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3、白牺牲

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花色妖娆 2103 2020.09.13 20:40

  谢晓纤狠狠心,“三颗白丸换一颗绿丸。”

  “好。”

  似是没料到都隽会轻而易举的同意,谢晓纤愣了愣神,还是邵阳提醒她,她才赶忙拿出白丸递了过去。

  都隽接过,送上绿丸。

  接下来的计划就容易多了。

  小姑娘提出一个思路,剩下的由经验更充足的维护者们补全,最后还延伸出了备用方案,当然如果A方案能顺利通过,其它的能不用最好不用,毕竟除了技能冻结时间外,维护者的精神力也是有限的。

  “我身体上的禁锢没了!”邵阳忽然说道。

  “安静了?”猎扶猛地抬头望向跑到远处的巨大雕像。那巨大雕像面前的光点和哨声不知何时消失了,它正茫然无措的四下张望,恐怕过不了多久就又该把注意力放到人类身上。

  “快快快,谁有玩具类的技能卡,带着闹铃或者电子表都可以!”黑子扇急急的搓着手。

  “我有,我有!”点石成虫的青年名叫霞光,见大家看向他,他露出一个羞赧的表情,嘴里说的急切,取东西的手却犹犹豫豫。直到巨大雕像咻地转过身,魁梧的身躯隐隐有向他们走来的趋势,便再也顾不得颜面问题,动作浮夸的一脚抬起,一手飞扬,大喊,“飞翔的溜溜球,去吧!飞向天空,寻找你的征程!”

  所有人……

  只见那卡片冲天而起,七彩光芒不停闪烁,悦耳歌声不断,划着诡异的弧度冲向了巨大雕像,并且成功的吸引了雕像的注目。

  霞光抹把脸,顶着众人复杂的目光,瞪眼澄清,“我可不是中二。这是一张侦察型道具卡,使用注意,是启动前需要念刚才的口号。”

  所有人又把目光投向依然风骚走位且歌声嘹亮的溜溜球,满脸不信任。

  “所以它只有一颗星呀!”霞光绝望的扶额,而他的同伴,那个年轻女孩则不厚道的捂嘴偷笑。

  ‘飞翔的溜溜球’成功替换回了丧丧怪,但让一个以精神力取胜的玩偶用行动力去溜BOSS,多少有些为难它了。

  小姑娘见它垂头耷脑、连气都不叹了,很是心疼,索性让它在外面透透风,不放到空间格里去了。

  丧丧怪似乎是秒懂主人的纵容,幽幽飘到主人的脑袋顶,安营扎寨,不知道是要就近保护程双,还是喜欢居高临下的位置。

  程双一愣,倒是没说什么,安抚的摸了摸把自己堆成一顶礼服帽形状的丧丧怪,当手指碰到它时,神色怔了怔。

  【✭✭✭✭阿莫罗塔裁判的禁赛哨:

  阿莫罗塔先生是国际顶级裁判,无论什么样的赛事都能见到他的身影。哨声响起,违规的运动员将会面临强制停赛处罚十分钟。

  注:自从阿莫罗塔裁判丢失了他的禁赛哨,哨子先生在哨声响起时就时常寂寞的唱歌~】

  程双为难的摸索着手指,并没有第一时间收回卡片。

  显而易见,这张卡片正是白发青年用来转移危险、陷害邵阳夫妻的会发光的哨子。

  小姑娘倒没想过私自扣押别人的东西,只是这张卡毕竟差点害了邵叔叔和谢阿姨的性命,那是不是它的归属,也该由他们做主呢?

  程双没能挣扎多久,因为行动开始了。

  巨大雕像终于厌烦了追逐飞来飞去的小‘苍蝇’,调转枪头,再次冲向了束手无策的人类。

  白发青年那波维护者也彻底撕下了伪装,不知动用了卡片还是技能,那些新人一个接一个如木偶人般被操控着主动跑到雕像面前,或是用生命吸引雕像的目光,或是不畏生死的攀爬到雕像的身上,一时让雕像困扰不已,连踢带拍,顿时血花肉泥纷飞。

  新人们脸上维持着恐惧绝望的表情,可动作却不带一丝缓慢,前赴后继。

  “要加快。”

  就算猎扶和黑子扇不在乎陌生人的生死,看到这番犹如地狱般的场景亦是心生不忍。

  “看来是白毛那同伴的技能。”猎扶蹙眉道,“根本是白牺牲!”

  像是验证猎扶的话,巨大雕像浑身一抖,爬到高处的人全部摔得头破血流,而下面的人则成了垫背的,可谓是全军覆没。

  新人死的死伤的伤,白发青年的目光又投向了那些努力减少存在感的‘老人’们,他眼睛一弯,笑的可亲可爱。

  谢晓纤见此,忍不住催促霞光,“再快些。”

  霞光冒着冷汗,神情专注,只见一行微不可查的小黑点向雕像的位置飞速进发,不过须臾,这些小黑点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其中一些更是陡然飞了起来。

  这时,另外两拨人并没有发现霞光的动作,双方严阵以待,气氛紧张一触即发。

  ‘老人们’更是抱着奋力一搏的悲愤,誓死也不愿做炮灰。

  在人群后的苏雨然捏着手里唯一一张卡片,死死的盯着白发青年,唯恐一时不察中了他和他同伴的技能。没有人知道,她的卡不过是治愈卡片,根本没有任何攻击性,可她不敢露出半分,她怕一旦露怯,就成了下一个冤死之人。

  想起那些新人拼命呐喊却又无能为力的绝望状态,苏雨然浑身颤抖,是怕也是恨。

  凭头脑凭运气,她好不容易活过了三次轮回之门,没想到最后居然要死在同类的手中。

  苏雨然不会觉得命运不公,她是受不了常年的病痛折磨才会选择抛弃一切,而现在经过轮回之门的洗礼,她活的健健康康,哪怕天天过的惊心动魄,但她能顺畅的呼吸,享受阳光,品味花香月色,就已是该感谢上苍了。

  能活,她当然不愿死,尤其是死的这么冤枉。

  偏偏……

  苏雨然掩盖起满目仇恨,神色警惕的扫向名为青奈的白发青年,和他身旁被他遮挡住半个身的中年女人——界素子。

  界素子一定对青奈很重要,否则青奈这么自私自利的人怎么总是处于保护者的姿态,明明界素子的技能很强大。

  苏雨然又愤又嫉的在心底啐道:空有力量不作为的一对混账!

  如果她能活下去……如果……

  当无意中撞到一双莹绿色的瞳孔时,苏雨然身躯一僵,一道意识无孔不入的钻入脑海蛊惑道:去,上去,拦住它,拦住敌人,用尽一切办法……

  她瞪圆眼,惶恐无助,心中大声喝令自己停下停下,却毫无作用。

  仿佛脑子和心灵分离成两个人,脑子背叛了她的想法,心甘情愿的为了仇人赴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