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3章 油然而生孤独感

大主裁 古月天龙 3116 2019.03.23 01:00

  离姬大狗疗伤的那个帐篷还有十几步距离,那个古灵精怪叫灵儿的小姑娘从帐篷里跑了出来,门帘掀开时,滚滚的白色烟雾跟着小身影冒了出来……

  “爷爷,你等我出来再点火不行吗?咳……咳咳……”

  小灵儿弯着腰,明显是装出来的,很大声地咳嗽起来。

  “灵儿——!”

  钟若樱喊了一声。

  “九公主,您怎么来了?您的裙子好漂亮啊……”

  灵儿见到钟若樱眼睛都亮了,飞快地跑了过来,拉着钟若樱露着一个肩膀的长裙,一脸的羡慕。

  “你喜欢的话,等下我让他们照着这个式样,给你做一件……”

  “我还小,要两个袖子的……”灵儿还很挑剔。

  “行,就给你做两个袖子的。”钟若樱刮了下灵儿的鼻子。

  “灵儿,谢谢你了……”

  戴本钟见到灵儿,觉得也应该谢谢她。

  “你是得好好谢谢我,那天要不是我动作快,你现在怎么醒得过来?……这样吧,明玉姐告诉我说,你有一个可以……照像的玩意儿,能不能把那东西送给我。”

  灵儿毫不客气地向戴本钟提出了要求。

  “你说的是手机吧,等下我可以给你也照几张,我的手机里存着不少东西,暂时不能送给你……”戴本钟手机里存着六百多个号码,真的送了人的话,会给自己造成很大的麻烦。灵儿这么直接,让他颇为尴尬。

  “我就知道你不会同意的,哼……你就不怕我把你怕痛的事都说出去……”

  灵儿冲戴本钟翻了个白眼,戴本钟脸一下红了,就像踩烂了一筐西红柿。喊着让他们爷孙给自己绑紧点,这事确实不够体面。

  “灵儿,再抱一捆白茅草进来。”

  游军医在帐篷内喊道。

  “你自己抱,我手上都被刺破了……”

  灵儿伸开自己的手掌,看了一眼,一个血口子都没有。

  游军医从帐篷里钻了出来,更多的白烟冲了出来,能想象帐篷内有多呛人。

  “游军医,姬校醒了吗?”钟若樱拉着灵儿迎了上去。

  “九公主,那位伯伯,今天一大早醒来过一次,刚才又晕了过去,爷爷说,这回麻烦大了……”

  “游军医,谢谢您!”

  戴本钟抢前几步,充满感激地伸出双手。

  游军医淡淡说道:“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大主裁又何必客气。”

  游军医抱起堆在帐篷边上的一捆干草,返身进了帐篷。

  戴本钟和钟若樱想跟进去……被一股发出恶臭的气味逼了回来。

  “咯咯,咯咯……这气味就我和爷爷受得了。”

  灵儿得意地笑道。

  “灵儿,还不进来给爷爷当下手。”

  游军医在帐篷里面不耐烦地喊道,他对钟若樱那天不分轻重缓急,一定要他先替大主裁先疗伤,心里很不舒服,正因为他自己屈服了,耽误了宝贵的抢救时间,使得受伤最重的这位,至今还没有苏醒过来。

  “九公主,我进去了啊!等下我来找你,你别忘了裙子的事……”

  “不会的,你进去吧!”

  灵儿深深吸了口新鲜空气,一头扎进那个常人无法忍受的帐篷内。

  “游军医,那我们先走了啊!您老受累了……”

  钟若樱拉了一把还在门口发呆的戴本钟,走出十来步后,才轻声说道:“游军医对所有人都这付德性,本钟哥,你可别介意……”

  “哪里,游大夫医术高超,我感谢他老人家都还来不及,怎么会介意呢!在我看来,你们吉阔的医疗水平比我们天界大陆要高出许多……”

  戴本钟内心对这个其貌不扬的游军医充满了崇敬之情,他为了治疗脚踝,特意跑到了大洋彼岸开刀,结果还是留下了后遗症,没想到在吉阔大陆只用了短短几天就恢复如初了,刚才戴本钟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到左脚上,没感觉到他已经很熟悉的隐隐的疼痛。

  ——能把游军医医术学到手,回去当个院士应该不难……

  一群人回到大帐篷,大牦牛正昂首挺胸站在哪里……

  “你的伤好了吗?“

  “主裁大人,我的伤在屁股上,皮糙肉厚的早就好利索了……还麻烦您牵挂着……”

  大牦牛转过身去,利索地脱下裤子让戴本钟查看一番。

  “大牦牛,别动不动脱裤子……快把裤子拉上……”

  他的不雅举动,被在人界呆过三年的钮国舅阻止了。

  “大牦牛,谢谢你了!那天不是你们几个反应迅速,我就彻底完蛋了。”

  戴本钟握住大牦牛的手,用力地晃了晃。

  “主裁大人,您是吉人有天相,那几个屑小又怎么伤害得了主裁大人,我那天不过是赶巧了……”大牦牛把那天的事,细细又说了一遍,这个故事,大牦牛自己都记不清楚叙述过几遍了,反正逢人就讲,现在已经滚瓜烂熟了。

  末了,大牦牛又说道:“主裁大人,您其实不用谢我,副统帅已经赏我过了,我还要谢谢您呢……”

  “谢我?”

