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质疑

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花色妖娆 2119 2020.08.17 11:28

  便利店外依旧浓雾一片,玻璃窗遮挡住怪物的嘶吼和血腥,仿若曾经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他们的幻想,可身体和心理上的变化不会骗人。

  这时剩下的四个人都已经醒来,不得不说,来到所谓的休息站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本能告诉他们,这里是安全并友好的。

  好久不见的孙瀚竟然也在店内,他径直走到都隽身旁打了声招呼,轻声聊了起来。而吴倩依着货架,脸色灰白,情绪晦涩难辨。另外两个平头男人容貌陌生,并不是和他们同困在孤岛上的体验者,倒是与孙瀚认识一般,相互搀扶着也来到收银台前。

  唯独刘娟身陷噩梦中哭泣不停,恢复体力的小姑娘嗒嗒嗒的跑向她,使劲的摇了摇,见她眼皮颤颤,醒了过来,急忙递过巧克力低声说:“刘娟姐姐,把这个吃了就没事了!”

  刘娟神色麻木的张开嘴,傻愣愣的仿佛是个人形木偶。

  程双松了口气,懂得吃就行。

  巧克力入嘴即融,许是有了效果,双眸黯淡的刘娟眼珠动了动,忽然起身一把抱住小姑娘,嚎啕大哭起来。

  她杀了人,她害死了马大哥,为什么她还活着!凭什么她还活着!

  小姑娘的小手暖呼呼的,轻拍着她的脊背,默默无语的安慰着。

  孙瀚嚼着巧克力走了过来,“能哭就好了!以后这样的事还会发生,死未尝不是好事,活也不见得是幸事!”

  孙瀚的话现实而冷漠,尽管他也觉得惋惜,马国旭价值观正派、体力正当年,若能活下来应该是个不错的同伴,可是这样的人在之前所谓的游戏里不少见,死的也不少。

  所幸刘娟不是不能接受现实的人,她只是被亲手杀人和连累着同伴死去的事实压弯了脊背,哭了几声,终是冷静下来。所有道理她都懂,但愧疚自责是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如今巧克力扫去了精神上的倦怠,可心理的阴影则需要自己慢慢调节。

  因为不熟悉,另外两个男人没有过来,直接取了巧克力,又从原本空无一物的衣兜里翻找出手机扫码付账,慢慢的享受着死里逃生的第一顿美味。

  都隽吃完汉堡,正准备找到垃圾桶丢掉包装,就见程双目光追随着某处,张了张恢复了红润的小嘴巴,犹豫了稍许,坚定的开口,“吴倩姐姐,要扫码付账。”

  站在货架前的女人背脊一僵,安静的空间里响起她轻蔑的耻笑声,随之,掰开巧克力的动作不在犹豫,往嘴里一丢,边嚼边转过身冷冷的盯着程双,如一条毒蛇。

  她的嗓音异常沙哑,精神颓废,目光中却闪烁着诡异的光芒,“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以前的道德规范还管用吗?扫码?我拿什么扫!”她的手机在车祸时已经被撞的稀巴烂,如今她男朋友已经没了,现在只有她自己能保护自己,呵,这些人凭什么管教她!

  都隽蹙起眉,“你之前也没有守过规矩!”现在不过是撕下了那一层伪装的外衣。他记得自己出车祸,意识尚未完全陷入黑暗之时,有人喊出司机喝了酒,而来接吴倩的司机就是她的男友。

  不负责任的酒驾,坐视不理的女友,两个连累他人性命的情侣到现在一句愧疚的话都不曾提及,都隽不觉得这样的人值得同情。

  吴倩根本不在意,举着巧克力狠狠咬一口,自暴自弃的嘲笑着,“谁活着,谁有话语权!”她指了指便利店门口的一张白纸告示,上面大字写着——

  注意事项:请勿在店内打斗,并禁止恶意破坏浪费商品,如有发现,站长可进行驱逐。

  “看见了吗?没说扫码,要你们多事!”

  “吴倩姐姐,小心点好!”

  “哈!”吴倩嘲冷的一笑,随手把巧克力的包装丢到地上,“有本事找出站长驱逐我呀!”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如今受了刺激,便开始发了疯般肆意宣泄,又因为注意事项里标明了不许彼此间拳脚攻击,彻底无所顾忌,言语极尽毒辣。

  “不得不说,在座的都是辣鸡,都该死!”她愤怒冲所有人吼叫着,“要不是你们那么自私,我男朋友怎么会出事!”

  程双闭紧嘴,她知道吴倩说的不对,可她太小不懂该如何反驳。

  倒是都隽桃花眼一挑,无情的戳破她毫无根源的迁怒,“你不自私,为什么你男朋友给你让车的时候你没有拒绝,反而推了他一把?”

  吴倩的脸色立刻铁青,她实在没想到会有人注意到这个小细节,在所有人异样的视线下,她发怒的吼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在争分夺秒!”

  愤怒的视线扫过每一个人,似乎在找赞同她的同伴,可惜,便是看着性子软和的刘娟都移开了视线。

  她咬住唇,又委屈又痛苦的跑进收银台,从后面的货架区抄起一瓶高价酒,拔开盖子就往嘴里灌,借着酒劲发泄般哈哈大笑起来,“反正我活下来了,我活下来了!那么多人,就我活下来了!”她哭喊着跪坐在收银台后,不时往嘴里灌一口酒,但更多的酒从瓶口溢出流到了地上。

  吴倩身陷于即庆幸又茫然的复杂情绪里,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的注意事项在逐字增加条款——

  若警告之后,一犯再犯者,将强制驱逐在外,无法享受休息站的所有待遇。

  叮当,收银台后空无一人,只有酒瓶落地的声响。

  吴倩消失了!

  几人大惊,不死心的在整家店里找了起来,程双犹豫了一下,走到感应门处,原本很敏锐的门这时没有一丝开启的动静。

  “你们快看这里!”孙瀚的声音从收银台后传出,酒架子的旁边本是员工打卡的考勤机,上方有在职员工的名字照片和轮班记录。

  这时,上面的照片显然替换成了在场的七个人,只是吴倩的大头照正从彩色的慢慢变为黑白——从底部燃烧瞬间成灰,很快的,如它的主人般消失无踪。

  “她是死了吗?”两个陌生男人不约而同的问,他们在照片下面的名字介绍,一个叫杜蓝山、一个叫杜绿水,从名字上看是一对兄弟。

  杜蓝山身材魁梧、平头细眼看起来不太好惹,杜绿水气质斯文体型稍弱但也有一米八几的个头。

  两人同时质问的看向程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