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5章 焦枯掌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133 2019.06.10 23:15

  老饕对戴善的配合显然十分满意,他也摆了个和戴善一模一样的“怀有山川”,只是他是鸡胸,就像抱着一小筐鸡蛋。

  两人耗了有半袋烟的工夫,精神高度紧张的戴善口干舌燥的,真想痛痛快快地喝一壶凉茶。

  随着戴善的喉结动了一下,老饕缓缓送出一掌“山河变色”,地面就像被刮去了三寸厚,泥土飞扬一起扑向戴善。

  戴善此刻头皮扎立,这“山河变色”是爷爷自创的招牌招式,单传到父亲,再到自己,这世上会的三人都姓戴,这老头怎么也会?

  戴善已经无暇理清这个问题,迎着强劲的罡风全力送出一掌“山河变色”。

  “砰!”

  戴善只觉气血翻涌,一股灼烧感自胸口送出,很快布达全身,戴善的双脚离地,照理应该飞出三丈之远,但让戴善惊恐的是,他的手掌和这个“糟老头”的手掌粘上了。

  顾不得右手的小拇指裂,戴善往老饕的鸡胸印了一掌,这掌是厉害招式,是云山十八掌里的“印心掌”,戴善自出道后,用印心掌取了不下百人的性命,在危机时刻,他不假思索就是一印。

  “咯咯……”

  老饕还在笑,他的右手不知道怎么了,违反人体结构从胸口里伸了出来,挡了一掌。

  “嘶……”

  戴善的右手传来一阵剧痛,他的右掌插了几十年的铁砂子,结了厚厚一层老茧,寻常日子开碑劈石根本不在话下,但现在……戴善觉得自己的右掌已经废了,软得如同一只煮烂的猪脚。

  急于脱身的戴善抬起右膝顶向老饕,他不求能要了老饕的性命,只求老饕能撒开左手……

  老饕得空的右掌就像一把切刀,在戴善的右膝上一扫而过。

  戴善大骇,右腿是顶到老饕的裆部了,但毫无气力……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到了下面,千万别怨我……”

  老饕手掌里传送出一股热流,戴善眼睛一黑,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五脏六腑在高温下,全部停止了运作。

  老饕轻轻放下已经气绝身亡的戴善……

  “老饕,我要人头!”

  岸田雄之不知道戴善已经死透,他大声提醒老饕践约。

  “我老饕从不对死人下手……”

  老饕一抬腿,把戴垒的尸体踢到了岸田雄之的面前。

  范人可见戴善落下风,急忙赶了过来……肖玉贵和鲁山耀也走到了前面,一见软绵绵的戴善脸着地一动不动的,知道已经挂了。

  几个人全都愣在了原地……戴善的功夫不在三人之下,只过了三招就被人轻松结果了性命,面前这个糟老头的武功深不可测,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大哥,怎么停下了?没石头了吗?”

  老饕的目光落在了范人可的身上。

  “老范,我们一起上……”

  肖玉贵休息的时候,接到了补给,他的兜里现在有数百枚银针,说话的当口,他左右手各抓了一把。他担心范人可一时冲动,上了糟老头的当。

  肖玉贵和鲁山耀都明白,凭范人可一个人是赢不了对面这个糟老头的。两人一左一右站在了范人可的身边。

  “你们还要不要脸了?想以多欺少吗?”岸田雄之大声喊道。

  “你们也可以上人啊!格斗赛不允许三打一吗?”

  范人可有了肖玉贵和鲁山耀两大高手的助阵,心里不再发虚,如果三人还斗不过一个,那就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了。

  “你们都退下吧!让我来会会老饕兄弟。”

  游南山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三人的身后,刚才老饕露了两手,游南山知道就算三人联手也不一定是老饕的对手。

  游南山只所以到现在才出头,是他刚才和余小光交流了几句,他想自己羁绊住这个海盗队的第一高手,让余小光带人一起掩杀过去。

  “你是谁?”

  老饕见游南山口气不小,眯着眼扫了下游南山。

  “大良造,我拿这老头的脑袋抵这个丢石头的脑壳行吗?”

  老饕转身跟岸田雄之商量起来。他根本就不在乎把整个后背露给对手。

  “最好是把他们几个的脑袋都取了。”岸田雄之贪心起来。

  “那不行,你只付了两个人头的银子,再说了,你也是知道的,我这人一天最多只取两个人头的……”

  老饕对岸田雄之有些不满意了,同样的话他已经和岸田雄之谈过多次。

  “老饕,您就破个例吧!取了这四人的脑壳,出笼子后你跟我回大本营,只要你拿得动,你拿多少金子都行……”

  岸田雄之许愿道。

  “大良造,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破例多杀几个人其实也不是不行,最关键是你得付现银……”

  老饕就像是在菜市场跟小贩讨价还价,根本没把游南山等人看成是活生生的人。

  “老饕,你以为你的焦枯掌是天下无敌的吗?”游南山大声喊了一句。

  老饕慢吞吞地转过身来,就像一只树懒般迟缓,借着转身的机会他的心绪转了无数圈。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焦枯掌?”老饕诧异地问道。

  “般上旭是你什么人?”游南山见老饕默认了自己使的是焦枯掌,没有回答老饕的问题反问道。

  “你认识我师傅?”

  老饕心头一震,他耽误回山的日期后,浪迹在外五年多,第一次被人识破身份,他有了一种逃跑的冲动。

  “岂止认识,他照辈分还得喊我一声师叔呢!”游南山并没有吹牛,般上旭的师傅莫老九确是自己的师兄。

  “你想干什么?”

  老饕的心绪已经乱了,不管这老头说的是真是假,被师傅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一定会下黄绢必杀令的。

  “你师傅知道你在帮海盗杀人吗?”

  游南山阅历丰富,见老饕面有惧色,照着自己的节奏继续盘问道。

  “我不是不想回去,只是耽误了回山日期,我不敢回去,我总得生活吧,我只是想多赚点银子而已……”

  老饕从小在山里长大,因为长相出奇,很少有人会跟他聊这么多,他憋了五年了,今天终于有人听他倾诉了。

  “你师傅般上旭是我师兄莫老九的关门弟子,你的事不大,只要你不再帮海盗杀人,你的事包在我身上。”

  游南山明白,如能劝这个老饕收手的话,赢下这场格斗赛可能性就会大增,他又补充了一句,“你应该是个吉阔人吧?怎么能帮海盗杀人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