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洪荒客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晕倒【求推荐票】

洪荒客栈 卖酒小郎君 2040 2019.08.05 23:48

  然后一种名为“暧昧”的气氛,蔓延——

  “啊啊啊,好困啊,我要睡觉了!”

  苏酒儿竟然直接用了神力,何善一个愣神,就见苏酒儿从他臂弯里跑了出去。

  然后拉起被子,钻了进去,把自己裹的跟个粽子一样,就留了一个小脑壳,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何善。

  何善看着苏酒儿这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都懵了,这是什么操作??

  这是第一次,何善觉得,还是没有神力的好。

  然后,何善认命的躺到了床的另一边,然后和苏酒儿对视。

  入夜。

  燥热。

  解衣。

  抒情。

  汗落。

  睡去。

  第二天到了中午的时候,何善才睡醒,看着旁边苏酒儿安静的睡容,内心十分满足。

  就是感觉腰子有点疼,不过这都不算什么大事了。

  苏酒儿虽然是个天神吧,不过却还是个初经人事的少女,晚上累极了,这会自然也就还没睡醒。

  何善蹑手蹑脚的起身,从地上把衣服捡了起来,塞到洗衣机之后,穿好衣服就出去了。

  这会苏酒儿还没睡醒,他去做点吃的。

  听着何善下楼的声音,苏酒儿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大大的喘了几口气。

  刚才何善起床的时候,她其实就醒了,只不过有点不好意思睁开眼睛。

  然后就一直装着还在睡觉,听何善下楼之后,才睁开眼睛。

  想起来晚上的事情,苏酒儿白嫩的脸蛋上又涌上了一片潮红,这也太羞耻了叭!

  “啊啊啊啊!”苏酒儿喊了几声,却感觉脸上越来越烫了。

  “不行不行,苏酒儿你要冷静!”一边揉着自己的脸蛋,一边不停的碎碎念。

  最后才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赶出了脑袋里,然后总算是脸不红了。

  拿起手机看了看,这会竟然已经一点了。

  苏酒儿准备出去看看何善这会在干嘛。

  结果刚一坐起来,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嘶——好疼。”

  何善这会刚端着做好的饭,走到门口。

  听见苏酒儿的声音之后,就赶紧推门走了进来。

  然后……

  然后,何善的脑子“轰”的一下,就炸开了,昨天晚上没开灯,现在一看,好白!

  “啊啊啊啊啊!流氓!快出去!”而苏酒儿却是一阵尖叫,然后迅速拉起被子。

  “噢噢噢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何善手忙脚乱的赶紧转了过去。

  虽然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不过女孩子嘛,害羞还是很正常的。

  不然总不能让女孩子也跟你一起来根事后烟?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何善知道苏酒儿在穿衣服,虽然内心蠢蠢欲动,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站着。

  该绅士的时候,就不能禽兽。

  苏酒儿穿衣服的速度很慢,比正常速度慢了一倍。

  至于什么原因,何善的心里还是十分有数的,也不出声问,就是安静的等着。

  不过他炖的鸡汤,好像有点凉了。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了有神力的好处,双手慢慢蕴热,然后握着碗壁,加热。

  至于昨天晚上谁嫌弃过神力了,不知道,反正真香就对了。

  “需要我帮忙吗?”何善听苏酒儿似乎没了动静?

  “要……,帮我扣一下扣子。”苏酒儿声音轻的都几乎没有了,她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怎么了,内衣扣就是扣不上。

  这小半会功夫净浪费在这上面了,又不好意思主动说,然后总算是等到了何善问了。

  何善吞了口口水,然后把鸡汤放到桌子上,就朝着苏酒儿走了过去。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不能看不能看,这是要和谐的……”

  在身心的双重煎熬之下,何善总算是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

  何善是一直精神紧绷着,搞得苏酒儿都不紧张了,反而还开始笑了起来。

  “还笑,不累了?”何善斜眼看了看苏酒儿。

  然后苏酒儿立马就老实了,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承受这些?

  哦,不对,我现在不是孩子了。

  “喝点鸡汤,刚炖好的。”炖鸡汤一个小时是不太够的,不过咱又不是一般人,开个外挂,搞定!

  “你这是伺候病号呢嘛?”苏酒儿端起鸡汤小口小口的喝着,还不忘调侃何善一句。

  她原本还以为何善干嘛去了呢,结果是去给她炖鸡汤,没有不理她的意思。

  心里是喜滋滋的,喝鸡汤都感觉鸡汤甜了起来。

  “差不多差不多。”何善挠了挠头。

  见苏酒儿喝完之后,何善把碗接了过来:“我先把碗送回去,然后再回来陪你。”

  “干嘛?”苏酒儿一脸警觉的看着何善,这人体力这么旺盛的嘛?

  “不干。”何善笑道,又忍不住凑近亲了一下苏酒儿。

  “流氓,快出去!”苏酒儿羞恼的推了何善一把。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怎么可以扭曲她说的意思呢!

  何善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端着碗往出走。

  却是感觉心跳突然又开始变得不正常,这一次,不是心跳缓慢,而是飞快的跳动!

  一下一下,急促而不间断,几乎没有间隙。

  “啪啦——”

  苏酒儿原本脸埋在被子上,她感觉自己已经没脸说话了,却突然听见了碗掉在地上的声音。

  抬起头看去,然后就看见何善倒在了地上。

  “何善!”苏酒儿直接从床下跳了下来,光着脚跑到了何善旁边,脚踩在了碎片上面也直接被苏酒儿给忽视了。

  “何善?何善?”把何善抱到了床上之后,苏酒儿尝试着喊了何善几声,他却是没有什么反应。

  何善的面部看起来十分平静,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而身体的状态也跟睡着了一模一样。

  不对,我一定忽略了什么地方。

  苏酒儿猛地看向何善心口处,她刚才去扶何善的时候,何善的手是放在心口处的。

  想到这里,苏酒儿弯下腰,靠近了何善的心口处。

  然后她就听见了何善极其不正常的心跳声吗,这也太快了吧!

  快到感觉是一个声音,而不是一声一声的。

  苏酒儿想到昨天下午他们下山的时候,何善又说过他心跳有些不正常,不过那会看他并不在意的样子。

  可现在怎么好端端的就晕倒了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