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洪荒客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往生志【求推荐票】

洪荒客栈 卖酒小郎君 2043 2019.08.02 21:11

  “酒儿,我错了。”何善站在桌子旁边,表现的十分乖巧,满汉全席太夸张了,各种菜系来一个还是可以的。

  苏酒儿看都不看何善一眼,径自走到餐桌旁边,坐下,然后吃饭,生气归生气,谁会跟美食过不去?

  “尝尝这个,这道菜叫我错了。”何善十分有骨气的给苏酒儿介绍菜系。

  苏酒儿面无表情的夹了一筷子,嗯,味道还不错。

  “还有这个,这道菜叫对不起。”

  “这道菜,叫我爱你。”

  苏酒儿这才是有了点反应,虽然这道菜就是很普通的炒菜,可关键是,何善竟然把里面的每一个食材,都切成了爱心的形状。

  虽然心里已经原谅何善的调皮了,但是苏酒儿还是决定多凉何善一会,谁让他欺负我,哼!

  “乖,别气了,我保证,再也没有下一次了。”何善坐在苏酒儿面前,一脸认真的看着苏酒儿说道。

  他其实那会就是皮一下,结果皮的有点过头了,直接把这个小妮子给惹得炸毛了,何善也是始料未及啊!

  “要是再有下次,我就真的再也不理你了!”苏酒儿气呼呼的说道,同时还有些委屈。

  “好,没有下次了,给你擦擦嘴——”

  “唔——”

  何善心满意足的开始收拾碗筷,他做的不多,就做了苏酒儿一个人的份,爱心晚餐是不会留给其他人的。

  “我帮你。”苏酒儿这会脸颊红的要死,这都这么一小会了,心还是一直在扑通扑通的跳。

  两个人把碗收过去之后,就一起洗碗。

  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个人把厨房里弄得到处都是水。

  夜深了。

  把苏酒儿送回房间之后,何善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是怎么都睡不着。

  最后穿上衣服,悄悄的下了楼,他想去藏书阁看看,安禾那件事情之后,他就一直记着要去查看《往生志》

  结果从那之后,就一直很忙碌,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事情,刚才睡不着想事情的时候,才是突然想起来了。

  索性现在也睡不着,就直接去藏书阁看了,免得他下次再给忘记了。

  深夜的客栈十分安静,大家这会闭关修炼的修炼,睡觉的睡觉了。

  何善放轻了脚步,悄悄走到了藏书阁。

  结果到了藏书阁之后,竟然看见藏书阁的灯亮着,心里面还是稍微惊讶了一下,不由得嘀咕道:“这么晚啊,谁啊?”

  轻轻的敲了一下门之后,然后就听见里面传出来了一个声音:“进来。”

  竟然是苏烈,何善惊讶归惊讶,却还是悄悄的推了门进去,然后把门关上了。

  “这么晚了,你怎么也在?”关门的同时,何善出声问道。

  “写东西。”苏烈淡淡的回答了一声。

  走到苏烈的旁边,何善这才看见苏烈低着头不知道在写着什么,坐下来之后,这才看清楚了。

  好巧不巧,苏烈这会竟然在书写《往生志》。

  “你在记录最近的事情吗?”何善明知故问了一下,不然两个人不说话,很尴尬的好吗,尤其是他想看的书,现在还在苏烈手里。

  “嗯,好久没记了。”

  何善发现,自从上次九婴之后,苏烈的话就好像变得多了起来,按照以前的话,苏烈能“嗯”一声就很不容易了。

  “你记这些,还会有人看吗?”何善看着苏烈,问道,他很好奇苏烈记这些的意义在哪里,又没有新的往生者了,现在就他们几个人。

  这些事情都是大家一起经历过的。

  “总有人会看的。”苏烈不知道是写完了,还是不想写了,放下笔,语气有些惆怅的说道。

  “我能看看吗?”对于苏烈的话,何善有些觉得奇怪,不过也没多问,毕竟以后也没有往生者的这件事情,现在是只有苏烈可以决定。

  苏烈说有就是有咯!

  何善更好奇这本《往生志》,毕竟他来藏书阁的目的就是这个。

  “你来这里就是想看这个吗?你看吧。”苏烈似乎是有些惊讶何善想看这个,不过还是毫不在意的把这里的书推到了何善面前。

  《往生志》给了何善之后,苏烈又起身在墙柜上,重新拿了一本书,然后坐下继续看。

  苏烈把书给何善的时候,是打开的,所以何善一眼就看见,苏烈写的是他俩遇到九婴的事情。

  写书的这个笔似乎是很特殊,写出来的字就像是刻进去的一样,让人第一眼就感觉印象深刻。

  何善顺手就翻着看了一下这两页,苏烈的字写的挺好看的,这件事情也讲的很清楚,条理分明。

  不过当时苏烈怼九婴的那几句,他倒是没有写进去,何善就笑笑,这是想维护自己的形象啊!

  把《往生志》合住之后,何善从新从第一页开始翻阅。

  扉页写的是两个大字,“谨记”,这字写的龙飞凤舞的,煞是潇洒,不过看字迹可以看出来,这不是苏烈的字。

  翻开下一页之后,何善就看见了安禾和卜云的故事,挑了挑眉,居然在第一页。

  心里面觉得有些奇怪,何善把书拿起来,看了一下侧面,然后他发现,这开始的一部分有些奇怪。

  就好像,少了一部分?

  何善下意识的抬头朝着苏烈看了过去,不过苏烈似乎在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书,并没有关心何善这边的情况。

  这个疑惑暂时压到了心底,然后何善继续开刚才的故事。

  《往生志》上面写的安禾和卜云的故事,写的是妖族为了杀往生者,而排了安禾前来。

  在桃夭出生之前,安禾才是妖界盛名远播的第一美,上面记载的是,安禾使用的美人计,卜云心志不坚,受其蛊惑。

  而当时那件事情上面,死掉的数十名往生者,记载的也都是因为受了安禾的蛊惑。

  上面写的结局是,安禾杀了这些之后,被上一任主事人斩杀。

  如果不是何善见过安禾,见过于言,他可能就相信了这个写的有始有终,有理有据的故事了吧。

  “安禾的故事,是假的吧?”何善放下书,看向苏烈,他刚才就看出来了,这篇故事,是苏烈的字迹,和刚才他写的字几乎是如出一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