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4、欢迎宴结束

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花色妖娆 2094 2020.09.14 20:40

  这一刻‘老人们’终于能理解新人无能为力又不得不赴死的绝望,他们中大多数人刷的转过身,向那个他们原本避之不及的巨大沙怪一往无前的飞奔而去。

  只有少数有相应技能卡护体、不受蛊惑的露出惋惜、怜悯等情绪,可这些情绪在同伴的生死面前却显得过分漠然冷淡。

  “等等。”突然有人激动的喊道:“那边的人出动了。”

  陡然,一阵簌簌簌的奇怪动静飞过头顶,苏雨然狂奔的脚步顿时,呼吸一缓,她的意识隐隐有了清明的趋势,心中又怕又喜。

  所有被迫靠近巨大雕像的人慢慢抬头望去,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小黑虫飞到了巨大沙怪的头顶,飞蛾扑火般噗啦噗啦的往杀怪身上掉,像是下了一场壮观又惨烈的虫雨。

  莹莹之光在雕像上留下微不足道的痕迹。

  但当更多的小黑虫铺天盖地袭来,挥动臂膀驱散虫子的巨大雕像动作开始迟缓起来,先是最先和虫子接触的双臂,后是双腿、身躯。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它的脚面、小腿都爬满了黑色小虫,而虫子牢牢附着在它的身上,转瞬间变为黏糊糊的沙粒,如同在它的外壳上黏着了一层沙子盔甲。

  “发射!”

  一道清脆的嗓音响起,箭弩飞驰而来,嗖的破空声划破风沙的阻碍,直接击向巨大的雕像。

  看到这一幕,找回自己身体控制权的‘老人们’脸色十分难看,本来抱有希望的心如坠冰窟。

  连火包筒都无法打败的沙怪哪里会怕一根普普通通的箭?

  不是笑话吗?

  这还真不是笑话,当箭羽和雕像相撞之际,骤然放大,巨大的箭羽成功穿透雕像的心脏处,本该碎成沙又会很快恢复的雕像居然慢慢的裂开一条条细纹。

  “发射!”

  又一声响起。

  雕像猛然抬头,似乎察觉到危险降临,企图挥臂挡开破空的箭羽,动作却缓慢僵硬——咚的一声,又一道巨箭穿透它的腹部。

  裂纹随之扩散,扩散……

  所有人屏住呼吸,不敢眨眼,许久,哪怕亲眼看到巨大雕像碎成了一块一块,都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半响,空气寂静无声,他们睁着瞪得酸痛的眼,在黄沙漫漫中,谨慎观察着那一副巨大残骸,终于确定了它不会在复原。

  一道抽泣声传来,像是有传染性般,不断有人又哭又笑,发出低微的庆幸欢呼之音。

  “啊!”程双只觉屁屁底下一空,熊宝宝咻的缩小,而她则直接跌坐到地板上,揉着痛痛的屁屁,小姑娘捡起熊宝宝站起身打量四周。

  偌大的宴会厅灯光明亮,穿插在线条客人中零零星星的人类灰头土脸,满脸的惊喜和后怕。

  整个大厅人类少了至少三分之二……

  程双抿起唇,没有在周围看到都隽,黑子扇和猎扶站在靠前的位置,被线条客人遮挡住了步伐,暗暗冲她眨眨眼。

  倒是同样落单的邵阳,向她走来。

  丧丧怪悄悄滑下小姑娘的头顶,钻进书包里掩去了身形。在迷宫里,丧丧怪虽然显现了身形,但维护者们多是在考虑如何破解雕像的防守,没什么人会关注小姑娘的‘头饰’,便是有心人也不过是以为小姑娘有一个‘帽子’形状的卡片道具。

  对于他们来说,还是保镖般的巨熊更有威慑力。

  “双双不用着急,你哥哥在台上。”邵阳站到小姑娘身侧,说的是都隽。

  程双感谢的笑了笑,“谢阿姨也在台上吗?”

  邵阳点点头,安慰的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顶,擦去风沙的脸庞平凡却刚毅,许是有过当兵的经历,不管是他还是谢晓纤总会比别人多一份责任感,所以才会特意过来知会小姑娘一声。

  主持人站在台前,身后不在是礼仪小姐,反而漆黑一片,它声音激动的举臂高呼,“欢迎各位英勇的贵宾归来,现在颁发奖品,第三名幸运者——”它故弄玄虚的顿了下,线条手指指向后面,“A3115的贵客!”

  鼓掌声响起,线条客人卖力的拍着手,比它们自己拿奖还要兴奋。

  主持人指向的方向,灯光亮起,把霞光的脸打的清清楚楚,他表情僵硬的接过主持人递来的邮轮纪念章,眉目间方才显露出一丝喜意。

  接下来的获胜者谢晓纤,她的奖品是邮轮拼图。

  第一名不出意料的是都隽,奖品是邮轮模型。

  “欢迎宴正式结束,希望大家玩的愉快,如有问题,服务台的意见簿可以随意发挥哟!那么各位贵宾,明天见!”

  紧闭的大门已经打开,人类迫不及待的鱼贯而出,都隽下了台,发现程双正等着他,黑子扇和猎扶站在两侧。

  拿到一等奖也未露出任何情绪的清冷少年,轻轻勾了勾唇,走过去牵起小姑娘的手,和同伴慢慢出了宴会厅。

  程双以为自己晚上会睡不着,没想到躺到床上,秒睡过去,等到天明,窗帘自动打开阳光洒满床铺,都没能惊醒她。

  小姑娘是被房间的电话铃声吵醒的,她揉揉眼睛,迷迷瞪瞪的打了个哈欠,“喂!”

  “该起了。”电话那头是都隽的声音,他显然听出小姑娘根本没有睡醒,缓缓开口,“不用着急,我去你房间找你,慢慢洗漱。”

  “哦!”回答的含含糊糊,电话都没挂牢,小姑娘一歪头就趴回床上睡着了,直到门外响起敲门声,她才咻地跳起来,歪歪扭扭的跑到门口,“是谁?”

  “我!”少年音色清朗,带着晨起的微哑。

  小姑娘放心的打开门,顶着一头支棱起来的蓬松齐肩发,有点羞赧的挠挠脸,仰头看向一身运动装,头发还湿着的少年,双手合十,讨饶道,“小哥哥我错了,我马上,给我十分钟,不,五分钟!”

  “没事,你慢慢来,还有时间。”都隽见小姑娘眼神水润懵懂,脸蛋上还有被压出来的红痕,便知她还没有睡饱,顺手帮她整理了一下皱巴巴的衣领,“我和黑子扇他们约在半个小时之后。”

  “好哒好哒!”小姑娘立刻高兴起来,嗒嗒嗒的拽着小哥哥坐到单人沙发上,自己跑进卫生间刷牙洗漱,还抽空拉了个臭臭。

  两个人到八层时,正好是早餐时间,黑子扇和猎扶等在门口,四人汇合进了餐厅。

  然而,四人刚一进入便停下脚步,目瞪口呆的看向了餐厅中间的位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