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血色宋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 立威

血色宋殇 森外 2388 2018.01.13 10:00

  “队长,您看这个。”孙二狗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拿手举着火把,另一手里抱着一个古代编钟模样的东西,在火光下隐约还能看见上面刻着纹路。

  “队长您说三刻钟,现在已经过了半刻。”孙二狗很殷勤的指着一条模模糊糊的刻纹说道。

  借着火光赵君仔细看了看,看来是古代的沙漏,不过里面却装着水,漏壶底部侧面似乎还渗着水,漏壶中间放着一个漏箭由漏箭上正指示着刻度。

  “三刻钟以后叫我。”赵君也懒得仔细研究刻度,他似乎在网上看过宋代的一刻好像少于15分钟,但是具体多少却不清楚。

  吃完饭的士兵们陆陆续续出来,伍长作为头排到了第一个,赵君冷冷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队伍,发现原来是百姓的士兵来的反倒早,而那些老兵却磨磨蹭蹭不肯站好。早些出来的高培有些急了想去催促下,却被赵君一把拿住示意他站着别管。

  “三刻时间到!”孙二狗大声说到。

  “各个伍长出列,报告自己队伍人数!”赵君的一脸漠然的说道。

  “第一伍全到!”

  “第二伍也全到。”

  各个伍长边清点这自己的人数边大声喊道。直到报道第九第十伍长,却没人应声。赵君一看,队伍最右边的两列只是稀稀拉拉站着几个人。

  “第九、第十伍长?!”赵君提高了嗓门。

  “哎......来了,来了,”只见四个人匆匆从营房跑了出来,为首的正是刚才那个粗壮的伍长。“押队,饭吃有些多,我们大伙都去茅坑,茅坑有太少,这不才拉完屎,屁股还没擦干净。”那个伍长嬉皮笑脸的说道,“要不让你瞅瞅?不过我可有点怕羞。”说着那个家伙作出一副忸怩的样子对着大伙挤眉弄眼,引得一阵哄笑严肃的气氛荡然无存。

  “够了!”赵君突然一声大喝,顿时镇住了全场的士兵。

  “延误军机,顶撞上司,依照军规该当何罪?!”赵君没有看那个伍长,而是目光扫过前面站的一排排士兵。全场一片寂静没人回答。赵君也不担心,对士兵的惩罚他早让孙二狗偷偷问了一些老实的老卒,现在不过是看看士兵们的反应而已。

  “回押队的话,按照大宋军律,延误军机,鞭二十,顶撞上司,鞭二十!”一个黑黑瘦瘦的士兵走了出来,目无表情地看着赵君。

  “你叫什么名字?”赵君心里一乐,没想到还真有出头的。

  “陈宝才,第三伍伍长。”

  “好!你现在你开始你就是我们押队的军法官!你们第三伍就是军法队,我命令”赵君顿了顿,指着前面的几个人大声喊道:“按照大宋军律,每人鞭刑四十,伍长作为长官,带头违纪,追加十鞭立即行刑!”

  “你敢!”那个粗壮的伍长没想到赵君竟然说翻脸就翻脸,大吼一声从腰间抽出了腰刀,旁边三个人也纷纷抽出到来指着赵君。

  “找死!”赵君冷冷一笑,突然向前一欺,左手抓向对方的右腕,右手挥掌狠狠切向对方的脖子右侧大动脉处,顿时听“敢在我跟前搞近身搏斗,纯粹是找死!”赵君心里冷哼一声,看着呆若木鸡的众人,对着陈宝才大声喊道:“还不快行刑?!”陈宝才也赶紧反应过来招呼自己的第三伍几个人向那个几个人围了过来。

  看到躺在地方不知死活的伍长,其余几个人早就吓破了胆,哪敢才反抗乖乖放下武器,被人两三下脱下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就在院子里打了起来。

  “啪、啪”皮鞭声和惨叫声混合在一起,听起来是那么凄厉,围观的士兵看着着一切,一个个默不作声。他们看着赵君的眼神里面也带着一丝敬畏。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赵君看着眼前的一切依旧是一副漠然的样子,俗话说慈不掌兵,现在是非常时期自己又是孤身一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时空,如果很快控制一直属于自己的队伍那么将寸步难行。

  不过让赵君感到奇怪的是,自己在这里行刑早就惊动了周围其他营房的人,他只看到有几个人探头探脑看了这边发生的事情边回去,怎么吴大柱不出来询问?那比自己还高一级的都头也不出来看看?想到这里他感到一些纳闷。不过没人干涉是最好不过的结局了,赵君对今天的情况非常满意。

  行刑完毕,赵君叫人把打的屁股上血肉模糊的四个人抬了下去,吩咐士兵找军医治疗。这才又扫视了一遍站的整整齐齐的队伍,开口大声说道:“各位弟兄们,刚才一幕大家都看到了,我不管你们以前是军人还是百姓,从现在开始都是大宋禁军,都是我第五押队一员!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六个字,赵君顿了顿加重的语气:“忠诚!纪律!服从!”

  “听到没有?”

  “听到了!”士兵们大声喊道。

  “我刚才要求什么?”赵君故意大声询问。

  “忠诚、纪律、服从!”

  “很好”赵君满意地点点头又说道“我如果触犯军规,自有都头、营指挥使惩处,毫无怨言。同时你们触犯军法,绝不轻饶!只有这样我们团结如一人,我们才能战胜金狗!”说道这里赵君缓和了一下口气:“刚才吴指挥使奖赏了我是十贯钱,我一份不剩全部分给你们,不论军官还是士兵全部平均分配!而且从此以后,只要我赵君的兵,我绝对不克扣任何人的军饷!”

  “嗷......”听到赵君这句话,士兵们哄然大叫起来,那些原来是百姓的人到没什么,但是老兵们却满脸放光,他们第一次发现竟然还有这样的长官!在大宋,吃空饷,克扣士兵的军饷,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士兵们也都习以为常了,而这个新上任不久的军官不但不克扣自己的军饷,反倒把自己的分给他们,就是刚才带兵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但也是无关紧要了。

  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赵君在后世网上看的多了,料想会取得显著效果,微微一笑向站在最后面的钱三财招招手:“你过来,分钱由你负责,记住,不准贪污,必须公平!”

  “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好。”钱三财心里一阵高兴,自己这幅模样在军队里肯定是受欺负的份,心里正在担心,没想到赵君给自己安排了这个活。自己的地位马上会高起来,而且得到赵君的信任说明咋是长官的亲信啊。队伍还没解散,吴大柱就派人来给每个士兵手上刺字,虽然赵君有些反感,但是只能接受,心里庆幸幸亏只是在手背上刺字,如果像别的队伍士兵要在脸上刺字,自己只好准备溜之大吉了。

  很快到了睡觉时间,赵君本来有自己一个单独的小屋休息,但是他拒绝了。虽然他并不想在自己的队伍里实现后世的那种官兵平等—毕竟现在是封建时期,人的贵贱高低就是取决于身份,但是他必须作出一些亲民的措施,况且从今天中午到现在发生许多事情,赵君急需和赖布衣商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