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5章 富贵村接敌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012 2019.05.06 19:53

  “刀下留人!”

  余小光会然一笑,戴本钟知道自己要用到凌峰,这是给自己一个人情,他就像排练过一样及时,大声喊了一句。

  “戴垒长,大战在即正是用人之际,把这两人都给我吧!”

  其他几个副垒长也不傻,纷纷替凌峰和浦三友求情。公羊小敦对浦三友的所作所为,内心早就不满,他完全知道戴本钟的用意,这只是为了教训一下浦三友,现在见浦三友已经吓得尿了裤子,他也开口求道:“戴垒长,看在同是天界人的份上,您就给三友一个机会吧!”

  “好吧,既然大家都想留下这两人,余镇守,那我就把这两人交给你了,是杀是留悉听尊便。”

  戴本钟顺坡下驴,不露痕迹地赦免了凌峰和浦三友的斩刑。

  “多谢戴垒长、余镇守。”

  浦三友见躲过了一劫,忙不迭地就要跪下,被余小光一把托住了,由于用力过猛,浦三友双脚离地,又重重落在地上。

  死在凌峰刀下的耀琊人不止三百多人,见今天救他一命的是耀琊国的镇守将军,凌峰出于礼貌,“啪”地一声抱手,就要作揖道谢,余小光大声说道:

  “蟒蛇、浦胖子,先别道谢,我留下你们只是需要一批守城死士,你们愿意就跟我走,不愿意我把你们还给戴垒长……”

  “我愿意,但得先让我吃饱肚子。”

  凌峰本就是个死士营的低级军官,只要一开战,领受的都是九死一生的任务,把守城死士锁在城墙上,不管能不能守垒成功,都是个高风险的活儿,但对凌峰这种看淡生死的人来说,死于何种方式真没那么重要,肚子饿,马上填饱才是头等大事。

  但对浦三友来说,守城死士听上去不是个好工作。

  “余镇守,您能告诉我守城死士是干嘛的吗?”

  浦三友助理被打回到浦胖子后,说话的口气明显恭敬了许多。

  “在城墙上每隔五米就有一个守城死士,用铁链锁着,誓于城垒共存亡……像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也就是凑个人数,最多起个稳定军心的作用。”

  有点幸灾乐祸的凌峰解释得很详细。

  浦三友腿一软,当时就有些不好了,蟒蛇说得太有画面感了……原以为已摆脱了死亡,没想到是想留着他们当炮灰,挖掘利用他们身体的最后价值。

  -吗的,有朝一日老子咸鱼翻身,我让你们也当一次守城死士。

  浦三友心里想着有朝一日,嘴里不得不服软,“戴垒长,看在我们曾经在同一块场地打球的份上,您还是让我回来管运动场的事吧!”

  戴本钟听到余小光是准备让他们两个去当“守城死士”,这跟自己马上斩了他们没什么区别,他有点后悔了,觉得对浦三友他们狠了一点,但一时不好改口。

  沉思了片刻,戴本钟觉得保持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浦胖子,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说句痛快话。”余小光催促道。

  “公羊小敦,你不会见死不救吧!”浦三友见公羊躲避他的眼睛,就在两人目光交错一瞬间逮住了他。

  公羊小敦什么也没说。

  “罢了,罢了,人情薄如纸啊!余镇守,我愿意当个守城死士,先给我来一只烧鸡怎么样?”

  ……

  就在二界垒全面备战的时候,朱玉率领的特别行动大队已经在一个叫富贵村地方,发现了岸田雄之的先头部队。虽然已经是上午七点,但因为雨天雾气没有消散,能见度不足十米。

  有一个营的海盗正要开饭,一股海鲜的腥味钻进朱玉的鼻子里,他对海鲜过敏,忍不住想打喷嚏……他急忙用手捂住了口鼻,发了一声很奇怪的声音。

  贴着朱玉藏身的这棵大樟树就有一个农家院,在院子里洗漱的几名海盗显然是听到声音了,但谁都没有抬头看看。

  大樟树有个大树洞,原来有三个海盗哨兵躲在里面避雨,现在尸体已经被剥光了衣服,叠在了一起。

  朱玉原本是不想对这伙海盗发动偷袭的,但天气实在太冷了,不解决大家的御寒之物,这支一千五百人的特别行动大队,很快就会丧失战斗力。

  “院子里一共有十二名海盗。大队长,可以开工了吗?这身秋衣秋裤看上去还不错,您先换上吧!”

  说话的人叫肖玉贵,绰号叫“鬼手”,是特别行动大队第一分队第一小队的小队长,这种悄悄的活一般都是他先来一波操作。

  肖鬼手弄死三个哨兵后,第一时间换上了干燥的衣服,见伙伴们都冻得嘴唇发紫,很想替他们也尽快弄一身冬衣。

  “鬼手,别麻痹了……”

  朱玉接到的任务是烧毁岸田雄之的粮秣辎重,对这种价值不高的先遣营发动进攻也是无奈之举,他希望以极小的代价尽快结束战斗,前提就是不要惊动其他院子里的海盗,至少是越迟暴露越好。

  “知道!”

  鬼手执行过无数次这样人的任务,大队长都是不过问的,今天见大队长一脸的凝重,也是提起了百倍的精神。

  “你们几个跟我来,刀别乱捅,浸满血的衣服没人要的……”

  鬼手一挥手,二个胡乱套上海盗衣服的队员跟了上去。

  鬼手手里扣着十枚煨了剧毒的银针,大摇大摆走进院子,他还咳嗽了一声,嘴里不知嘟囔了句什么。

  院子里的两名海盗以为是站岗的三位伙伴回来了,并排蹲着刷牙的两个人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鬼手走近一名海盗,两根手指捏着一根银针在他伸得老长的脖子上轻轻刺了一下,那海盗以为是什么东西叮了他一口,啪一掌把银针啪进了自己的脖子里。

  他一下抬起头来,两眼珠子已经只剩眼白,整个身体往前倒去,跟在鬼手后面的一名队员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长头发,慢慢把他放倒在地上。

  边上那名海盗鼓着腮帮子正要漱口,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切,腮帮子上被鬼手刺了一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