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洪荒客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除妖

洪荒客栈 卖酒小郎君 2274 2019.07.04 12:01

  苏酒儿追到村外的一片树林,才总算是找到了妖力的来源,苏酒儿唤出一缕花藤,从侧后方饶了过去,平时她对妖族的处理方法都是能封印就封印,这只妖却是必须死,村民的性命,需要血偿。

  这只妖兽的上半身靠在一棵树干上,看下半身的话,蛇类?前些天是大蛇一族出来祸乱,不过都死了,眼前的难道是巴蛇?其实蛇类下半身看起来都有些像,苏酒儿一时间倒是也分不清眼前的蛇类。

  浓郁的血腥味顺着风吹到了苏酒儿面前,苏酒儿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这竟然是人血的味道,妖族一向是不屑于以人类为食的啊。

  那蛇妖却是突然动了起来,继续向前爬,苏酒儿紧随其后,结果谁曾想,这只蛇妖竟然突然转过身朝着苏酒儿扑了过来,好在她有很丰富的对妖经验,此时毫不犹豫的抛去一个花球。

  而苏酒儿自己则是一个闪身躲开了蛇妖吐出的毒液,而她抛出的花球,刚一碰到蛇妖身体的时候,便开始疯狂的生长,长出来的藤蔓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尖刺,刺进蛇妖的身体,只一瞬间,蛇妖就被捆成了一个刺团。

  “哞——”刺团开始由内而外散出红色光芒,随着一声吼叫,刺团便爆裂开来。

  眼前的蛇妖这个时候体型暴涨,刚开还只是一条十几米的蛇妖,现在却暴长到将近一百米!白色的蛇身粗到需要两个人合抱!周围的树木都被压倒了,这一片森林基本上都被夷为平地。

  蛇身高高的抬起,红色的脑袋一直盯着苏酒儿,不停的吐信子,仿佛下一瞬间就要发动攻击。

  看着凌空的巨蛇,苏酒儿先是一愣,随即不屑的笑了笑,:“蓬号,原来是你啊,看不出来你还挺能跑的。”

  如果是蓬号就说得清楚了,前几日的打斗中,蓬号受了伤,也难怪会选择吃人来补充一点精力了,不过哥哥和桃夭姐姐不是追着他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为什么你们就追着我不放呢?多俊一小姑娘,可惜就要死了。”刚发现苏酒儿的时候,他差点就逃跑了,结果发现只有她一个人,真的是天助我也。

  “废话真多!”苏酒儿右手不知何时握住了一根火红的鞭子,轻点脚尖,飞跃而起,直冲蓬号头部。

  化出真身的蓬号无疑是巨大无比的,苏酒儿此刻就像是一个红色的飞蛾,不仔细看甚至都会忽略掉。

  虽然蓬号身型巨大,却并没有因此变得很迟钝,毕竟他是以灵活著称的,因此很容易便躲开了苏酒儿这凌厉的一击。

  一口口毒液朝着苏酒儿喷了过去,被苏酒儿躲开的毒液落到了地面上,地面那一块瞬间变得焦黑。

  一边躲开这些毒液,一边寻找空隙攻击,苏酒儿皱了皱眉头,打蛇打七寸,可蓬号的速度太快了,很容易就被他躲了过去。

  落到了地上之后,一柄冒着红色火焰的匕首被苏酒儿丢了出去,朝着蓬号的右眼而去,蓬号偏了偏头,准备躲过这个匕首。

  就是这个时候!苏酒儿用她最快的速度朝着蓬号七寸的位置跃去,而她手上的长鞭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一柄通体血红的长剑,跨坐在蛇身上,长剑狠狠的刺入蓬号的七寸处。

  蓬号吃痛变得暴怒,疯狂的扭动身体,试图把苏酒儿甩出去,这么好的机会,酒儿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双手握住剑柄,不停的搅动,蓬号这一处皮肉都是冒着火。

  蛇身朝着旁边的大山狠狠的撞了过去,蓬号才总是把苏酒儿甩了出去。

  刚刚站稳身形,蓬号甩动蛇尾就扫了过去,苏酒儿一时间闪躲不及,被打飞了老远,摔的七荤八素,吐了一口学沫子,用剑撑着站了起来。

  “呸,真狼狈,哪还有点仙风道骨的模样。”苏酒儿有些郁闷,这蓬号明明受伤了,怎么感觉比上一次还要厉害了呢?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不过这有什么问题,打就完了。

  提着长剑在一次飞了过去,而此时蓬号的周围却是扬起了黄沙,缩小了身形,他不适合近战,再被苏酒儿近几次身,估摸着晚上就成蛇羹了。

  一直用心感应着蓬号的位置,却是一时不察,被一块飞天而来的石头给砸中了。

  蓬号却没有第一时间对苏酒儿继续下杀手,而那漫天的黄沙却是越来越多,饶是苏酒儿神力加身,此刻也无法看清黄沙中的情况。

  “哞——”一声痛呼震得这一片空气似乎都发颤了,浓郁的血腥味从黄沙里弥漫出来。

  苏酒儿有些懵,难道是哥哥他们追来了?没感应到他们的气息啊!

  而听着蓬号一声比一声弱的哀呼,苏酒儿也是愈加疑惑,隐去身上的气息,悄悄的朝着蓬号处走过去,而此时黄沙也开始渐渐的散开,不仔细听甚至听不见蓬号的声音。

  等苏酒儿慢慢的摸了过去,就算是以杀妖为己任的苏酒儿,杀了这数万年的妖,可是眼前这样血腥的画面她也是第一次看见。

  何善右手握着一把斧头,跨坐着蛇身上,每一斧头砍下去,鲜血四溅,蓬号头部已经被砍得看不出来原样。

  而何善身上的每一处都沾满了鲜血,要不是苏酒儿仔细辨认了一小会,说真的,她认不出来这是何善。

  那个有些皮的大男孩,此刻却面无表情的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他脸上沾染的鲜血都开始顺着他脸庞往下淌,可何善却没有一点想停手的意思。

  苏酒儿没有阻止,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她能做的事情,只有布下结界,然后打电话通知国家方面等待善后。

  爷爷走了,村民走了,家没了,如果不让他发泄的话,他大概是会疯掉吧。

  血在流,人在动,日落西山,时间在一点点的消逝······

  疗伤的同时,苏酒儿也一直关注着何善的情况,可何善现在和几个小时之前几乎是一模一样,而蓬号的尸体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而何善却还是重复着机械的动作。

  苏酒儿起身飞向何善的身边,如果再这样下去,她甚至害怕何善会走不出来,倘若生了心魔,他就毁了。

  “何善,停手吧,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大家的仇已经报了,现在很晚了,咱们回家好不好。”

  苏酒儿见惯了太多太多的生死,他们是神,他们是负责人世间安定,可是伤亡在所难免,他们从来没在意过。

  可是只有这一次,死去的村民都是昨天还和她说过话的,她觉得很难受。

  何善红着眼睛,抬头看了苏酒儿一眼,就又低下头,挥动他手里的斧头。

  “何善,爷爷不希望你这样的。”苏酒儿握住何善的斧头,哭着喊道。

  她真的怕了,何善刚才的那一眼,就像是失了魂一样,一汪死水,不起波澜。

  苏酒儿握着斧头,可何善却还是继续用力,鲜血顺着斧头滴了下来。

  何善停了。

  “爷爷死了,我没家了。”

  “这个妖怪,是我放走的。”

  嘶哑低沉的声音轻轻地回荡在这片血味的天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