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天生一对之凰倾国戚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连皌

天生一对之凰倾国戚 燕九虞 2009 2019.05.31 18:40

  言玖夜心情极好,哪成想好事还没遇上,坏事先来了——下山的时候她听闻剑庐炸了,几个小的灰头土脸,都哭着跑过来向言玖夜求救,原是老二没来得及跑出来,给困在剑庐里了。他到不是受了什么重伤,人还颇有精神,能在里面指挥一二,只是多添一个人,也能叫他快些出来。言玖夜只好哭笑不得地去帮忙。

  等真正能下到山下时已经快夜半时分,落日时的橘辉被弦月的清冷取代,秋风虽轻却也清寒。

  一辆看似普通的马车停在路旁,两匹枣色的骏马悠闲地在路边吃草,有漂亮杏眼的小孩子跑过来帮着拿东西,守在一旁的女子正在自己的衣摆上绣花,听到动静回头看了眼,唇边倒还是那个迷死人的弧度没有变过。她没有不耐烦的意思,但言玖夜知道连皌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果然,连皌凉凉地道:“主子你这速度,倒想不到是江湖之中轻功第一人,还以为与你比较的人都似乌龟爬呢。”

  她把绣针别在衣摆上,全了未绣完的一笔,白底翠色,用浅紫的丝线描了只半开的杜鹃,手艺比得上宫廷的绣娘,那嘴却是如针尖一样,专挑你薄弱的地方扎,扎得痛了也没办法,回头想反抗对上的也只能是针尖。

  言玖夜从小被连皌毒舌到大,早年还会想她上辈子是不是丢了舌头,阴司地府为了补偿才让她这辈子这么缺嘴德的,现在倒是习惯了,许久不见,还会没由来的想念她的说教。

  当然真要说起来,她们俩在缺嘴德方面其实差不多。言玖夜甚至好意思说是连皌教坏了她,才叫浮海一夜在江湖上多了许多坏名声。

  言玖夜道:“我转了那么多地方才回到落凰峰,这妮子居然没有跟着绕弯,这么快就找到了,我还奇怪呢,原来是你领她来的。”

  连皌白她一眼,道:“我要有这个神通能知道你何时在何地,我倒至于。”

  言玖夜恍然,拽着小孩叨叨:“你个小鬼,我带上你是让你通风报信的了?小心我把你送走。”

  连皌哼笑:“他都家破人亡了,早没了去处。”

  从一方富甲到家破人亡,从少爷变成别人的随从,小孩也才十岁不到,却不见不自在,反倒是睁着好看的杏眼一脸无辜,言玖夜起了捉弄的心思,说:“跟着我的时候乖巧,转身就通风报信去了,干脆给你换个名字,不叫‘陆离’,改叫‘陆通风’或是‘陆报信’。”

  陆离一看言玖夜不太高兴,小嘴一撅,抱着她道:“小姐给的都好。”

  他如今也再看不出有什么阴郁的模样,只是人开朗了,肚里却是一锅坏水,人小鬼大,再有个几年都能出去诓骗小姑娘。他不是没有这样的好相貌。

  只能说不愧是姓陆,可能天生就该和陆青有缘分。言玖夜倒也想过若是把他送到青城去生活,陆青见了,肯定得是将他当成儿子养的。照着陆青的那个性子,保管给他养成一个娇气的小少爷,如果习了武,十几年后江湖上又多一个骄狂人。

  放好为数不多的行李,言玖夜走回来看连皌绣的花儿,问:“你这回穿的白衣,绣了朵没开尽的杜鹃,是这债讨得不顺,谁给你脸色看了?”

  连皌一不顺心就爱做女红,还爱换着颜色花样来表达她的不满,言玖夜都看出门道来了。

  连皌幽幽地道:“讨债的哪能得人好脸色看?主子吩咐的我倒是做完了,可是时间紧,事儿做的仓促,在我心中没到十分的好,我不满意罢了。”

  她摸着新绣的杜鹃,叹了口气,道:“我就连换身喜庆颜色的时间没有,因为一不留神主子你又要跑了。越国太大,你这儿走走那儿走走,光这傻妮子得找到猴年马月去,等找到了天又冷了,你回去北边又觉得难受,还会生病。年年如此,何必呢?”

  言玖夜道:“可我也每回都说,到了该回去的时候我自然会回去,你们俩两双眼天天落在我身上,现在还带上这小子,不累我都累了。像越国这么多能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你们倒是不愿多看一眼。”

  连皌道:“我知道金陵有千金难买的香脂粉裳,青城有好酒,旧苏城这个时节苇花如雪,还有湳杭的吴侬软语醉人,我是每年有空都会玩玩的,可疏妜不同。你倒是放心把她一人丢在外边,她要是吃了哑巴亏,当心你丢了个哑巴心疼。到时候我是不会管的。”

  小侍女疏妜生来不曾言语,是个哑巴。

  言玖夜摸摸疏妜的小脑袋,看着她一如既往清澈的眼,感叹道:“她就是眼界太小了,不多看看世界的千奇百怪,就真的要变成傻妮子了。”

  陆离在旁也要讨言玖夜摸他的头,得到不轻不重的一记爆栗。

  连皌不置可否,不过这话疏妜倒是听懂了,小脑袋摇了摇,大眼睛只管看着言玖夜,就像一面明镜,映得出人世好的,也知道有些人心险恶。

  言玖夜笑笑,伸出魔爪把她的双髻揉得很乱,从把她送到沈家临庄治病,而后又因为刻意想让她多在江南走走,算来倒也好久没这样了。

  就如奉臣说的,她这一片无尽夜色是因为一轮清月才不至于漆黑一片、迷途误路,这个月亮连皌不行,只有疏妜做得。

  “那这就启程罢,错了秋后算账的时辰,怎么也要赶在年前回去,不然老爷子一气之下真的不让你进家门了呢。”说罢连皌掩着嘴偷笑,“还有件事要请主子明示,这陆小子,咱们怎么安置呢?”

  陆离自然是想跟着言玖夜一道了,但不行,她在外面近一年,玩就罢了,忽然带个孩子回去……言玖夜可不想去想家中会是个什么反应。

  “疏妜跟我,他自然是让你带着了。”言玖夜拎着陆离上马车,怅然道,“秋后算账啊,我怕我这一去可就没有机会出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