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2章 四十万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220 2019.05.04 17:57

  “何以见得?你跟姓岸田的那王八蛋交过手?”

  戴本钟好奇心顿起。

  余小光摇了摇头说道:

  “戴垒长,我跟那乌龟王八蛋没交过手,您就说赌不赌吧!我还能断定,如果第四天岸田雄之进攻大豁口失败后,第五天会休战一天……”

  “我赌,我是真心希望你赢,能坚持到第五天,我们的援兵也许就到了。”

  戴本钟见余小光一直谋划到海盗们的第五天行动了,再不敢赌,也太怂了点。再说了,输了赌局,赢了战局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您输了,除了赏我三坛地窖里的陈酒之外,我说撤退的时候你必须听我的,如果我输了,我项上的人头是您的了。”

  戴本钟笑了,“我才不要你的人头,你输了,你听我的就行。”

  就在戴本钟和余小光敲定赌局的时候,负责二界垒“督察”工作的胡大可用铁丝穿了三个人的肩胛骨进到木屋里来。

  “戴垒长,这三人是奸细,我已经审过了,海盗派出的破坏分队已经潜入了我们二界垒。这是第二组的三个奸细,被我一锅端了。”

  戴本钟注意到,这三个胡大可嘴里的奸细,两只胳膊全脱臼了,看来胡大可对他们用了刑。

  胡大可这些天可是抖足了威风,他在街上走,离他三米远,没人敢靠近他。

  他的同事凌峰在戴垒长面前无乱放铳被关禁闭后,他以百倍的热情投入到工作当中,他原本负责的是军人的违法乱纪行为,二界垒的治安窗口归李大源副垒长负责,因为实在逮不到犯事的士兵,他像一匹孤狼游荡在二界垒的大街小巷……

  在一连盘问了上百人之后,凭着概率……终于被他遇到了一个倒霉鬼。

  “你是怎么断定他们是海盗奸细的?”

  戴本钟只怕胡大可有误判,特意问道。

  “他们自己承认了……”

  “在你的严刑拷打之下,你能保证他们三个没有屈打成招?”戴本钟又说道。

  胡大可嘿嘿一笑说道:“我有自己的办法……”

  胡大可“越界”抓到奸细,李大源心里很不是滋味,插话道:“你说说你的办法,我让我的队员们也好好学习一下。”

  “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胡大可只怕被李大源他们都学会了自己的原创方法,自己今后就没人可“穿”了。

  “说说看嘛,不把这些奸细都清理干净,到时候一开打,说不定就吃大亏了。”戴本钟也想知道胡大可是用什么办法从几万人当中找出奸细的。

  “戴垒长,屁股要不要?”

  胡大可嬉皮笑脸地问道。木屋里除了戴本钟和公羊秘书以及那几个海盗奸细没有听懂之外,其他人都笑了。

  戴本钟一愣,虽然不至于怀疑这姓胡的性取向有问题,但确实是不懂什么意思,为了不出洋相,戴本钟没有回答。

  “戴垒长,我就是靠这句话甄别奸细的,只要是正宗的吉阔大陆的人都懂‘屁股’说的就是苹果,像您这样听不懂的,嫌疑就很大了。”

  胡大可这一解释,戴本钟才恍然大悟,原来胡大可用的是方言辨别法。

  “这办法是不错,只是屁股怎么就成苹果了……”

  戴本钟在心里读了几遍,还真有点分不清楚是屁股还是苹果了。

  “你们这次一共有多少人登陆?”余小光走到一个三角眼的奸细跟前问道。

  “四十万!”

  那奸细吉阔话说的不错,但还是死在了是“屁股”还是“苹果”的这个关键问题上。刚才听胡大可一解释,只恨自己没有学好吉阔话摊上了大事。

  “混蛋,你再胡说八道,我割了你的舌头。”余小光听到二十万都已经很惊讶了,现在又整整多出一倍来,这是想把二界垒的守军吓跑吗?

  那三角眼配上尖嘴猴腮,看上去就是一付奸诈模样,此刻他是有苦说不出,据他所知,这次登陆的确实是四十万人,分成了三路,说了实话,还要被割舌头,那到底说几万才好啊?

  “将军大人,确实是四十万,分成了三路,左路十万攻打泉垒,中路十万攻打丰收垒,右路由我们的大良造岸田雄之亲自率领,已经攻下明镜垒和平安垒,过几日,就要杀向你们二界垒来了。”

  三人当中年纪最大的那位,是第一个被胡大可抓到的奸细,为了获得他的口供,胡大可不仅扭断了他的双手,还把他扔进一个大水坑里浸了二十多分钟,现在全身还在发抖。见三角眼说话卡壳,赶紧抢着招供道,毕竟是由于自己意志薄弱,才让三角眼和短腿落网的。

  “余镇守,我是把他们分开审讯的,他们都说是四十万,我想应该是真的。”胡大可都有点被余小光的疤脸吓住了,他一说狠话,半张脸就像要掉下来一般。

  “你们潜入二界垒的一共有多少人?”余小光继续问道,他把脸转到了抖成一团的那位中年细作。

  “已经潜伏在二界垒的一共是八个小组,不过今天还有几百人要混进来,准备开城门……”来到暖和的木屋里,那人感觉自己却更冷了,问话的这位将军,一看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拿下明镜和平安二垒,沿着一号战备大路,一天即可到达富得流油的美穗垒,为什么你们的大良造反而要攻打我们这么穷的二界垒?”余小光又问道。

  ‘将军,我只是个细作,有些事是真的不知道,就算您打死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总不能胡编乱造骗您吧?’中年细作一付要哭的模样。

  余小光稍微一停顿,那中年细作担心这个疤脸大汉突然大喊一声,把他们拉出去砍了,现在只有不停的说话才是安全的,“将军,我们的先锋军团被你们灭了,我想是我们的大良造想要复仇吧!”

  余小光在心里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看来这次岸田雄之不止是登陆抢一把就跑的模样,一定是有更大的企图,他一定是忌惮侧翼有支战斗力还不弱的正规军存在,这就是他要进攻二界垒的最主要的理由。

  “余镇守,这些人怎么处理?”胡大可现在是急于到街上去“穿”人,想把这三个已经无卵用的家伙处理了。

  “先留着吧!到时候可以让他们充当一下翻译,岛国的话像牲口叫,不是一般人能听懂的。”余小光话音还没落地,三个细作全都跪在了地上,但不等他们致谢,已经被胡大可一把抓住脚腕,拖走了两个。一名戴本钟的护卫上来,一把拎起中年细作的后衣领,把他拎出了木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