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烬山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张显的动作

烬山河 萝卜不吃素 2091 2020.05.23 18:13

  宫中御花园内,张灵萱一脸忧愁,张显陪着张灵萱在散步解忧,走到一亭子中两人坐下。

  张灵萱哀愁的叹息:“自从安儿做了皇帝,我总是担心会出事,虽是一国之君,但他还只是个孩子,竟会有人对他下毒……”

  “姐姐,我觉得这事定是朝里人所为……”

  “为什么这样说?”张灵萱有些讶异的看着张显。

  张显认真道:“姐姐你想想,我这外甥若是死了,这朝中得利的人会是谁?”

  “你是说……李清源?他当初不想坐这皇位……这……不可能吧……”张灵萱细细一品之后,不信道。

  “可能他当初只是想在百官,和天下百姓眼中树立个圣贤的形象……”见自己的姐姐也不信,张显又继续说:“好,就算他没有那个心思,可是朝中的百官呢?那些官员有一大半都希望他做皇帝,难保有人会下毒手,到时候我外甥被毒死了,这帝位他李清源不当也得当呐……”

  张显后面说的话让张灵萱心中后怕,这要真是有人想拥李清源登上帝位,那自己的孩子就算这次侥幸不死,以后也会再次惨遭毒手,而朝中的大臣也不可能全部除尽。这一刻,张灵萱的心动摇了。

  安平王府

  李清源和刘安正在回廊中便走边谈。

  “皇上中毒这件事宫里面查无线索……”

  刘安跟在身旁似乎想到了什么:“既然宫里查不到,那可以从宫外开始……”

  李清源有些疑惑:“你的意思是……?”

  “可以从运送食材入宫的人着手……”

  “对啊,既然宫里查无线索那就是这送食材的人出了问题。”李清源恍然大悟。

  两人往前走了几步,发现时夏正一个人坐在石阶上,望着天上的明月,李清源和刘安走了过去。

  “你在看什么呢?天气变冷了,可别冻坏了……”李清源坐到时夏一旁。

  “清源哥哥……刘公公……”时夏立刻打了招呼,随后又问到宫里的情况:“皇上他怎么样了?若有需要我的地方,清源哥哥可以带我去,别忘了我也在爷爷身边学过医……”

  “嗯,知道你们关系好,不过现在他已没大碍了。”

  李清源看着眼前早已不是以前少女模样的时夏,记得以前时南交托帮她找户好人家,自己这些年因为繁忙,有时候记起却又给忘了。

  “时夏啊……”

  “怎么了,清源哥哥……”

  “你今年二十有一了吧……”

  “嗯……”

  “是我不好,忙碌朝中的事经常到夜里,把你给忽略了,你爷爷曾说过要给你找户好人家……,来洛阳的这些年里你可遇到了喜欢的男子?若是有,清源哥哥便给你主张了婚事……”

  时夏脸色一红,看李清源的眼神都变得不自然起来,连忙道:“不,夏儿不想嫁人……”

  李清源一脸疑惑:“哪儿能不嫁呢,到时候再成了老姑娘,哪儿还有人敢要?你爷爷的嘱托……”

  “那你呢?”时夏反问道:“你还不娶别的女子,是不是心里还放不下太后姐姐?”

  被时夏这一问,李清源被问懵了,一时语塞。

  “你看吧,你心里还有太后姐姐……好啦,我回去休息了……”时夏怕再被问到婚嫁的事,赶紧躲掉。

  李清源一声苦笑,时夏的话说到自己心里面去了。是啊,这么多年了,她成了自己的皇嫂,成了太后,但是自己心里还是放不下她,想要留在朝中也是因为她。

  刘安看着时夏离去的身影:“老奴看呐,这夏儿姑娘可能有喜欢的人了……”

  “谁?”李清源漫不经心的问道,却在想自己的事。

  刘安直盯着李清源的脸看,那意思就是在说“就是你”,李清源忽然看向时夏刚才离去的方向质疑了自己起来。

  深夜里,李清源喝酒了,而且醉得一塌糊涂,房中的地面和桌上酒瓶都杂乱得七七八八的。门边的刘安有些同情,无奈的摇了摇头。

  第二日,队士兵在郊外找到了村子里的一户农家户,这户农家的主人是负责运送进宫的食材的。

  士兵冲进屋中进行搜查,却空无一人。

  “大人……里面没人……,火也是灭的,应该是逃走了……”士兵向统领回复

  统领不甘的下令:“走!”

  不远处的竹林中冒出了张显的身影和负责宫中巡查的侍卫统领。见这些士兵扑了个空,张显脸上十分得意。

  张显对身旁的侍卫统领赞赏道:“得知李清源要派人来抓人的消息,便立刻通知了我,恩,这事做得不错!”

  “谢国舅爷夸奖……”这侍卫统领谄媚道。

  “人呢?”

  “国舅爷您放心,一定处理得干干净净……”

  “好!”张显高兴得离开。

  小道上,一个中年男子手中抱着孩子和妻子在几个拿刀人的护送下,显得很害怕。

  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问:“几位爷,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哦,送你到个安全的地儿去……”

  中男子心中越来越害怕,见这几人都不像什么善茬,对着身边的妻子低声说:“娘子……我抱着宝儿……咱们立刻往回跑……”

  见心里也害怕的妻子点了点头,中年男子对着妻子也点了头,两人赶紧抱着孩子往回跑。

  “想跑?”

  这几个护送的人发现中年男子转身逃跑,立刻便追了上来,手中的刀将女的砍死,男子一个劲的抱着啼哭的孩子往回跑,被逼到一山谷悬崖上。

  男子苦苦哀求:“几位爷,给条活路吧……”

  “活路?要是给了你活路,那爷儿几个可就活不成了……”

  这几人立刻扑了上来,男子见活不成,索性抱着孩子转身跳下了山崖。

  “大哥,接下来怎么办?”

  人没有亲手杀掉,这被称为大哥的回想之前统领交代的一定要亲手杀掉,也怕回去教不了差,对几人叮嘱道:“嘴巴都严点!就说人都亲自杀了!”

  宫中,李清源正在大殿之中处理事务,一侍卫进来禀报。

  “禀王爷,人没抓到,可能逃走了……”

  “逃走了?”

  “好,你下去吧……”

  “是,王爷……”

  李清源放下了笔沉思,人逃走了,那也就意味着这唯一的线索也断了,李清源陷入了烦恼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