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2章 好孩子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212 2019.04.19 01:02

  “他就是上次在响马谷挑落大统帅金盔的那个家伙。”

  安东子说的是三年前挈驰军千里大迂回,围歼突前耀琊国第一军的胡笳山战役,钮九天为了救援第一军,亲率十万中军驰援第一军的时候,在响马谷遭挈驰军伏击,被挈驰军一名三级将挑落了金盔……以后每一次两军对垒,挈驰军总是用一根搅屎棍举着金盔羞辱耀琊军。

  钮九天曾经发下重赏,有谁能擒获那名三级将,除颁发骑士勋章外,赏黄金二百两。

  “你确定吗?”

  那名选手一下来了兴趣,问出了梅荒也十分想问的问题。

  “我骗你干嘛?骗你我能有什么好处吗?”安东子翻了个白眼。

  每当安东子这付模样的时候,梅荒都是认输的,那选手也认为安东子说得可信。

  “行,我拼了命也要赢下他。”

  那选手把手指关节掰得咔咔作响。

  “一开始你别冲得太猛,跟着他先游完前半程,别落下太多,看到我举双手的时候,你再发力猛冲,你是第一场,现在湖水很凉,要尽量把全身的筋骨都活动到,来,我帮你拉伸一下……”

  梅荒毕竟也是个选手,他的指导自然比比钮九天的指导,更具象更有可操作性。

  “梅熊,我知道了,从折返线转身后,我一定依照你的手势行事。”

  最后一天赛事的头一场,钟若樱也很重视,一边对自己的选手窃窃私语,一边对着耀琊国这边指指点点的。

  钮九天心里牵挂着赛事,让亲兵把他抬到了小木屋的外面,见到梅荒正在指导选手,立即让亲兵们把他放下了,耀琊国观众见他们的大统帅出现了,报以热烈的掌声。

  “大统帅抱病在看着我们……我没骗你们吧!他老人家心里一定也想着金盔之辱。”

  安东子第一个看见大统帅出来了,他把子虚乌有的一件事,越说越像有这么一回事。

  “你什么都别说了,我赢不下他,任由你们处置。”选手发了狠,目光里有了凶光。

  ……

  戴本钟所在的位置已经可以看到划界的两条船……他再次看了眼天鹅湖里的那两个小黑点,深深地吸了口气,下达了比赛的口令:“耀琊国詹平,挈驰国房国强各就各位——!”

  詹平跃入水中后,领先房国强有半米多,他为了严格贯彻梅荒的战术,稍微松了下劲,让对手超过了自己。

  跟随游到折返线转身后,詹平看了眼前方,见梅荒正站在自己赛道的正前方,双手背在身后。他耐着性子跟着房国强又游了二十多米,猛然见到梅荒双手高举,就像一座石佛,一动不动。

  “狗娘养的,拿命来!”

  詹平突然大喊了一声,奋勇朝前追去。

  房国强迅疾也有了反应,开始了全力冲刺。因为詹平启动早了一拍,两人达到极速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差距,就像一条大鱼,衔着一根木棍往前平推……

  这时候比的是每一下划水的效率,打腿的效果,以及身体储备的能量。

  戴本钟见两个选手齐头并进,可以预计胜败在毫厘之间,他跳下发号台,早早等在了终点……为了更加公正,他两只手分别抓住了系着两个铃铛的绳子,并且把手调整到了等距离上。

  “为了耀琊国冲啊!”

  安东子突然大叫起来,梅荒跟着也喊了起来,耀琊国的啦啦队立马跟进:“为了耀琊国冲啊!”

  “为了挈驰国冲啊!”

  挈驰国观众不甘示弱,音量一点都不比耀琊国低。

  在一阵阵冲啊冲啊的喊叫声中,詹平和房国强几乎是同时拉响了铃铛。

  全场一下变得鸦雀无声,都在等大主裁宣布结果……

  幸好戴本钟早有准备,凭着手里震动的先后,他大声宣布道:“耀琊国詹平胜!”

  他抽出插在后背的红底狮子旗高高举了起来。

  戴本钟的权威性早在前面几十场的比赛里就已经确立,他的这一判决,挈驰国观众没有一个提出异议,只是遗憾地灰溜溜坐下……

  “大统帅,第一场我们赢了。”

  钮九天边上的亲兵第一时间把比赛结果告诉了钮九天。

  “快,抬我过去!”

  梅荒见钮九天过来,兴奋地报告到:“大统帅,我们赢了第一场。”

  “梅荒,好,很好,看来你的临场指导,一点都不比我差。”

  “大统帅,是选手游得好,我……”

  “好孩子,你用不着谦虚,早知道这样,昨天下午我就该让贤了。”

  钮九天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但听他的话,他高兴好像不是因为选手获胜,而是梅荒可以代替自己了。

  梅荒被钮九天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现在觉得大统帅一点都不可怕,反而觉得他就像自己的亲人。

  “请两国第三十七号男选手准备!”

  梅荒见戴本钟开启了下一场比赛的倒计时,对钮九天说道:“大统帅,还是您来吧!”

  “不用,不用,我相信你……你们把我抬回去吧,我有些累了。”

  钮九天被几个亲兵如飞抬来,又飞奔着抬走了。

  “第三十七号选手请你马上过来。”梅荒因为有了第一场获胜垫底,自信心一下也上来了。见大统帅如此信任自己,他只想每一场比赛都能获取胜利。

  “安东子,还是你先来几句吧……哎,安东子,你怎么啦?在想些什么呢!”

  梅荒见安东子有些走神,拍了下他的肩膀。

  “梅荒,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安东子仔细地端详了一番梅荒的脸,欲言又止。

  “我们谁跟谁啊?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梅荒一门心思在比赛上,对安东子没有和自己同步,心里有一丝的不快。

  “我说了,你别骂我……”

  安东子嘴角一咧,似笑非笑的,梅荒知道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那就别说了,第二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可是如果我不说的话,就像憋了一肚子大便,难受得很。”安东子皱着眉头,就像真憋了大便似的。

  “你叫胡大可?骠骑营的?”

  梅荒不想跟安东子继续聊闲篇,见选手到了跟前,他热情地问道。

  “哼!”

  胡大可也是一名熊级军官,而且是一名骠骑营的熊级军官,见一个半大小伙子跟自己套近乎,甚至连嘴皮都懒得动一下,只是从鼻孔里哼了声。

  安东子见这位选手游藐视梅荒的举动,一下来了气。

  “你以为你是骠骑营的就了不起吗?在赛场上,你不过是个选手,一切都得听从梅熊的指导……”

  “我输了,你们尽管砍我胡大可的头就是,又何必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