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章 肆意人生这一回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116 2019.05.04 23:59

  “余镇守,我们要守到几天左右能等到援兵到达?”

  戴本钟问道,现在海盗人数又增加二倍,守垒的难度增加的可不止两倍。

  “估计半个月都无法赶到二界垒,原本能指望附近的垒能支援我们,现在他们自身难保,只能等钮统帅和钟副统帅他们接到我们的求救信后,指挥大军反转,应该在半个月之后。”

  余小光第一次感到肩上的重担无比沉重。

  风把门帘吹开了一角,吹得火盆里的炭灰一下飞到了空中……但没有一个人移动身体躲避灰尘,极度压抑的气氛让人对身边的事物都变得迟钝起来。

  “本钟哥,要不我们撤吧!”

  温盈盈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你……”

  戴本钟愤怒了,像火山熔岩找到了排泄口,倾斜而下:“要撤你们撤,哪怕只剩我一个人我也要留在二界垒。温盈盈,我允许你可以随时离开,永远也别回来了。”

  戴本钟抓起一个茶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但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铺上了厚厚的羊毛毡,那杯子居然没有碎,滚了十来滚后,砸在了温盈盈的脚背上。

  “哎哟……”

  温盈盈蹲在了地上,明玉见戴本钟动了真火,赶紧过来扶着温盈盈进到里屋去了。

  大家从没见过戴本钟这个样子,谁还敢轻言一个退字。

  “从明镜垒到二界垒快马加鞭也要二天,岸田那龟儿子如果要等攻打平安垒的那伙海盗和他会合,又要两天,加上今天天降大雨,赶到二界垒至少也要五六天时间,我们要好好利用这个空档期……”

  余小光心里已经有了个成熟的方案,正要把计划说出来,没想到这木屋里有一个人已经领会了余小光的意思。

  “戴垒长、余镇守,末将愿意带兵到桑嗒河一线阻击海盗,就算不能阻挡他们向二界垒进军,但拖延他们二、三日还是有把握的。”

  说话的是宋雨生副垒长……

  受到宋雨生话的启发,李大源也站了起来,“末将也愿意带兵到一线天山谷节节抵抗来犯之敌,只要我们能坚持个十五天左右,岸田雄之这个混蛋说不定就自己退了,他一定会担心被我们的大部队合围在二界垒一带……”

  “对,这办法不错,我们不能保证守住二界垒,但我们只要开动脑筋,跟岸田雄之周旋个十来天还是有把握的。”

  一向稳重的姬大狗也表示了赞同。

  戴本钟的目光扫过余小光和董奇郎。

  “军事上事由余镇守负责,我听他的……”董奇郎不是个糊涂人,他清楚自己适合带一营人冲冲杀杀,在运筹帷幄上跟余小光差得不止一个级别。

  余小光把丑脸转到了戴本钟这边。

  “余镇守,你就大胆指挥吧,只要我们众志成城,四十万也没什么可怕的。”

  戴本钟只觉得热血沸腾,他甚至都有点庆幸穿越到了吉阔大陆,没有这次奇遇,这辈子哪有机会纵横疆场,肆意人生这一回。

  “宋雨生听令,你带上三个火枪团于今天晚上九点秘密出北门,争取九月十号晚上到达桑嗒河布置伏击阵地,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在延缓敌军进军速度的同时,要尽量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把他们给我带回二界垒。”

  余小光当仁不让开始下达作战命令:“李大源听令,一万轻骑兵全归你指挥,在这次碰头会结束后,立刻全垒戒严,争取把其他七个组的奸细一网打尽,把重点放在北门、西门和东门,把所有试图混进垒内的第一波海盗擒获,别弄伤了他们,到时候我要组织一批敢死队。”

  “姬副垒长,集中所有力量,争取把大豁口缩小到一里,宽度太大,要实施我们的计划,在兵力上有点捉襟见肘。”

  “戴垒长,您也有个任务,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早中晚都尽量在二界垒露个脸,您坚持留在二界垒,对所有军民都是极大的鼓励。”

  “好,大家都分头准备去吧!”

  戴本钟第一个站了起来,“明珠、舞水你们跟我到街上去,看看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

  短暂高效的碰头会很快结束了,这时风更大,雨更猛烈了。

  戴本钟为了让人看清楚自己还在二界垒,坚持没有披上蓑衣,戴上斗笠,第一站来到了灵儿的凉茶园。

  天气的急剧变化,让灵儿的赚钱计划处于停滞状态。

  大家都快冻死了,谁还会掏腰包买碗凉茶喝喝?灵儿和谷长生今天一大早就已经熬好了三大锅的姜茶,等着有人上门开张。

  “灵儿,煮什么呢?闻着挺香的,是姜茶吗?快,给我来一碗。”

  戴本钟进到园子,见灵儿和谷长生两个人在一座简易木屋里搭了个简易的灶台,因为柴火被打湿了,滚滚的浓烟和白茫茫的雾气混在一起,三米开外根本就见不到人影。

  “戴垒长,是您啊!稀客,稀客。我这就给您来一勺御寒去湿的暖胃茶。”戴本钟的出现,让灵儿重新燃起了希望。

  “几两银子一碗?明珠,你带散银子了吗?”戴本钟想用实际行动支持一下灵儿,看她这里毫无人气,生意差不多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戴垒长,我们是朋友,我怎么能收您的银子呢!”

  接过灵儿递过来的热姜茶,戴本钟只喝了一口,只觉一股暖气从腹内传到了四肢百骸。

  “好姜茶,够热烈,这应该是加了辣椒吧!我都冒汗了。”

  灵儿不知道戴本钟穿着全大陆最保暖的龙鳞衣,以为是戴本钟为了逗自己开心,故意夸大其词,她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灵儿,你怎么只有一口铁锅啊!我要你开足火力全力熬制,你的灵儿牌姜茶我包了,我要给每个工地都送几锅热姜茶去。”

  戴本钟见灵儿的姜茶效果确实不错,也是突发了此念头,什么地方人最多?除了工地上,现在连骆驼客们都关门歇业了。

  “我说怎么昨天晚上梦到喜鹊闹喳喳的,原来今天一大早有贵客上门了。”灵儿强压住内心的激动。

  “戴垒长,不瞒您说,这个姜茶的配方还是爷爷告诉我的,那辣辣的不是辣椒,是一种您不认识的草药,虽然没有您说的冒汗功效,但确实能起到御寒作用,大铁锅不成问题,您没看到那墙角上不是还有九口吗?”

  戴本钟透过雾气,果然看到高高一摞大铁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