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洪荒客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大雨【第二更】

洪荒客栈 卖酒小郎君 2013 2019.08.18 22:42

  “何善?”

  听见开门的声音,苏酒儿直接惊得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两天她一直靠着墙,坐在地上。

  看见何善眼底青黑,胡子拉碴的模样,苏酒儿眼眶就红了,不过她强忍着没有哭。

  “都会好起来的。”现在,给他一个拥抱就好了。

  “我们送阿渠最后一程吧。”何善拍着苏酒儿的后背,轻声说道。

  “嗯。”苏酒儿听见这句话,再一次泪崩了。

  在苏酒儿的再三要求之下,把何善赶回房间收拾一下自己。

  而她则是,给阿渠换衣服,扎头发。

  给阿渠换衣服的时候,看见阿渠空荡荡的心脏处,苏酒儿的眼泪一滴滴的往下掉。

  这个没有心的傻姑娘啊!

  客栈里面其实是有放置故去的人的地方,不过何善并不想让阿渠在这里。

  他想用人界的安葬办法,送阿渠这最后一程。

  这辈子投错了妖身,下辈子投胎到人界吧。

  等苏酒儿抱着阿渠出来之后,就看见何善已经站在门口等她了,这是他第二次,穿黑色西装。

  “给我吧。”何善从苏酒儿手里,接过了阿渠。

  阿渠毕竟是妖身,哪怕过了这么多天,她的尸体也没有什么变化。

  换上干净的衣服之后,依旧是一个漂亮的小公主,闭着眼睛的模样,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

  “大部分的人,已经先走了,我们也赶过去吧。”苏酒儿看向何善,轻声问道。

  在刚才何善是说,想用人界的方式送阿渠的时候,苏酒儿第一时间就给王贤打了电话。

  而王贤也是早有预料,早早的就准备好了,接到苏酒儿电话之后,车就一辆接着一辆的开了过来。

  大家这会可能都已经到了,客栈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走吧。”何善抱着阿渠,苏酒儿同样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跟在何善的后面。

  打开客栈门之后,他们就看见了王贤的车。

  何善和阿渠坐到了后座,苏酒儿坐到了前座。

  车子渐渐的往偏远的地方开了过去,这里有一片墓地。

  能埋在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而阿渠的墓地在这里,是王贤的意思,也是上面的意思。

  有时候,总觉得这老天,很有灵性,出门的时候,就觉得天有些阴沉,路程过半的时候,雨就落了下来。

  雨不大,滴滴答答,落在人的心上。

  “到了。”

  看见他们的车过来之后,就有人走过来给他们送伞,王贤一把,苏酒儿一把,酒儿的这把伞很大。

  刚好可以罩住她和何善两个人,何善需要抱着阿渠,所以就苏酒儿打伞了,他们无所谓,主要是不能淋到了阿渠。

  下车之后,何善看向这两边的人,心里有些感动,他是突然才说要举办葬礼的。

  可眼前的这些人,却都换上了黑色的西装,临时肯定是来不及的,肯定都是早早的就准备好了。

  从众人中间空出来的路,往墓地走去,何善的目光略过这些人的脸庞,然后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

  最前方,则是苏烈武罗等人,还有两个何善有些眼熟的大佬,不过倒是没想到,施南和姜津竟然也来了。

  最前面这里,有着一把大伞,遮住了落下的雨水,而这个伞下面,则是棺材。

  里面铺着很软的粉色毛毯,何善轻轻的把阿渠放了进去,微笑着,轻轻的亲吻了一下阿渠的额头。

  “节哀顺变。”

  阿渠长眠了,大家都在给阿渠献花,站在何善旁边的施南,出声安慰道。

  “嗯,谢谢。”人界的人,送的都是菊花。

  而蛮荒众人,送的都是满天星。

  他们不懂这些,只知道,这个是阿渠最喜欢的花。

  这场临时举办的葬礼,很快就结束了,何善挨个跟每一个人道谢。

  那两个大佬,都是抽时间来的,葬礼一结束,跟何善说了两句话,就坐车走了。

  蛮荒众人见何善给他们道谢,一个个都是受宠若惊。

  雨越下越大,众人都依次坐车离开了。

  何善和苏酒儿是留到最后的,王贤在车里等他们。

  “我们也走吧。”苏酒儿扭头,看着何善的侧脸,声音轻柔的说道。

  “嗯。”

  何善有些哽咽,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坐上车,车子慢慢的启动了。

  雨水肆虐,模糊了视线,何善从车窗看出去,看向阿渠最后的地方。

  离阿渠越来越远了,他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揪着一样的疼。

  何善猛地打开了车门,全然不顾这瓢泼大雨,疯了一样的朝着阿渠的墓地跑去。

  “何善!”苏酒儿大喊。

  王贤把车停下之后,苏酒儿也直接拉开车门跑了过去。

  “唉,造孽啊!”王贤长叹一声,关好车门之后,又重新掉头开了过去,他理解他们。

  刚才车已经开了有一段距离了,不过这里位置很偏,加上下雨,根本没有人,何善运起力量,速度很快。

  而苏酒儿则在他身后,一样的跑着追。

  而王贤这个开着车的人,反倒是被两个人甩开了一段距离,毕竟雨天路滑,开车要减速。

  等苏酒儿跑到墓地的时候,她浑身已经湿透了,但是她停下来了,站在墓园门口,看向何善。

  何善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抱着阿渠的墓碑,嚎啕大哭。

  隔了这么一段距离,苏酒儿都可以听见何善的哭声。

  有时候,何善冷静的,她差点忘记了,何善是个二十出头的人类。

  雨还在下着,苏酒儿也分不清她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了,她没去打扰何善。

  就远远的在这里看着他,就让他好好发泄一下吧。

  “酒儿,你要不要到车上等?”王贤打着伞过来问道,看着苏酒儿浑身湿透的模样和何善撕心裂肺的模样。

  他感觉自己心里都堵得难受。

  “没事,您先进去吧。”苏酒儿轻轻的摇了摇头,她想在这里等何善,陪他一起淋雨,一起难受。

  “那好吧。”王贤也不矫情,人家两个人不是凡人,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他这普通人可是就很容易感冒发烧什么的了。

  雨,还在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