?”

  营长飞快地跳上马背,领先舞水一步跃上了石头桥。

  “快上马,追兵来了。”柳直次男大声命令道。

  正在稍事休息的那伙海盗很快就发现了河对岸追兵,长长的火龙游动着,也弄不清楚究竟有多少追兵,行事比他哥稳重的柳直次男根本就无心恋战,还有十几个俘虏还活着,他已经很知足了。

  舞水带领一营人追了柳直次男有十多里地,直到看见了岸田雄之大本营的灯光才停止了追击。

  “原路返回!”舞水下达了命令。

  “长官,我知道有一条近路可以返回小树林。”

  自知犯了错误的那名营长想讨好舞水,没有救回明珠的舞水根本就没有理他。

  舞水在那座石板桥边停了下来,这里一片狼藉,海盗们逃得匆忙,留下三架马车,当然还有受不了颠簸之苦死去的十来具尸体……

  “大家仔细看看,看还有活的没有?”

  舞水跳下马来,举着火把一一翻看了那些尸体,没有见到明珠,他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哀伤。当了海盗们的俘虏,跟死并没有多大的区别,或许还是死了好,少些遭罪……

  “快来看,这里还有一个……”

  一架马车不知怎么冲下了河岸,那两匹拉车的马一直在哕哕叫。下去拉马的士兵发现了明珠。

  “长官,这就是我们戴垒长的大舅子,我认识他的胡子……不过已经殉难了。”

  河岸下面的士兵大声喊道。

  浓密的胡子是明珠最显著的特征……

  舞水滑了下去,不是下面的人挡住他,他已经冲进河里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