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5章 天鹅湖凉茶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138 2019.04.10 14:49

  看到上百两银子就这样撒了,灵儿大哭起来,边哭边数落她的爷爷游南山。

  “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我是不是个贪财的人,你不清楚吗?每次到镇垒采购药材,我买过一个烧饼,吃过一碗馄饨吗……凭你一个月一百两银子的报酬,除掉开销,一个月还能剩多少,我现在存点银子,还不是为了你老了的时候……”

  “住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几味草药能值这么多银子吗?其他事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事绝对不行。”

  游南山放下灵儿,对谷长生说道:“长生子,你去把那些银子退还给那些买过药的。”

  “游军医,您别难为我好吗?”

  谷长生哭丧着脸说道,刚才多了一句嘴,他已经在担心灵儿要报复他,现在游军医要他干这事,这不是要他的小命吗?

  灵儿跑到帐篷外,习惯性地想坐下,但一想到比赛日就这么三天,飞快地往保障营地跑去,不多会儿,她从营地里顶着一口大铁锅出来……

  ……

  第九场、第十场,挈驰国女选手果然连续扳回了两场,跟灵儿预测的一模一样。

  钟若樱四处搜寻灵儿,没有看见她的小身影。

  “你去找一下灵儿,我要请她和所有的选手吃顿饭。”

  钟若樱吩咐她的亲兵。

  在钮九天的推演里,前十场是己方多输一场,现在能比成平手,他是相当满意的,听钟若樱要请所有选手吃饭,他也吩咐道:“赶紧安排选手们吃午饭,标准是四菜一汤,外加一壶骆驼奶。”

  钟若樱一手拉着第九场获胜的宗敏、一手拉着第十场获胜的汤裳裳,带着选手们回到大帐篷里。

  “宗敏,你那一跳太惊人了,直接把耀琊国那女选手荡出了一丈开外……”

  钟若樱想到第九场比赛就忍不住想笑。

  “嘿,嘿,我也没想到那小娘们如此不济,但我真不是故意的。”宗敏憨厚地笑道。

  身宽体胖的宗敏和那耀琊国女选手,由于太紧张起跳全都失误了,对手起跳时脚滑了一下,原本可以跃出四米多,结果只“飞”了两米就触水了。

  更不幸的是刚浮出水面,宗敏没有控制好入水角度,猛地砸在水面上,巨大的浪花劈头盖脸把她再次淹没,正要呼吸的她,被水呛了好几下,身体被荡出很远,手脚胡乱扒拉起来,但方向全弄错了,重新浮出水面时,她莫名其妙钻到了宗敏的赛道上……

  宗敏凭着第一跳把对手封杀在十米之内,她慢悠悠地游了一个来回,取得了一场完美的胜利。

  钟若樱转头对第十场比赛获胜的选手说道:“汤裳裳,你是前面十位选手里面游得最棒的,等下吃饭的时候,你要把你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大家……”

  汤裳裳和耀琊国的边佳霞的第十场比赛,是凫水水平最接近的一场比赛,两人的身高、体重差不多,起跳、触壁等各项技术指标也相差无几。

  两人起跳入水后,途中游几乎全在一条直线上,决胜只在最后的二十米全力冲刺。

  如果没有铃铛,单凭戴本钟的肉眼,根本无法看清楚是谁先触碰,幸好他有先见之明,创造性地设置了铃铛,幸运再次站在了挈驰国的一边……

  “回禀副统帅,灵儿不肯过来吃饭。”去请灵儿的亲兵回来禀报道。

  “灵儿在干嘛?”

  “她一个人在熬药,看她很不开心的样子……”

  亲兵欲言又止,他见到灵儿的时候,灵儿其实还在抹眼泪。

  “算了,等下你负责送一份午餐过去吧!”

  ……

  下午一点,离比赛还有半小时,灵儿终于把药熬好了,不等药汁变凉,她提着一茶壶的药汁来到了看台上。

  她一眼就看见了那个上午想买药的观众。

  “小姑娘,我不要了,我已经买了凉茶……”

  那观众举了举他手里的一个葫芦。

  “我这是润喉药,不是什么凉茶。”灵儿大声回道。

  “什么润喉药?跟这凉茶一模一样……”

  一名喝过十两银子半碗药汁的观众抱怨道。

  “胡说,这药是用我爷爷的独门秘方配制的,凉茶能比吗?”

  灵儿冲那名观众翻了个白眼。

  “你自己喝喝看——!”

  感觉花了冤枉银子的观众递过来一个扁壶,灵儿第一反应是接过扁壶砸进湖里,但好奇心促使她打开盖子,浅浅尝了一口。

  灵儿的味觉一向十分灵验,凉茶的配方里多了一份糖,口感没那么苦涩,其他三味药跟自己的润喉药一模一样。

  “请问客官,你这凉茶是从哪儿买来的?”

  “就在木栅栏外,支了三口烧凉茶的大锅,买的人可多了。”

  灵儿半碗药汁都没有卖出去,飞奔着来到山坳外……山坳外人山人海,比山坳内的人还要多出数倍。

  灵儿见到一座方形帐篷前,一面杏黄旗上别着五个大字——天鹅湖凉茶。

  “是你?”

  灵儿看到那个大腹便便,药汁喝得特别慢的那个中年商人,正指挥着他的一帮手下在支大铁锅,他的凉茶摊生意好得不得了,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三口大锅根本就来不及熬药。

  那中年商人是个药材商人,被强迫到赛场来看比赛后,受到灵儿卖药汁的启发,很快就开发了一款“天鹅湖凉茶”。

  “小姑娘,买凉茶吗?请到那边排队……”

  中年商人老眼昏花,他居然没有认出灵儿来。

  “多少一壶呀?”

  灵儿不动声色。

  “一钱一勺……你是……”

  中年商人没认出灵儿,但认出那把茶壶了,茶壶上有个大大的游字,一看就是个老物件。

  “没错,是我,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灵儿强压住激动的情绪。

  “怎么啦?小姑娘,有谁欺负你了吗?”中年商人油滑得很,明知故问。

  “是你欺负我了,偷了我爷爷的配方,你利用我的天真无邪,熬出了天鹅湖凉茶抢了我的生意。”

  灵儿情绪渐渐有些激动起来。

  “小姑娘,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是个药材商人,也略懂些药性,见天热难耐,捡几味清热解毒的草药,熬几锅凉茶卖,用得着偷你的配方吗?”

  “我不跟你废话,马上停止你的不当行为,否则的话……”灵儿心里越气愤,脸上却不露声色。

  “呵呵,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不屑和你一个小姑娘口角之争,喂,你们几个还不赶紧去湖里运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