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4章 梅中将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820 2019.04.20 06:49

  “大统帅,我们赢了最后一场……”

  梅荒拉着韦琴朝钮九天跑来,坐在椅子上钮九天张开了双臂,梅荒双膝跪地一头撞了进去。

  不是站在椅子背后的两位亲兵早有防备,三个人就一起跌倒了。

  “孩子,我看见了,我看见大主裁手里的旗帜了……”

  钮九天老泪纵横,滚烫的泪水滴在了梅荒的后背上。

  梅荒跑过来的姿势,连钮九天自己都看出来了,太像自己了,很明显的外八字,这孩子不是亲生的,还会是谁生的?

  ——我终于有后了!!

  “孩子,我要重重奖励你,我升你为中将……”

  “啊——!”

  梅荒一下愣住了,嘴巴张得老大,中将是他梦都没有梦到过的军级……那个和挈驰国铁锤郎对战的刀疤余——余小光用全身的刀疤才换得一个中将,他三十一成为中将,已经是耀琊军中的传奇,梅荒才十五岁,前几天刚升到熊级,现在又升三级,难怪他长大嘴巴,半天都合不拢了。

  “梅中将,还不赶快谢谢大统帅!”

  安东子理想远大,他经常梦到自己成为了耀琊国的大统帅,这种好事如果突然降临他的身上,他是不会发懵的,在这一点上,他明显比梅荒要成熟的多。他见梅荒难看地张着嘴,赶紧提醒他,只怕钮九天反悔似的,好朋友当了中将,他相信不用多久,他的军级也会噌噌往上的。

  “不是,大统帅,是她……韦琴赢的比赛,我这样不太合适吧!”梅荒是个老实人,他觉得对自己的奖励有点太过了。

  “不过是一个中将而已,在我们耀琊军中,中将不会少于三百人,多你一个没什么不合适的,你要尽快完成角色转变,梅中将,今后还有更重的胆子需要你来挑……”

  钮九天拍拍梅荒,示意他站起来,接着说道:“当然,这位姑娘能顶住压力赢得比赛,我也要重重地奖赏,你尽管说,你喜欢什么?”

  “大统帅,我不需要银子也不需要军级,我的奖励已经早就和梅中将说好了……”韦琴红着脸说道。

  “是吗?能说出来我听听吗?”钮九天一下来了兴趣,他是过来人,韦琴的神情已经把她的内心想法透了个底朝天。

  “韦姐,刚才我就很想问你了,我还是刚才那句话,只要我做的到的,我一定答应你的要求。”梅荒这时才发现他一直拉着韦琴的手,他赶紧松开了。

  “……到时候我再跟你单独说。”

  韦琴就算再胆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韦姑娘,你是想要梅中将这个人吧?我猜的没错吧?”钮九天就是这种人,他说话一点都不分场合。

  “啊!”

  梅荒的嘴再次张得老大。

  “大统帅……”

  韦琴的脸一下红透了,就像踩烂了一筐西红柿,大脚趾头差点没把看台抠出一个洞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替梅中将答应你了,你们两个今天晚上就成婚,也好早日替我……们耀琊国添一个男丁。”钮九天显得那么的迫不及待。

  “我一切都听大统帅的。”

  韦琴的声音宛如蚊子在叫,但现场的人全都听清楚了。

  “大统帅,我这事,我至少得先问问我娘,韦姐,咱们这事再等几年好吗?”

  梅荒没想到大统帅会管得如此具体,今天晚上就要成亲,那也太草率了点。

  “梅中将,我几天前就已经派人去接你娘了,我相信她一定会同意这门亲事的,既然缘分来了,又何必再等几年?梅中将你不用担心,你的婚事,由老夫替你来操办,你只管进洞房就行了,嘎嘎……”

  钮九天干巴巴地笑了一声……

  梅荒如坠云雾里一般,娘是个瞎子,大统帅何故要大老远把她接来?这事可以不计较,但总得事先跟自己通个气吧?

  安东子捅了下梅荒的后背,他的意思梅荒自然明白,他右手举到胸口位置,捶了下心脏部位,向钮九天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多谢大统帅!”

