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0章 含在嘴里的刀片

大主裁 古月天龙 3212 2019.03.27 22:25

  戴本钟心血来潮的一句话,过了不到二个小时很快应验了。

  一百六十位选手跑到天鹅湖畔,捡了一块小石头飞快地往回跑,大牦牛为了显示他的出众体力,抱了一块近百斤重的火山岩回来,“砰”地砸在戴本钟面前。

  “不错呀,大牦牛,负重跑进了前十……”

  “谢谢主裁大人鼓励!”

  大牦牛自从获得五千两银子的奖赏后,整个人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本来说话很少不带脏字的,现在谢谢、请啥的脱口而出。

  “主裁大人,如果您喜欢我,可以跟钮大国舅说说,把我调到您的身边来当个护卫,我一定会做的比他们几个好。”大牦牛见戴本钟边上又多了两名护卫,他是真心羡慕。

  “行,有机会我跟你们大国舅说说……只要你不怕耽误了前程就行。”

  “主裁大人,现在您是这个……我跟了您,那才是前程万里呢!我不傻,这点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大牦牛朝戴本钟竖了竖大拇指。

  戴本钟被大牦牛逗笑了,也很乐意和他多聊几句,“大牦牛,你今天肌肉不酸痛了?”

  “回禀主裁大人,不痛了,就是胃口比过去大了许多……”

  大牦牛曲着胳膊,向戴本钟展示他的大肌肉块。

  这时候跑过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满脸的青春痘,一头撞在大牦牛的腰眼上,依照大牦牛平时的脾气,早就一脚把他踹飞了,但因为戴本钟就在他的边上,他转过身来还扶了那个小伙子一把。

  “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没有长力?”大牦牛见那小伙子干呕起来,终于忍不住奚落了一句。

  那小伙子掐住自己的喉咙,吐得更加厉害了,他从舌尖底下悄悄摸出一片只有两指宽刀片来……

  “别停下,大牦牛你扶着他走几步会好受一点……”戴本钟本是个天生就会跑的长跑选手,经历大大小小的比赛无数,知道这一刻的确十分难受。

  就在戴本钟说话的当口,那个小伙子突然朝戴本钟伸出手来,一把搂住他的脖子……

  站在戴本钟两侧的李大源和宋雨生几乎在同时,抽出了腰里的斩马刀,紧贴着戴本钟的脸颊刺了出去。

  戴本钟只觉脸上一阵刺痛,紧接着脸一热,好像是出血了……

  大牦牛这时也反应过来了,他居高临下看到那个小伙子的两个手指头之间夹着刀片,情急之下双只手死死箍住哪个小伙子的脖子,生生把他拎到空中,猛地一发力,哪个小伙子被扭翻在地上,大牦牛把他死死压在地上……

  戴本钟在自己的后颈处摸了一把,黏黏的,一看,又是戴本钟最不愿意看到的血红色。

  李大源猛地拉了一把,身体挡在了戴本钟的前面,他和宋雨生都没有再动手,只是举刀护住戴本钟不停往后退,直到帐篷的一角才停了下来……他们两个都是在战场上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不死卒”,在不清楚有几名刺客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主次不分的。

  “有刺客!”

  这时候大牦牛突然大喊了一声,大帐篷内顿时鸦雀无声。

  “刺客已经被我制伏,快拿绳子过来,这是刺客的刀片,别去动……”

  等钟若樱和钮九天赶到现场,那个小伙子的尸体都已经呈半僵硬了。

  其实在大牦牛扭倒刺客之前,那名刺客的右眼和左颈部已经挨了李大源和宋雨生两名营长的狠狠两刀,就差一寸就对穿了,焉有不死之理。

  “列队!”

  钮九天铁青着脸大喊一声,看到那名刺客穿着他亲手设计的第一代鱼皮泳裤,钮九天知道这回是自己出大篓子了。

  “本钟哥,您受伤了吗?快,传游军医过来……”

  钟若樱见戴本钟捂着脸关切地喊道。

  戴本钟见自己预测如此准确,苦笑一声回答道:“我不碍事,一点皮外伤,我已经习惯了……”

  一百五十九名选手很快分成了两个方阵,耀琊国的方阵缺了一个角。

  “吗的,除了大牦牛,把这些人都给我关到铁笼子里去,我要亲自一个一个甄别身份,要是被我查出这事跟谁有染,不论男女我奸死他……”钮九天像条疯狗一样在大喊大叫。

  “来人哪!把他们也先隔离起来,查验清楚一个放一个。”钟若樱现在看到这些选手都害怕,只怕冷不丁又冲出来一个手夹刀片的。

  戴本钟的脸上只是被刀片划了一道汗毛级的伤口,急冲冲赶来的灵儿替戴本钟涂上了止血膏……

  “你怎么老是受伤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想要你的性命?知道是谁干的吗?”灵儿好奇地一连问了三个戴本钟无法回答的问题。

  “但愿是最后一次,鬼才知道是谁要害我……可惜了我这身衣服。”戴本钟脱下染血的T恤,狠狠地抛到地上。

  “主裁大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都不死三次了,今后你的福很大哟!”

