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8章 人才难求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173 2019.04.27 00:22

  小别胜新婚,一夜的温存,无须多说……

  第二天戴本钟起床,只觉得神清气爽,出了帐篷他大吃一惊。

  不下三百人腰杆笔挺跪在帐篷的周围,还有不少女兵,戴本钟走近一看,这些人的两只手都别到了背后,两个大拇指用铁丝牢牢拧住了,都已经发青发黑,每个人的膝盖下面不是放着一根杂木,就是垫着一块顽石,很明显是为了增加他们的痛苦。

  不待戴本钟过问是怎么一回事,凌峰和胡大可押着几十号人又过来了。戴本钟顿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犯事的人有这么多。

  “他们都犯了什么事?”戴本钟问道。

  “回禀戴垒长,都是些野合之人……”胡大可回答道。

  戴本钟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看到衣衫不整的一男一女被捆在一起,像螃蟹一样横着走路过来的时候,他才听懂胡大可的话。

  “刚才吹响早操号了,这是最后一批,逮了一夜的狗男女,可把我们累坏了……”凌峰打了个哈欠,回答通俗易懂。

  “戴垒长,这些家伙怎么处理?”胡大可请示道。

  “先把他们松开吧,再不松开,大拇指就废了。”戴本钟吩咐道。

  “大家都先起来吧!”

  戴本钟见那些抵抗不了荷尔蒙作用的男女当中有不少熟悉的选手,接着吩咐道。

  “戴垒长,依照我们耀琊国的军规,男女私通,鞭打二十,裸体示众三日。”胡大可听戴本钟的声音平和,似有赦免的意思,赶紧提醒道。

  “戴垒长,挈驰国对军营里的苟合,男的断一指,女的割一鹿头。”

  凌峰这话令戴本钟全身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等几百人都起身后,戴本钟说道:“这次罚你们清扫大街十日,下次再犯,等待你们的就是严厉的军法了,都先散了吧!”

  胡大可和凌峰花了一夜的时间,转遍犄角旮旯逮的几百人,戴本钟不到一分钟就全放了。

  那几百人原本以为这次在劫难逃了,听戴垒长重重举起,轻轻放下,全都重新跪倒在地上,行了吉阔大陆最隆重的三响头。

  “胡大可、凌峰,你们也先下去休息吧!,忙了一夜辛苦了,温盈盈,拿二张一千两的银票出来。”

  “戴垒长,那什么一年津贴只要六百两就够了,我找不开……”

  凌峰接过一张千两银票,心里是既高兴但又有些不好意思。边上的胡大可也是直挠头,他口袋里只有一两碎银。

  “那就先付你们二十个月的津贴吧!”戴本钟很大气地说道。

  “硬气!戴垒长,有任务尽管吩咐我,这二十个月我把命交给您了。”凌峰回得更加豪迈。

  “谢谢!戴垒长……凌老弟说的话代表了我的心声。”胡大可说得特真诚。

  “有幸和你们一起在二界垒共事,我的职责是让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盈盈,给所有护卫都预发二十个月的津贴吧!到了一个新的环境,用到银子的地方很多。哦,你别忘了,给那两个殉难的护卫每人发一万两的抚恤金……”

  “是!”

  温盈盈尽管心里有些不舍,但回答的没有半分的迟疑。

  “多谢戴垒长!”

  十几个护卫整齐地行了个戴本钟教的新式军礼。

  “带上些肉干和马奶,你们跟我到二界垒转转吧!明玉、温盈盈,我今天中午就不回来了,大批的骆驼客马上就要到了,我得把他们都安排住下来。”

  戴本钟严格按照自己拟定的计划,开始了第一步的摸底调查。

  “本钟哥,你可要注意安全啊!”明玉见戴本钟又要开始新的忙碌,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担忧。

  “有明珠他们跟着,你们尽管放心……”戴本钟走了有几十米远,明玉才想起他还没有吃早饭。

  “本钟哥,吃了早饭再去……”明玉追了几步喊道。

  “不了,我不饿。”戴本钟还是头也不回地下了坡走远了。

  一大早起来,忙得忘了吃早饭的还有余小光和董奇郎,昨天晚上忙到半夜,简单地找个地方睡了二个小时,心里记挂着戴垒长什么,早早起床赶了过来。

  “你们来了正好,我正要找你们要人呢!”一见余小光和董奇郎,离了老远戴本钟就说道。

  “骆驼客们马上就要到了,我需要人手把沿街的店铺都清理出来。”站定了戴本钟又说道。

  “戴垒长,昨天晚上我和凌老弟就已经派人开始收拾二界垒了,不光是店铺,连那些倒塌的民房都有人在负责,您放心就是。”余小光说道。

  “昨天晚上我已经安置了一批骆驼客,今天早上过来,有不少骆驼客都已经把货铺开了,我看他们一天不做生意,手就痒痒。”董奇郎也汇报道。

  “戴垒长,您来看,这废弃的垒长官邸建在这高地上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站在这里能俯瞰整个二界垒不说,只要在旧地基上重新砌上石头墙,再把那座桥一拦一设卡,凭借这条桃花溪天然地形,就算外垒破了,这内垒还可以守一阵子。”

  胡大可指指点点的,对军事还算是个门外汉的戴本钟也明白他说的有道理,这个地形其实易守难攻。

  “昨天晚上我就已经下令了,等下会有一个营的人手过来,重新把这石头墙砌上,这样戴垒长住在里面也安全一些。”

  董奇郎看来还是个实干家,胡大可还停留在脑子里的规划,他已经在着手进行了。

  “我住的地方可以晚点建设,现在留不留得住这些骆驼客是关键之最关键。”

  戴本钟关心的是整个垒的振兴……

  但余小光和董奇郎的侧重点是戴本钟的人身安全。

  “骆驼客要留,但您的安危也很重要,这两件事情并不矛盾,内垒的建设本来就是整个二界垒建设的一部分。戴垒长,现在万千件事情的重点是尽快找些人手帮您。”

  说话的是宋雨生,他的脸颊被铁砂子打掉了一块肉,整个头肿得像个猪头。

  不听他的声音根本就认不出是宋雨生。他的建议和戴本钟的计划第二项完全吻合。

  “宋大哥,我看这件事就麻烦你了,你来帮我遴选一批堪用人才怎么样?”

  戴本钟和宋雨生有过几次长谈,发现他看问题的角度很是新颖,一些建议也很有独特性。是个跟他一起久了,能学点什么的大哥。

  “可以!但我事先声明一点,等二界垒的工作步入正规后,我还得回到现在的岗位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