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辣鸡游戏毁我童年

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花色妖娆 2092 2020.08.06 11:18

  因为吞下神奇又稀有的小花,和怪物比谁更强大的程双大获全胜。被撞飞的怪物有的锲而不舍继续追了过来,有的则当场死亡。

  可惜这样的特殊效果维持了不过几十秒,在飞跃到隔着对岸三米宽的断崖上空时,她身体一冷,耀眼的光芒保护膜开始减弱。

  落在对岸的那一刻,一个丑陋人形怪从地上突兀的冒了出来,保护膜发挥了最后的功效,和人形怪同归于尽,彻底消失了。

  而程双虽然保住了一颗桃心,视线范围却从高变低。

  她变小了。

  周遭的建筑物大的惊人,她如同误入巨人国般拼命捣腾着小短腿,花了半天才跑了短短一截路。

  小姑娘难得的体力尚存,心慌之际,满满的好奇心。

  不一样的视角不一样的感观。

  可惜按照这样的速度,跑不过三米她就得被怪物一脚踩死。

  接下来是一座巨型桥,桥前和桥后有两个庞大的墩子,想要过桥需要跳过墩子。

  程双心中大感不妙,还没跑到跟前,便有一个满身是刺的海绵宝宝从墩子里冒了出来,冲她呲着满口利齿笑的辣眼睛。

  辣鸡游戏毁我童年!

  可爱的海绵宝宝一去不复返!

  小姑娘在心底默默给任天堂丢了个差评,速度逐渐放慢,在海绵宝宝缩回去的那一瞬,飞跃而上。

  这时身形小的不便显露了出来,小短腿努力迈大步才勉强跳到了边缘处,眼瞅着海胆牌海绵宝宝又要冒头,一个扑身,滚到了桥上。

  一连串胆颤心惊的动作,让程双紧张的屏蔽了呼吸,微风拂过,只觉得衣衫汗湿,双腿发软。

  不能操控身体,却拥有痛苦疲惫等相应的感受,简直难熬到了极点。

  桥是木板铁链搭建的独木桥,晃晃悠悠的,被迫稳住身形,避免滚到下面绿到看不清真容的河水里。

  随之身体爬起来接着跑。

  到了第二个墩子,措不及防中脚下一陷,整个人掉了下去。

  仿若地下岩洞似的环境突兀的出现在眼前,程双已经失去了感叹的情绪,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

  一个金碧辉煌的岩洞出现在眼前,金铜打造的奢华装饰物照亮了唯一一条小路。

  岩壁上雕画着立体的奇禽异兽,它们表情狰狞,活灵活现的,要不是铸金的外表,绝对会让人误会是活生生的存在。

  身体再次自发的跑了起来,有一股一往无前的劲头,程双耳朵随之一动,明显感受到后方传来轰隆隆的动静,然后咚的一声巨响,眼前一黑,浑身撕裂般剧疼,疼得她泪水失控的噗嗤噗嗤往下流。

  下一刻,她人站在一块突如其来横在路上的大石板上方,厚重的石板和地面之间有血肉正慢慢溢出,血红一片……

  居然被拍死了!

  小姑娘觉得自己太惨了!

  这种惨烈的画面,她会做噩梦的好么!

  又一条命没了。

  撕裂的疼痛依然如影随形,那种死亡瞬间的阴影让程双脊背发紧发寒,巨大的危机感沉重的压抑在心头,意识叫嚣的催促着她逃离这一切。

  已经死过两次了,最后一颗桃心在前途叵测的道路上显得尤其的珍贵而脆弱。

  没有人可以借命给小姑娘,同样,如果完不成游戏等待他们的便是团灭。

  被这种猜测吓得汗毛悚立打着寒颤,程双深吸几口气平静心情,跳过层层滑溜溜的阶梯,越过时不时飞起火焰的熔浆坑井,在不知何时活过来的雕塑凶残勇猛的袭击之间穿梭。

  周围刀光剑影锋芒毕露,这一刻小姑娘难得的自娱自乐起来,嗯嗯,我真是世界第一大勇者,我要闯过关卡战胜恶龙救出美丽的公主!

  终点站没有恶龙,也没有公主,前方依稀可见一陡峭楼梯高耸入天,当她脚步踏上第一节楼梯时,眼前一花,回到了都隽和马国旭的身旁。

  游戏结束了!

  两双眼睛同时看向了她。

  小姑娘的脸色有些微白,眨眨眼颤声问,“刘娟姐姐呢?”

  马国旭沉痛的摇摇头,“大妹子死的太快,根本来不及……”

  都隽眼神冷漠,唇角却绷直,流露出微不可察的情绪变化。

  程双狠狠的咬住唇,忍住眼泪。刘娟姐姐虽然情绪不稳定,可她真的是好人,比在场的很多大人都好!

  马国旭看向两个沉默悲痛的少年,声音沙哑,“生死无常,你们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都隽撩撩眼帘,眼神清凌凌的,很轻很轻的点了点头算作回答。

  三个人都累极了,不管是心态还是精神,团坐在一处,静静的背靠背休息着。

  旁边已经传出喧闹的动静,有的团队在欢呼,有的静谧无声。

  程双看去,偌大的空间似乎一夕间冷清了不少。

  存活人数最多的便是唯一的五人组,他们同样死了一个同伴,另外四个人许是因为死里逃生,正喜气洋洋的高声阔论着。

  吴倩和她男朋友安然无恙,激动的拥抱在一起。

  有两个临时团队所站的位置空荡荡的,一人不剩……

  21个体验者,活下来的仅有九人。

  即便作为守关者看似没经历什么险峻的都隽四颗红桃心也都被划了叉。

  程双低头看向自己胸前的通行证,上面还留有一颗桃心,红艳艳的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她再次观察了一周,最近的那一组存活了两个人,有一个失去了所有的桃心,另一个还有两颗。他们彼此拉开了距离,各自坐在一角,垂着脑袋互相不理不睬,丝毫不像是生死同共的队友,浑身夹裹着戒备的疏离感。

  程双闭了闭眼,低声和都隽交流起守关者的经验。

  原来借命成功,守关者也会失去一颗桃心,而毫无借命机会的冒险者死亡,守关者亦是丢掉一条命。

  马国旭重伤之际分别借了三条命,刘娟进游戏时只有两颗桃心相伴,在桃心有富裕的情况下,遇到必死劫难是不会显示给围观的体验者,直接自动划取桃心获得重生。

  刘娟最后死的措手不及一击毙命,而都隽失去了最后一颗桃心。

  如果都隽为了保命,不同意借命,他还能至少保留一个桃心,当然,若人死光了,他独活的几率几乎为零。

  旁边留有两颗桃心的那人就是他们团队的守关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