  灵儿一边收拾急救包,一边开起了戴本钟的玩笑。

  “多谢你的吉言,真有后福的话,我最应该谢谢的人就是你灵儿了……”戴本钟伸手想摸一下灵儿可爱的小脸。

  灵儿很灵巧地一扭头躲过了,戴本钟不甘心落了空,快速张开手掌扫了过去。

  “哎哟……”

  戴本钟只觉手指尖传来一阵剧痛,定眼一看,原来是被灵儿咬住了。

  “你还有工夫跟我玩……我看舞华、大班、冲风、献城四个国家见你没死,还会源源不断派人来的,你赶紧让九公主替你挖个地洞藏起来吧!咯咯……”灵儿这一说,让戴本钟和边上的钟若樱都吃了一惊。

  戴本钟吃惊的是,他一直以为吉阔大陆只有耀琊、挈驰(咬牙、切齿)两个国家,突然从灵儿嘴里知道大陆上还有其他(五花、大绑、冲锋、陷阵)四个国家,他颇为吃惊,看来对吉阔大陆了解得太少了,真想马上找本《吉阔大陆上下五千年》看看。

  钟若樱吃惊的是,灵儿说的,跟她和钮九天判断的几乎一致。戴本钟一死,天鹅湖之争悬而未决,耀琊和挈驰这两个大陆上最有实力的国家,继续处于战争状态,最为得利的就是这四个国家……有能力弄到最先进的后膛火炮,不是哪个人或哪个帮派就能轻易办到的。

  “灵儿,你怎么知道这些刺客是那四个国家派来的?”

  “九公主,我们挈驰国和耀琊国这边打的热闹,他们几个国家不正好可以借机壮大吗?我说错了吗?”

  灵儿扑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说道。

  “灵儿,你说得一点没错,是你爷爷告诉你的,是吗?”

  钟若樱不相信只有八岁的灵儿能想到这个层面和这个深度。

  “我爷爷,呵呵……我爷爷就看医书,从来不管国家大事。我每天都在想这些事,没事的时候就想,今天正好说到这,我姑妄言之,你们姑且听之吧!”灵儿这几句话一说,让戴本钟和钟若樱有点相信她说的是她自己的想法。

  钟若樱恍惚着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她坐在父王的大腿上,父王指着铺在大桌子上吉阔大陆地图,指点江山……

  “厉害呀,灵儿,你这人长大了不得了啊!”戴本钟忍不住点赞道。

  “主裁大人,纠正一下,我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这是我爷爷说的,我现在是个合格的军医……你们不相信吗?你脸上的刀口是四号刀片割出来的,你们可以拿刀片过来验证。”

  “把刀片那过来!”

  憋了一肚子无名火正在生闷气的钮九天一听这小丫头认得凶器,立即大喊了一声。

  “我说的没错吧!这刀片就是我们做手术的四号刀片。”灵儿举起刀片得意地说道。

  钮九天突然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匆匆跑出了大帐篷。在钟若樱和戴本钟在一起的时候,钮九天这样子一个人先跑开,这还是第一次。

  “灵儿,你过来坐下,你给我说说看,最可疑的是哪个国家?”

  钟若樱心中已经大概有了答案,她想从灵儿这里印证一下。

  “大班国!”

  灵儿回答得十分肯定,这跟钟若樱的头号怀疑对象是一致的。

  “理由呢?”

  钟若樱觉得灵儿是个天才,自己八岁的时候,根本没她这个水平。

  “主裁大人第一次遇刺的时候,我仔细检查过那些箭镞,在和箭杆连接的地方,我闻到了一股腥味,这用的是鱼胶,大班国临海,您懂的!”

  钟若樱心悦诚服地点了点头。

  “第二次行刺动用了火炮,其他三个国家,离这里太远了,要运火炮过来,就算快马加鞭至少也要两三个月之后,才能到达长草草原,而大班国跟我们只隔着一道海峡,用船运进来却十分方便……”灵儿越说越激动,兴奋的鼻翼都在翕动。

  “对,分析得很有道理,还有吗?”钟若樱摸了摸灵儿的后脑勺。

  受到鼓励的灵儿接着说出了第三条理由,也是最关键的一条,“那火炮能打这么远,我听护卫营的叔叔伯伯都在说,这种火炮比挈驰国和耀琊国火炮要厉害得多,这四个国家我都去过,其他三国比我们挈驰国要落后,我们都没有的火炮,我估计他们也够呛……只有大班国,能用丝绸和瓷器到海外换来这些我们都没有的好东西……”

  “绝了,灵儿,我爱死你了……”

  钟若樱捧着灵儿的小脸蛋重重地亲了一口又一口。

  戴本钟故意撅起嘴来,凑近灵儿,被灵儿一巴掌打在脸上……灵儿抓起急救包咯咯笑着跑开了,“臭不要脸的,你有好几个女人了,我才不跟你亲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