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洪荒客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后尘【第二更】

洪荒客栈 卖酒小郎君 2076 2019.08.21 18:35

  “嗯。”苏烈点了点头,他在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房间里一时间有些安静,苏烈在想事情,虽然桃夭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桃夭很安静,不去打扰。

  托着下巴,专注的看着苏烈,眉眼带笑。

  还是这样好啊,可总有些人想去破坏平和,为了自己的私欲,以暴力去为自己某得更多的利益。

  虽然已经认识苏烈这么久了,可桃夭觉得,再看多久都不够。

  “晚上了。”这一晃,就过去了两个小时。

  苏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想各种事情,一想就想了两个小时,结果回过神之后,见桃夭一直看着他。

  这托着下巴的动作,都和两个小时一样。

  “时间过得太快了。”桃夭透过窗户看了出去,外面的天色都变得金黄,傍晚了。

  桃夭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我得走了。”

  现在走的话,等明天早上她就回去了。

  “嗯,不送。”苏烈淡淡说道。

  桃夭一时语塞,随即又有些哭笑不得,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苏烈了,哪能不知道他什么性格呢。

  “那我走了哦。”桃夭笑着。

  苏烈依旧是不为所动,桃夭总是会在苏烈面前,怀疑自己是不是长得太丑了。

  九尾狐一族的妖冶魅惑,好像根本诱惑不了她。

  等桃夭出了门之后,苏烈的脸才开始红:这桃夭回去一段时间之后,修为日渐精进,这魅惑能力更是不用刻意施展了。

  平时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风情万种,这要是她开了魅惑,还真的是难以抵挡。

  “你们都要照顾好自己,我要走了哦。”桃夭原本是不想打扰何善和苏酒儿的,结果在大厅看见了他们。

  “桃夭姐姐要常回来看看哦。”苏酒儿知道桃夭是必须要走的,可心里还是十分不舍得。

  “好。”轻轻抱了抱苏酒儿,桃夭就打算离开了,已经晚上了,不能再耽搁了。

  桃夭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面色黝黑的年轻男子也从门外走了进来,朝何善唤了一声:“主上。”

  这人好像有点眼熟,仅一个照面,桃夭的心里有些疑惑。

  “祝赤?”桃夭一只脚都迈了出去,等刚才那个面色黝黑的脸和记忆中的脸重合之后,满心的震惊。

  而和桃夭擦肩而过的那个年轻男子,也停下来了脚步,狐疑的转过身去,他刚才一心找主上有事,倒是没注意路过的那个人。

  他这个名字,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人说起过了,他差点没反应过来,这就是自己。

  “公,公主?”祝赤看着眼前这个长相绝美的女人,一时间也愣住了。

  公主长大了,也变漂亮了,和以前那个浑身血污的小狐狸简直是天差地别,他都有些不敢认了。

  “你不是死了吗?”桃夭朝着祝赤走了过去,她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妖王是他童年的噩梦,祝赤何尝又不是?

  午夜梦回的时候,祝赤的死状一直在她眼前循环,让她几近崩溃。

  但是她怎么都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祝赤。

  “怎么了?”何善和苏酒儿见状也走了过来,这个面色黝黑的年轻男子,是洪二七。

  何善对这洪二七还是有点印象的,性格比较憨厚,修炼也十分努力勤奋。

  不过现在看情况,洪二七和桃夭,似乎认识?

  何善没有过问过这些的过往,不过这些人本来就有神界有妖界的,认识倒也是挺正常的。

  “坐下来说吧。”面对桃夭的问题,祝赤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主上二位也一起吧。”见何善和苏酒儿要走,祝赤出声喊住了两人,他有些紧张,看见主上能心安一些。

  现在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主上就是他们的主心骨。

  “我没死,死的是一个本就犯了大错的妖。”祝赤有些逃避桃夭的眼神,他原本都快忘记这些事情了。

  “为什么?”桃夭的眼睛红了,所以她这么多年的噩梦,其实根本就是假的?

  “妖王,其实很爱你的。”祝赤叹了口气,现在他属于客栈这里的人了,以前的事情,他觉得是应该告诉公主了。

  “您是在您母亲死后,从肚子里取出来的,妖王一直愧疚没有保护好所爱的人。”人妖殊途,是大忌,妖王刚登王位,妖界是不可能放任妖王和凡人牵扯不清的。

  “而您的出生,又太过于突然,妖王根本没有做好一个当父亲的准备。”祝赤叹了口气。

  那个女人死的时候,苦苦哀求妖王,把孩子取出来,当时他就在妖王旁边,看的真真切切。

  妖王亲手破了肚子,取出来桃夭,直接就丢给了他,一眼都没看。

  “他是想让您变得绝情,他太害怕您步了他的后尘了,虽然我也觉得妖王的做法很过分,但是他是爱您的,就是走错了路。”

  当时他劝过妖王,可妖王不听,固执的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却始终没办法彻底狠心。

  “给您的伤药,也都是妖王让我给的,您在笼子里待了多久,妖王就在旁边陪了您多久。”毕竟是亲女儿,妖王的挣扎和痛苦,他看的清清楚楚。

  “唉,那个时候,妖王其实也还很年轻,放在人界,也就二十岁的年纪。”

  坐下来之后,祝赤把这些往事,都说了出来,他不赞同妖王的做法,可如果站在妖王的立场上,他又会怎么做呢?

  桃夭捂着脸,哭了。

  她从小就恨,恨极了妖王,一心只想杀了妖王,可等她长大之后,没了杀妖王的心思,却也再也不想回妖界。

  可现在,她原本的想法全都被撕裂了。

  以前的事情慢慢的想了起来,妖王是的确在一点点的变得像一个父亲啊。

  祝赤叹了一口气,这都是孽。

  而何善和苏酒儿则是面面相觑,无论是谁,看见桃夭,都觉得她是一个特别美好的女子,魅惑却不俗艳。

  怎么都想不到,桃夭的童年竟然是这样的。

  何善看向桃夭,他想的更多的,则是苏烈。

  苏烈这个人有些邪,而桃夭又是一门心思的扑在了苏烈身上。

  苏酒儿自然是不会觉得自己哥哥哪里不好,只是心疼桃夭。

  可何善很清楚,而现在来看,桃夭不就是步了妖王的后尘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