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5章 阻击战(四)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061 2019.06.20 23:50

  那个对岸田雄之死心塌地的护卫刚走出二步,三发穿心弹准确射中他的头部,整个脑袋都轰没了。

  “轰,给我轰死他们,把所有的炮弹都打出去。”

  岸田雄之大怒,海盗的火炮营再次开始了轰击,寂寞了千年的神台在这一刻在夜空当中华丽绽放,十里开外都能看到火光冲天。

  “吗的,刚才那个不是岸田雄之,这糟老头太鬼了……”

  “轰!”

  一发炮弹落在罗三胆藏身的大树桩上,把罗三胆的声音都炸没了。

  罗三胆只觉胸口一阵发闷,继而双耳嗡嗡的,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伏在罗三胆身边的老五也好不到哪去,一块弹片削去了他屁股上的一块皮,鲜血直流,捂着耳朵的双手,又不敢放下。

  只觉得有半个世纪那么久,海盗火炮营才停止发射炮弹,第一营损失惨重,有二百多人被炸得不见了人影。

  “冲啊!”

  岸田雄之手下的一名护卫,脱掉了上衣,只在头上扎了块白毛巾,带领数百名亡命之徒冲了上来。

  “不许放铳,放到跟前再打……”

  罗三胆因为耳朵短暂性失聪,说话的声音比平常大了一倍,但大家都同样经历了猛烈炮火的洗礼,耳朵都是嗡嗡的,谁也听不清楚营长在说些什么。

  幸好大家都是久经考验的战士,这点军事素养还是具备的,看到快速逼近的海盗,大家都没有胡乱放铳……

  老五甩掉身上的浮土,定睛一看,神台已经变了个模样,靠近他们防守的这一侧,所有的树木几乎都被轰光了,一眼就能看到神台下星星点点的火把。

  “打!”

  在海盗们冲到阻击线不到七八米的时候,罗三胆手里的两把三眼短铳一连放出六发,人员太密集了,根本就不需要瞄准,不下十名海盗被他放倒在地上。

  几乎在同时,老五手里的短铳也搂响了,二名高举着本岛刀向罗三胆扑来的海盗仰天倒下,顺势掉下的一把本岛刀,差点劈掉罗三胆的半个脑袋……

  罗三胆飞快地上好了弹药,老五的六发早已经搂空,举起玄铁刺跳上大树桩,和一名海盗迎面相撞,滚到了地上。

  “哎哟……吗的,你是狗啊!咬我……”

  老五的耳朵虽然听不见声音了,但痛感还是十分灵敏,巨痛之下,嘴巴触碰了什么东西,立即反咬了一口,用力一撕,不知道是海盗身体的那个部位的肉被老五咬下了一块。

  “砰!”

  罗三胆见老五被海盗压在地上,耳朵被咬下一只,明显落下风,抬手就是一铳,把老五身上的海盗给结果了。

  “砰!砰!砰!砰!砰!”

  罗三胆再次把铳管里的弹药全打了出去,这次老五还没有起身,罗三胆根本就来不及重新上弹,他扔下两支短铳,捡起早就放在脚边的一支长铳。

  不等罗三胆抬起铳口,一名海盗双手握刀,从树桩上居高临下劈了下来。

  罗三胆本能地横过长铳奋力一挡。

  “咔嚓!”

  罗三胆手里的长铳短成了两截,腾在空中的海盗手腕一转,单手持刀向罗三胆劈来,罗三胆手里的长铳捅向海盗。

  罗三胆下意识扣了下扳机,触到海盗肚子的长铳太争气了,断成两截居然还能扣响。

  “嘭!”

  那海盗的刀离罗三胆脑袋不足三寸,整个身体弹开了。

  罗三胆虽然侥幸躲过一劫,但也被巨大后座力推倒在地,把正要起身的老五撞倒在地……

  就这么一个短暂出现的空隙,不下五六名海盗从大树桩上跳了下来。

  “砰……”

  数十声铳声响起,第二排的第一营弟兄很及时地开火了……

  海盗像收割季的小麦,被成片放倒。

  老五尽管屁股被开花,加上被咬下一只耳朵,但他没忘记把短铳里的弹药重新上满了。

  “打!”

  老五不敢起身,怕被第二排的弟兄误伤,他仰天朝正准备跨越自己的海盗,扣响了短铳……

  罗三胆在地上乱摸,摸到一具海盗的尸体,从他腰带上摸到了三个甜瓜大小的油罐,使劲一扯,用力向蜂拥冲上来的海盗扔了出去。

  油罐炸裂,海盗们的攻击势头一下弱了不少。

  罗三胆把身边海盗的尸体都拉了过来,把收罗来的十几个油罐全都抛了出去……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见营长的办法很有效,不少倒地的第一营士兵们如法炮制,很快在狙击线前方形成了一道火墙。

  罗三胆不见有海盗从头顶跳过,手里拎着三四个油罐直起腰来。

  “嗡!”

  罗三胆的听力恢复了,他赶紧布置道:“把海盗身上的油罐都收集起来,把铳喂饱……”

  岸田雄之见海盗们又退了回来,有些恼羞成怒了,“火炮准备!”

  “大良造,没有炮弹了……”

  火炮营的营长还没说完,被岸田雄之狠狠一巴掌扇倒在地上。

  “呸,没用的东西,你怎么把炮弹都打光了?”

  岸田雄之往那火炮营营长吐了口口水,恶狠狠说道。

  “大良造,是您刚才命令我把炮弹都打出去的。”

  火炮营营长委屈地喊起撞天屈来。他这一喊,岸田雄之想起来了,自己是下过这样的命令。

  “就这句话执行的坚决,我现在叫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滚……”

  岸田雄之看着那道火墙,心里一阵窝火,今天两次吃了自己油罐的亏,这战还怎么打?

  “大良造,让我再冲一次吧!”

  被火逼回来的那个光着上身,头上扎毛巾的护卫脸红得不行,不知道是被火光照的,还是内心羞愧无比。

  “冲个比,你能穿过那道火墙吗?”

  岸田雄之明白,耽搁的太久了,这时就算冲过去也追不上戴本钟了。

  “山本友和,这伙人就交给你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在天亮之前把他们全给我灭了。”

  岸田雄之走向台级,他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个带给他耻辱的神台。

  “是,保证完成任务!”

  山本友和长得挺健硕的,刚才裸着上身冲了一阵,浑身是汗,现在在高台上被风一吹,冷得不行,见大良造走了,山本友和大声命令道:“把我的衣服拿来,冻死老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