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倒计时

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花色妖娆 2098 2020.07.30 20:18

  程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过头,丢掉脑海里那血红的画面。

  大月亮下不知何时出现的旋转木马已经成了唯一指路的光源。

  音乐便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她不再犹豫,甩开背后的黑暗,嗒嗒嗒,迈步走向了未知的危险。

  旋转木马是游乐园最平常的那种游乐设备,充满天真的童趣和甜美的公主风,高台上错落着二十几匹马,每匹的花纹都不一样,有的头戴皇冠、有的七彩尾巴,可惜,在这种如孤岛般诡异的氛围下,增添了一种恐怖电影片段的既视感。

  稚嫩的小脸微微变色,她再也不想去游乐园玩什么旋转木马了。

  小姑娘抱以敬畏之心,瑟瑟发抖。

  程双从小就胆子大,不怕黑不怕鬼,只是此刻的她如同走到了真空地带,和其他人无声无息的隔离开来,孤立无援。

  即便融合了末世小姐姐的记忆,但她还是十二岁的小朋友,人生教会她做人,却也没有成熟到无所畏惧。

  走过之处已经变为一片漆黑,像是脚踏黑暗,吞没光明,唯有旋转木马闪烁着刺眼的彩色光芒。

  明明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程双也没有其它选择。

  她直接走到了挂着一个简陋木牌的入口处,木牌上写着一行红字:‘获取任天堂通行证的游戏即将开始,请尊贵的体验者选择一匹旋转木马,所剩时间倒数:十、九……’

  倒计时的声音具现化,冰冷僵硬的机械声替代了音乐,带着一股危机重重的催促感,以秒计算。

  程双心中猛地敲响警钟,本能的警惕心让她产生了一种毛骨悚然的直觉。

  若是不能及时坐到木马上一定会有出人意料的危险发生。

  小姑娘没有过多考虑,脚步飞快的跑到高台上,选了临近的一匹,刚要坐上去,大眼睛下意识的先观察了一番,立刻挑出了这匹木马的不妥之处。

  不应该说是不妥,它头顶一个不起眼的凸起小亮点呈红色,微微弱弱的闪烁着,跟木马五彩缤纷的色彩混杂在一起,不仔细看近乎看不出来。

  这时候声音数到了六……

  心里有一个声音警告自己,要谨慎一些,再谨慎一些。

  程双不敢有一丝马虎,快速的观察起临近的几匹木马,大多数亮点都是红色,为数不多的是绿色的。

  她咬住唇,放弃了眼前的木马,找了一匹长亮着的绿点木马坐了上去。

  就在她坐稳的同时,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高台上,骂骂咧咧的随便选了一匹跨腿坐上,随即,刺耳的警报声伴着倒计时一同响起。

  那道身影明显慌了神。

  从各种怪物的捕杀下走到这一步的人,没有几个拎不清的,那人知道错过了规定时间一定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赤红的眼睛立刻像是狰狞的猛兽盯上了程双。

  原本想开口提醒他的小姑娘立刻戒备起来,在对方举起手里拎着的砖头恶狠狠的扑过来之际,她眼前一花,来到了一处偌大空旷的广场上。

  此地天空明亮,没有太阳没有云彩,同样也没有阴暗。

  地面上用白色石灰画出几条跑道,每条跑道加上白色分隔线足有十米宽,长度遥不可及,隐约望去,跑道的尽头依然可见一片迷雾。

  虚空响起的倒计时仍在继续,‘三、二、一!没有按时坐上木马的体验者和满员不算其内的体验者,很抱歉的通知您,领票入口已关闭。’

  在最后一个字结束之际,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如同惨案就发生在他们的面前。即便是看不到,光听声音也知道没能按时进入的人承受了怎样的痛苦折磨。

  跑道上的体验者神情仓惶,眼中带着一缕说不出的复杂。

  也许是感同身受的悲哀,也许是逃过一劫的庆幸。

  小姑娘的桃花眸腾地睁大,一下子明白了红灯绿灯分别代表的涵义。

  红灯是满员,绿灯是有空位。

  先前的男人并未出现在跑道上,那么就是说倒计时结束前他没能找到红绿灯的规律,所以被满员的木马排斥在外,那一声声的惨叫代表了一条条性命的终结。

  如果对方不曾表现出任何恶意,以程双的性格绝对会开口提醒,偏偏他宁愿对弱小又无辜的孩子发出攻击抢占不属于他的位置,也不愿多去观察求助,渐渐学会用冷漠对待坏人的小姑娘对他的遭遇根本兴不起丝毫同情。

  程双挠挠脸蛋,吐出一口浊气,立刻抛开了前一刻的事情,打量起周边的新环境。

  木马是二十匹,跑道上的标识是从一到二十,不多不少。其中标记着十八和二十的跑道空无一人,夹杂在它们中间的十九跑道则是一个年轻女性,因为两侧没有人,她显得格外紧张,正满目恐慌的四下张望。

  程双所在的是第六条跑道,挨着她的是两个熟人,五号刘娟姐姐,七号便利店的临时工小哥哥。

  “幸好你赶到了!”

  刘娟眼角含泪激动的喊出声,看得出来她是真心担心小姑娘,毕竟在困境中是这个孩子向她伸出了救命的手臂。

  程双笑了笑刚要有礼貌的打招呼,却听到突如其来的一阵喧哗。

  没有人的两条跑道陡然升起了一团团浓雾,很快的遮住了第十九跑道的所有光线。

  被隔离在外的十九跑道上传来女性尖锐的哭喊求救。

  显然她是被这样的变化吓得有些崩溃,毕竟浓雾代表了太多的不安。

  刘娟哆哆嗦嗦弯腰揉了揉自己酸麻的脚踝,望着雾气满脸的惊恐不定,嘴唇都在打着颤。

  程双心头惴惴不安,只能拼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侧头看向另一边神色淡漠的俊美少年,“哥哥,你在便利店遇到其他人了吗?我记得早晨是吴倩姐姐的班!”

  一直面无表情的少年撩了撩眼皮,看她一眼,语气淡淡,“遇到了,换班的时候。”

  他向远方抬抬下巴,“她在第十五跑道。”

  因为距离有点远,程双远远的望过去,正好和吴倩惊恐不定的目光对视上。对方看到她显然极度震惊,神色疲惫郁结,衣服有损伤血污,隐隐可见嘴唇蠕动,不知是想说什么却最终没能开口言明。

  “那其他人呢?我爸爸妈妈回来过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