  戴本钟有些哭笑不得,他的意思是谢谢我遇刺吗?

  “大牦牛,别胡说八道!”

  钮九天呵斥道。

  大牦牛吓了一跳,他不知道钮国舅刚才还笑眯眯地听他讲故事,怎么会突然变脸的。

  戴本钟跟大牦牛有过接触,知道他情商稍微有点偏低,他笑着问道:“大牦牛,你们国舅赏你多少了?”

  “五千两……够买两条半渔船了。”

  大牦牛看了一眼钮九天才回答道。

  “钟公主,大牦牛不说,我还不知道有两位挈驰国巾帼英雄也是我的恩人,方便吗?安排一下,我也想当面向她们道个谢。”

  “这事方便得很,但你得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我这就吩咐下去……你的心可真够细腻的……”钟若樱其实有点不耐烦了,姬大狗受了重伤,挈驰国损失了一位凫水好手,这事几次想跟戴本钟谈谈,被他谢这个谢那个的,一直没有说出口。

  戴本钟情商多高啊!钟若樱内心的一点小心思早被他猜了出来。

  喝完那碗鸡丝羹,戴本钟笑着说道:“钟公主,钮国舅,这次你们两国都有一位凫水好手受了伤……”

  “嘿嘿……”

  戴本钟的话突然被大牦牛的笑声打断了,大牦牛突然听见大主裁表扬自己,情不自禁地发出笑声来。

  “滚出去,给我到帐篷外面呆着去……”钮国舅正竖起耳朵要听戴本钟的下文,被大牦牛突如其来的笑声突然打断,转过身来,恼怒地踢了一脚大牦牛。

  “钮国舅,别这样,我挺喜欢大牦牛兄弟的,让他听听没事……我想啊,能不能这样,就算他们两个各赢了一场凫水比赛怎么样?当然,这需要你们双方都同意才行……”

  “我同意!”

  钟若樱反应比钮九天快了一步,她很惊讶戴本钟竟然知道她内心的想法,率先表态道。

  钮九天摸着下巴上稀稀疏疏没几根的胡须,半天没有说话。

  ——那个潜水技术十分了得的老头受了伤,看来是参加不了比赛了,而大牦牛虽然也受了伤,但他皮实,好好休息几天,继续上场没有任何问题,凭他的水平赢一个挈驰国选手也是大概率的事……照那天三人在山顶的约定,双方各出80名选手,抽签决定出场顺序,每赢一场决定一里湖面的归属,答应戴本钟的要求,显然有损耀琊国的利益。

  “如果小戴你坚持这样做,我没意见……”钮九天回答得滴水不漏。

  ——什么是我坚持这样做啊……他们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受的伤,我不过是不想因为这事令一方蒙受损失。

  ——但钮九天不同意,确实也有点道理,一方选手在比赛前意外受伤,是没理由要求对方也撤下一名选手的。

  “算了,这事当我没说。原先定下的几条规则,必须严格执行。”

  戴本钟立刻表态道,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欠考虑了,这场比赛事关两国的边境线划分,容不得有一丁点的不公平。

  “本钟哥,您别太为难,既然钮国舅不太情愿,我们挈驰国应战就是,就算姬大狗不能参加比赛,我们还有那么多的凫水好手,赢耀琊国不成问题。”

  钟若樱这话倒不是信口开河,她几天前就已经差人赶往姬大狗老家……她要把姬大狗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全都请到前线来,父亲凫水功夫如此了得,她就不相信在姬大狗的孩子们当中,会挑不出一个凫水好手来。而且她在给父王的信里早就注明,如果父王同意用比赛了断天鹅湖之争,请他征召全挈驰国的凫水好手……

  “呵呵……”

  钮九天呵呵一笑,什么都没说,内心很不以为然……

  他已经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征召凫水好手,命令下去才这么几天,已经有不少凫水好手陆陆续续快马加鞭赶到了前线,正在进行秘密训练,所有参加过戴本钟集训的那些选手,现在都成为了被人前呼后拥的教练员。

  傍晚,一名耀琊国的姑娘告诉戴本钟,耀琊国有一名女选手在这次事件中牺牲了……吃过晚饭,原本想到帐篷外面去转转的戴本钟马上打消了念头,早早就上床休息了。

  ——不行,明天一定要问问钟若樱和钮九天,是什么人要取自己的性命?

  在和平环境里长大的戴本钟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渴望和平,油然而生的孤独感让他紧紧裹住了被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