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洪荒客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再见【求推荐票】

洪荒客栈 卖酒小郎君 2047 2019.07.26 22:02

  “你来了。”于言转过身,看着苏烈,一身白胜雪的衣服,在这漫漫的黑夜当中,格外的显眼,他很喜欢白色,觉得这是一个很干净的颜色。

  “嗯。”苏烈一向低调惯了,在人群中都是很没有存在感的那一个,常年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就好像融入了这黑夜一样。

  “那就开始吧。”于言抬起脚步,朝着苏烈慢慢走近。

  苏烈的身形好像晃了一下,可能是眼花了,因为苏烈没有后退,而是稳稳的站在了原地。

  于言左手指尖在右手中指指尖轻轻划过,右手的指尖慢慢的开始渗出来鲜血,这鲜血很有灵性的没有四处乱转,而是慢慢的凝结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血珠。

  于言抬起头看了苏烈一眼,见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就没有再开口说多余的话,该说的话早就说清楚了。

  右手指尖触碰到了苏烈心脏处的地方,然后诡异的是,于言的指尖竟然穿过了苏烈的衣服,慢慢的没入了苏烈的心脏。

  不过,苏烈心脏的地方却没有流下一滴血。

  虽然时间很短,前前后后不过就三四秒的时间,可苏烈感觉每一瞬都在煎熬,可他的尊严告诉他,他不能动,身侧的双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却又慢慢的松开了。

  等时间到了之后,于言将自己的手指慢慢拿了出来,奇怪的是,他手指上一点鲜血都没有沾染,刚才指尖上的血珠倒是消失不见了,就连刚才那个细微的伤口,也消失了。

  而苏烈心脏的位置,也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地方,甚至就连衣服都是完整的。

  刚才那一幕,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有点不放心。”看见苏烈沉默不言的样子,于言鬼使神差的跟苏烈解释了一句。

  是的,这就是他控制妖兽的办法,当然,这个办法对他本身其实是有一些损害的,不过好在是可以调理过来的,所以他就一直用这个办法。

  虽然这个办法,并不可以让他和对方之间有什么联系,不过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可以控制住对方一下。

  于言和苏烈等人分开之后,思来想去,满脑子都是苏烈面无表情的模样,总感觉心里有些不安,最后想到了用这个办法。

  说真的,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是真的不好,原本于言都做好了被苏烈拒绝的准备,然后他怎么说服苏烈的话了。

  结果他刚跟苏烈联系上,说了这个要求,没想到苏烈只是思考了几秒钟之后,就答应了。

  于言其实不是想控制住苏烈,他就是有些担心,毕竟往生者现如今处境并不是很容易,他并不希望往生者在苏烈的手里消失。

  毕竟他是亲眼看见过往生者的辉煌的,这是挚友打下来的战果,他不希望毁掉。

  这个办法也就是防止万无一失罢了,也好让他自己安心,可以去调查何善身上的情况。

  “还有事情吗?”苏烈眼神很平静的看了于言一眼,他很努力的在控制住自己内心的翻涌。

  “没有了,我会去天界调查何善身上的禁制,希望你也可以照顾好他们。”于言觉得自己这个天神当得真的是好生没品啊!

  “嗯。”苏烈应了一声。

  于言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这会场面似乎比较尴尬,自己要不要先走呢?毕竟人家不开心也是正常的。

  “那我就先走了,好好保重。”于言自我认为,在很多时候他心里都是十分有逼数的,得了便宜不卖乖。

  于言看着苏烈是真的没有要和他说再见的意思,撇了撇嘴角,就消失在了这片地方,下一次再到人界,不知道还要多久。

  等到于言彻底消失了之后,苏烈才开始动了。

  脸上开始噙着笑意,从袖子里拿出来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匕首,刀尖是特制的。

  整个刀面全都没入了身体,只余下了一个手柄留在外面,苏烈的手握着手柄。

  他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郁,到了最后似乎忍不住了,开始放声大笑,手上也在转动着匕首的炳。

  鲜血顺着衣服如水一般的往下流,近了看,其实能看见这血有些泛着黑气,煞是诡异,尤其是苏烈还一直在放声狂笑。

  还好这个点,山上已经没有人了,不然还真的会吓到别人呢,现在也不过只是惊起了几只鸟儿罢了。

  苏烈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可他就好像完全不在意一般,握着刀柄的手猛地一用力,将匕首抽了出来。

  此时的匕首刀尖,已经弯出来了一个很小的弧度,上面有一小块血肉,鲜红明亮,似乎还在跳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美好的精灵在舞蹈。

  苏烈的狂笑到现在都还没有停止,看着这块血肉,似乎脸上的笑意还要更深了一点。

  放松手腕,刀尖上面的那块血肉滑了下来,掉到了地面上,血肉落下之后,旁边飞扬起了一些细小的尘土。

  而苏烈的笑意不减,大笑了好久,感觉笑声都有些嘶哑了。

  抬起脚,朝着那块红色的血肉踩了下去,这时候,苏烈的笑声才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那千年不变的木头脸,僵硬且无表情。

  苏烈的脚不停的在动,一次又一次的碾压着脚下那块血肉,似乎是要碾成粉末了他才甘心。

  他的心脏处还在不停的流血,可苏烈就好像忘记了这个事情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烈才停下来了他的动作,抬起了脚,可是却并没有低下头去看,他转身走了。

  转身的那一瞬间,苏烈嘴角微微上扬。

  他没有选择用神力迅速的回客栈疗伤,而是选择了普通人的方法,一步步的朝着山下走去,哪怕他身受重伤。

  嘴角带笑,眉眼无情,好像笑着,又好像没有。

  “苏烈,你的出生不过是天界的罪犯不够了而已。”

  “苏烈,你这辈子都当不了天神。”

  “苏烈,你要记着,你是最低等的那一个。”

  “苏烈,永远不要去肖想你不配的东西。”

  漫漫长夜,蜿蜒黑暗的山路只有苏烈一个人踉跄的背影,与这大山比起来,看着太过于渺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