  钮九天见戴本钟向自己招手,“大主裁找我了,快抬我过去……”

  “恭喜了,梅中将,恭喜了中将夫人。”

  安东子向梅荒和韦琴两个人抱拳恭喜道。

  “别闹了,安东子……”

  梅荒有太多的事没有想清楚,见安东子打诨,他皱了皱眉头,他的这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韦琴一下有了反应,“梅荒,你如果觉得为难或不喜欢我,我可以去跟大统帅去说,我们的婚事可以作废……”

  “不,不,韦姐,不,韦琴,你别误会,我想到我娘了,不是那什么……”梅荒结巴起来,就恨少了张嘴。

  韦琴噗嗤一声笑了,转而又很严肃地说道:“梅荒,我爹叫韦九命,天龙帮的总舵主,底下的徒子徒孙何止万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向我爹求亲,我都没有答应……我嫁给你,你别以为是我高攀于你。”

  “岂敢、岂敢……是我高攀了,是我高攀了。”

  梅荒没听说过韦九命的大名,但听说过天龙帮,他知道天龙帮是耀琊国最大的帮派,镇上有个天龙帮的小头目,在镇上连镇长都不放在眼里,他没想到韦琴居然是总舵主的千金,他对韦琴是由衷地敬畏。

  “你知道就好,那我先换衣服去了……”

  韦琴只穿着三点式,在梅荒面前一只手要护着胸,一只手要护住下面,这姿势让她很是别扭。

  “你请,你请!”

  不是安东子捅了下梅荒的腰眼,梅荒就要弯腰了。

  见韦琴走远了,安东子埋怨道:“梅中将,你现在好歹也是个中将,是个有身份的人了,你何必对这么个江湖子女表现得如此卑微,我看你至今还没忘了喂马那个身份。你这样惧内,今后怕是没有好日子过……”

  梅荒呵呵一笑:“你没听见,她爹是天龙帮总舵主吗?我可不想惹她。”

  “总舵主怎么啦?你有大统帅罩着你,你不用怕任何人……哎,梅中将,你真不想知道在胡大可比赛前我想跟你说些什么吗?”

  安东子虽然嘴里一句一个梅中将,但他根本没把梅荒当成真正的中将。

  安东子这么一提醒,梅荒也想起来了,“我还是那句话,有屁快放!老子今天晚上还要成亲……我这样说话,像中将了吗?”

  安东子也笑了,“最好说话别带老子老子的,会让别人认为你年少轻狂……梅中将,你有没有想过大统帅为什么要一再提拔你?”

  “……因为我赢了比赛呗,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梅荒自己也觉得这理由不够充分,赢得比赛的又不止他一个,眼前的这个安东子不也赢了比赛吗?但实在想不出其他理由来。

  “我看你像一个人?”安东子试探道,特意压低了声音。

  “像谁?你说是大统帅吗?”梅荒想从安东子的眼睛里尽快找到答案。

  “没错,就是大统帅,你自己一定不知道,我可观察好长时间了,你们俩走路的姿势特别像……”

  安东子学了两步梅荒的外八字走路,还别说真有八分像。

  “找死,我走路有这么夸张,这么难看吗?”

  “我不是开玩笑,说正经的,我觉得钮九天有可能是你的亲生父亲……我想来想去,只有这一个合理解释了。”安东子终于把老早想说的话说了出来,心里一阵轻松。

  “胡说八道,我娘跟我说过无数遍了,我父亲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上战场牺牲了,我娘会骗我?”梅荒有些恼怒。

  “梅中将,你知道的,我的预感一向挺准的,我杀第二个耀琊兵的时候,躲在草垛里二天二夜,我就算准有落单的耀琊兵会抄近路走那条小路……你娘不是过几天要来了吗?我劝你再找你娘问问,或许另有隐情也说不定。”

  “好了,这个话题我不想谈了,我也不准你再跟我说这事,要不然……要不然我就把你调回斥候营继续喂马?”

  事关娘的清白,梅荒见安东子对这事兴致勃勃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一团无名火,转身就走……

  “梅中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我告诉你,中将就得像你刚才这样子说话……”安东子追了上去。

  “安东子,我发现你他妈的好贱……”

  “完了,完了,眨眼工夫你又回去了,粗话不离口,又像个狼级军官了。”

  梅荒和安东子两个人一起憋不住,大笑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