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气运词条,从冒充皇子开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北望弓

气运词条,从冒充皇子开始 重阳子 1 23 20202022.12.30 20:00

  被孝元帝笑骂,威灵伯也不恼怒,反而引以为喜。

  “陛下教训的是!”

  “俺老秦没文化,等会儿念错字,还请诸位见谅!”

  威灵伯对着众人拱了拱手。

  太子见威灵伯要念诗,心里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连连给倒向自己的大臣使眼色,希望有人站出来拦下威灵伯。

  但在场的大臣,个个都是人精,不愿意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全当做没看见。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诸位大人听听,俺老秦读错了没!”

  威灵伯话音落下。

  砰——

  砰——

  砰——

  酒杯摔落在地上的声音,乍然响起。

  接二连三。

  此起彼伏。

  似乎他们手上的酒杯,被火烤得通红似的,手握不住。

  众人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们算是明白,为何御史大夫不想评价,为何大司农装病,为何陛下大伴连字都不认识了。

  这诗,太劲爆了!

  前两句,浅显直白,写的不过是煮豆子的事情,虽然与风雪夜归图中两小儿煮豆子非常契合,但也没有出彩之处。

  但后两句,太大胆了。

  几乎是在告御状。

  就差说太子在打压五皇子。

  众人再细细一品味,不由想起了这段时间的市井传闻。

  听说,五皇子练功除了岔子。

  后来,听说伤势加重,走火入魔了。

  真是五皇子自己练功出岔子了吗?说不定,是太子下的毒手。

  所以,今日面对太子的挑衅,五皇子悲愤之下,才作出此诗。

  有资格参加中秋宴的,都是重臣。

  能当上重臣的,大抵想得多,想得少也爬不上这么高的位置。

  他们脑海中,脑补出了一出出刀光剑影,明枪暗箭。

  太子敏锐的察觉到,在场大臣们,看向他的目光,发生了一丝丝变化。

  这种变化,让太子郁闷地吐血,睚眦尽裂。

  “老五!”

  太子心中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双拳紧握,青筋爆出,浑身气得发抖。

  孝元帝听到这首诗,面无表情,眼神中,不停闪烁着光彩,让人无法猜出他心中所想。

  大厅之中,气氛凝固而沉重。

  突兀的,一道叫好的爽朗笑声,打破了这份沉重。

  “好诗!”

  “好诗!”

  “真是好诗!”

  威灵伯似乎没有察觉到气氛上的变化,自顾自地叫好,还连连拍手,特别用力,声音特别响。

  威灵伯的这副作态,落到孝元帝眼中,孝元帝嘴角上,画出一抹莫名的弧度。

  “威灵伯,你说说,这诗好在哪里?”

  孝元帝话音落下,威灵伯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诗好在哪里?

  这他哪里知道。

  他能把这二十个字全都认全,已经很不容易了。

  威灵伯扭头,疯狂地给儿子秦沐阳使眼色。

  秦沐阳看到老爹的眼色,瞬间明白了老爹的意思。

  帮老爹分析诗词,然后逼音成线,告诉老爹。

  但是,这趟浑水,他哪里敢蹚啊?

  没看到大司农、御史大夫都在装聋作哑?

  秦沐阳很从心地低下头,全当没有看到老爹的眼色。

  看到秦沐阳低下头,威灵伯狠狠地瞪了一眼这個逆子。

  威灵伯的这些小动作,哪里瞒得过孝元帝。

  孝元帝催促地问道。

  “威灵伯,问你话呢。此诗,好在哪里?”

  “陛下,俺老秦就是个大粗人。你让我带兵打仗,我太行了。你让我评价诗词,这不是要了俺的命吗?”

  威灵伯直接当场耍起无赖了。

  孝元帝佯装生气,厉声呵斥。

  “懂都不懂,那你还大叫好诗?”

  “嘿嘿!”

  “五皇子可是陛下您的种,他做的诗,能差到哪里去?”

  威灵伯话音落下,刘忠露出一丝鄙夷的脸色。

  这威灵伯浓眉大眼的,没想到也是个拍须溜马的高手。

  果不其然,孝元帝听了之后,龙心大悦。

  “说的极是!”

  “朕的种,当然不凡!”

  “五皇子做的这首诗,在暗讽兄弟阋墙,告诫世人家宁才能国事兴。”

  “此事,大合孝道。”

  “赐五皇子北望弓。”

  孝元帝一番盖棺定论的评价,在在场众人纷纷松了口气。

  孝元帝,不愧是和稀泥的高手。

  后两句,原本控诉太子迫害的意思,被孝元帝巧妙一转换,变成了告诫众人要兄友弟恭,家庭和睦的意思。

  此举,帮太子摆脱迫害兄弟的的窘境。

  又赐予五皇子北望弓,以示恩宠。

  两碗水,全都给端平了。

  安未央见孝元帝的一番操作,心里微微有些失望。

  没能一口气给太子扣上不仁不义、残害手足的帽子,有些可惜。

  不过安未央也能接受。

  今晚,不仅纪天赐顺利过关,而且还让太子丢了大脸,并且得到了孝元帝的赏赐。

  片刻后。

  刘忠双手捧着半人高的木盒,木盒中躺着一副精美的弓箭,弓身上面,雕刻着一个狼头,杀气腾腾,千里喋血。

  “赐儿,此弓乃朕年轻时的佩弓。”

  “三十年前,朕就是带着这把北望弓,在冬猎时射杀了一头黑蛟,在宗室皇子中一举夺魁。”

  “今日朕将此弓赐予你,希望伱能在今年的冬猎中,大放异彩,不堕此弓威名。”

  纪天赐恭敬地接过北望弓,恭敬地说道。

  “儿臣遵命,必不堕此弓威名。”

  北望弓。

  此弓的名气,纪天赐也听说过。

  虽不是奇物,却也是帝都中鼎鼎有名的宝物。

  此弓射出,有风雷伴随,其声铿锵,其势浩荡,所过之处,尽皆焦土。

  三十年前的冬猎,当时孝元帝,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皇子。

  在冬猎中,孝元帝凭借此弓,射杀了一头黑蛟。

  凭借此战绩,孝元帝一举夺魁,开始引人注目,最后逆袭成功,登上帝位。

  可以说,这柄弓,对于孝元帝来说,就是梦的开始。

  纪天赐脑海中,回忆着关于北望弓的介绍。

  一时间,他有些想歪了。

  “孝元帝,是在怂恿他与太子斗吗?”

  “歪解诗词,是为了皇室名声。”

  “送我北望弓,是鼓励我与太子打擂台!”

  “我这便宜老爹,正是把权谋之术,玩出花来了!”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