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主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0章 神力就酒

大主裁 古月天龙 2116 2019.04.18 00:05

  “钮九天,你磨蹭什么呢?”

  钟若樱接到密报,父王初夏得的痢疾,到了夏末越发厉害了,这段时间已经下不了床,钟若樱急于赶往金鹰垒,只盼天鹅湖的赛事能早点结束。

  在小木屋门口,钟若樱被钮九天的亲兵挡住了。

  “九公主,请您留步,十分抱歉,大统帅现在不方便见您!”

  “滚开!”钟若樱厉声喝斥道。

  亲兵见九公主动了真怒,有些尴尬地嘿嘿陪着笑,轻轻说道,“九公主,真不是我们几个挡您的大驾,您听——!”

  钟若樱侧耳一听,脸一下红透了。声音里除了钮九天大呼小叫的声音外,还有几个女选手做作的要死要活的声音……

  ——要死,还要不要脸了……真他吗是个骚猪公……

  钟若樱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赶紧退了回来。

  “本钟哥,借你的金哨子用用。”钟若樱不等戴本钟同意,从他的脖子上取走了金哨子。

  几名亲兵见惹不得的九公主去而复还,她的后面还跟着大主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顿时紧张起来。

  “九公主……”

  “㘗、㘗、㘗——!”

  钟若樱对着小木屋不由分说吹响了哨子。

  “九公主,使不得,使不得,我们求求您了……”

  几名亲兵吓得脸都白了,打扰了大统帅的好事,他们很清楚结果是什么。

  “比赛提前了吗?”

  钮九天拉开一条门缝问道。

  “钮九天,你在忙什么呢?”

  钟若樱鄙夷地问道。

  “别进来,别进来……我可什么都没有穿。”

  钮九天没想到钟若樱和戴本钟会到耀琊国的小木屋里来,“砰——!”地把门关上,一迭声地喊道。

  “钮九天,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胡搞,你也太没有克制力了吧!”

  钟若樱有意出钮九天的丑,大声说道。

  “谁没有克制力了,吗的,你去问问那个鬼丫头,她给我吃什么药丸了,我……我……我不这样,我就要死啦!你要不信,你问问小戴,他也吃了神力丸……”

  钮九天委屈地大声回答道。

  “钮大国舅,是你自己向我讨的,我可没有收你一两银子。”

  灵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见钮九天有埋怨自己的意思,赶紧辩解道。

  “小戴,时间到,你正式开始就是,先别管我了,吗的,真是邪门……”

  小木屋又响起女选手肆无忌惮的叫声,戴本钟赶紧拉着灵儿跑开了。

  “想不到这神力丸药力会如此凶猛,看来要作些调整……大主裁,等我下一批药丸搓出来,你再帮我试吃几颗可好?”

  灵儿嘀咕道,戴本钟只想把灵儿尽快带离少儿不宜的木屋,压根没听清楚灵儿在说些什么?

  “你说什么?”

  直到回到起跳台附近,戴本钟才松手。

  “我说下批药丸,你再帮我试吃几颗行不行?”

  灵儿满以为戴本钟会很痛快地答应,没想到戴本钟一个劲地摇头:“灵儿,这药丸我可不敢再吃了,你还小,你还不懂……”

  “我不懂?你有明玉姐和盈盈姐,你还怕吃神力丸?”

  戴本钟一时无话可说了,灵儿知道的东西远比他想象的要多得多。

  “灵儿,你还是饶了我吧!”

  灵儿还要游说戴本钟继续当她的神力丸的体验者,远远看见爷爷走了过来,下意识地躲到了戴本钟的身后。

  “本钟哥,我们不等他了,马上开赛!”

  钟若樱的一颗心早就飞回到父王身边,真的有点焦急了。

  “钟公主,离正式比赛还有二十分钟,我保证准点开始……”

  “灵儿,你过来!”

  游南山手里拿着一个小瓷瓶,厉声喝道。

  “游军医,灵儿还是个孩子,您可千万别吓着她……”

  戴本钟看到游南山手里也有个小瓷瓶,多少也有点明白他的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了。见灵儿躲在自己身后,赶紧替她求情。

  “大主裁,你是有些事不知道,其他事我都可以不管,但这事不管就要出人命了。”

  游南山平时话不多,此刻一着急,满嘴喷水。

  “游军医,也没那么严重,我刚才就吃了几颗那小瓷瓶里的药。”戴本钟笑着说道。

  “什么?真该死,灵儿,你跟我回去。”

  游南山使出飞天神技的一招“虚蹑太清”,没等戴本钟看清楚,灵儿已经被他抓到了手上。

  “九公主,救我!您答应过我的……”灵儿大喊。

  “游军医,数万人看着呢!再大的事,也请您慢慢说……”

  钟若樱就算没有答应过灵儿帮她跟爷爷说神力药的事,见到灵儿要吃苦头,也会挺身而出的。

  “九公主,你是不知道,灵儿她偷偷配制了虎狼之药,到处兜售,再不给她点厉害尝尝,今后怕是要闯出大祸来的。”

  “这事我知道,灵儿和我说了,也和钮九天说了,我们都同意了的……”

  “啊!?你们是不知道这药力太过厉害,难就难在要根据每个人的不同体质,量身施药,过量了会有生命危险的,连我都不敢轻易出方子,唉……”

  游南山绝不是危言耸听,他怕钟若樱不相信,干脆把什么都说了出来,“幸好灵儿和那个牛焕阳配制药丸时,由于少了一味药,牛焕阳选用了替代品,要不然今天就已经出事了,我的帐篷里,今天早上已经送进来十几位吃了他们这神力丸的病人了……”

  “爷爷,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你还嫌事闹得不够大。”

  游南山实在忍不住了,举起手来就要打灵儿,被眼疾手快的钟若樱一把拉住了。

  “游军医,钮九天吃了一大把,也没见他怎么样,您是过于小心了,我看灵儿的药挺不错的……”

  “你说什么?钮九天吃了多少?说……钮国舅吃了多少?”

  游南山手一紧,灵儿一下大哭起来。

  “也没几颗,大概是二十几颗……”

  灵儿边哭边交待道:“只是他用马奶酒送服的,药力发作的快了点。猛了点……”

  “完了,完了,神力就酒,小命立时没有……各位,请问现在钮国舅身在何方啊?”

  游南山只觉大难临头,脑袋嗡嗡作响,就像一群围着牛粪打转的苍蝇在他周围吵闹。

  “在那边的小木屋里……”

  戴本钟话音未落,游南山施展一招“火燎荒草”,人已经到了小木屋的门口,他一脚踢开了小木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