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洪荒客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未知【求推荐票】

洪荒客栈 卖酒小郎君 2032 2019.08.06 23:03

  蛮荒之地的这些妖,神,目前是没办法离开蛮荒之地的。

  三神出来之后,他们又恢复了刚开始的状态。

  于言挨个看了里面所有人的脸孔,无一例外,都是朝着东方的。

  看向东方,于言心里十分好奇,东方有什么?

  脱离战斗之后,三神也开始重新运行自己的神力,然后他们发现,神力的损耗的数量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他们身体里来自蛮荒之地里面的力量,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驱散,或者是排出。

  不过这力量暂时倒是没有对他们有什么影响,这里的情况调查的差不多了之后,就回天界复命。

  而三神刚一离开,一直藏在附近的桃夭就走了出来。

  收到于儿神的通知之后,桃夭随后就也到达了这里。

  不过她并没有自己进入蛮荒之地,在外面看着他们打斗,桃夭就已经观察到了不少。

  和于言得到的答案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

  唯一不同的是,对于蛮荒之地的力量,桃夭比他们更熟悉。

  这力量和何善给她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

  何善身上的力量,就是第三种新生的力量,不属于神力,不属于妖力,却可以同时修炼神力和妖力。

  而这个蛮荒之地所移动的方向是东方,而何善所在的地方,也刚好就是在这个方向。

  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事出反常必有妖。

  好不容易找到了和何善有关的线索,桃夭恨不得现在就去客栈告诉他们。

  可妖界现在纷扰不断,她根本没办法在这个节骨眼上去人界找他们。

  回到妖神宫之后,桃夭直接就去找了妖王,她想快一点解决这里的事情,好早一点脱身离开。

  上次关于混沌身上的力量,桃夭告诉了妖王,不过妖王却似乎并不意外。

  没有告诉桃夭具体的缘由,只是告诫桃夭,远离混沌,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为此桃夭还和妖王闹了很久的矛盾。

  “竟有此事?”妖王有些惊讶。

  “是的,就好像是东方有什么吸引蛮荒之地的事物。”

  桃夭只告诉了妖王,东方这个事情,而关于何善的情况,桃夭选择了隐瞒。

  “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妖王叹了一口气。

  “您知道些什么吗?”桃夭有些奇怪妖王的反应,她虽然问了,不过她怕妖王又不告诉她。

  “蛮荒之地出了事情,天界肯定是要处理的,妖界现如今自顾不暇,肯定是没办法管的。”

  “天界需要处理蛮荒之地的事情,自然对于人界就会疏于管理,混沌那些人,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听完妖王说话,桃夭也想明白了这个道理。

  她是很少接触这些政务上面的事情,自然没有妖王考虑的多。

  而果然不出妖王所料,混沌等人在知道这个事情之后,都拍手叫好。

  “天助我等!”混沌大笑着说道。

  “派人去盯着天界的情况,天界一旦对蛮荒之地出手,我们就开始行动,妖王那个老家伙,早该退位了。”

  “大哥威武!”

  这个时候,距离何善的昏迷已经是第五天了。

  苏酒儿寸步不离的守着何善直到现在。

  除了第三天的时候,何善有些细微的反应,皱起了眉头,似乎是有些难受。

  而苏酒儿能做的,只是帮何善抚平眉头,除此之外,她什么也做不了。

  苏烈和武罗,加上邵于,这几天几乎是翻遍了藏书阁所有的书,可还是一无所获。

  看着何善,苏酒儿的心一沉再沉,她是真的害怕了,她怕何善这一睡,就再也不醒来了。

  想着以前两个人一起经历过的事情,苏酒儿渐渐红了眼眶。

  “何善,你混蛋,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以后都不理你了——”苏酒儿低着头,眼泪止不住的流。

  “你能舍得吗?”

  “舍得,怎么舍不得!”苏酒儿回答道。

  哎!

  苏酒儿一抬头就看见了何善带着笑的眼睛。

  “哇~何善,你真的要吓死我了。”苏酒儿回过神来之后,直接抱着何善就大哭了起来。

  “乖,我这不是醒了。”何善轻轻拍着苏酒儿的后背,安抚她的情绪。

  这些天的昏迷,何善是感觉到了苏酒儿一直寸步不离的守着他,内心也是十分感动。

  他和外界隔绝联系之后,满目都是黑暗,除了那奇怪的吸引力之外,起先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何善猛地感觉有些头疼,脑子里轰隆隆的,好在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

  除了第三天的异样之外,就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了。

  到了第五天,他就像是睡觉睡醒了一样,自然而然的就睡醒了。

  除了还能感觉到那种奇怪的吸引力之外,他就再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了。

  “你到底是怎么了呀?”苏酒儿小声抽泣着。

  “那天我心跳突然加快,然后就失去了意识。”何善坐起来,伸手给苏酒儿擦了擦眼泪。

  “然后呢?只是失去了意识吗?前两天的时候,你表现的有些不舒服。”苏酒儿想了想,说道。

  “我就是说不了话,动不了而已,但是我能听见。”

  “啊?你能听见啊!”苏酒儿懵了,怎么还能这样呢?

  这几天她一直守着何善,自言自语的不知道说了多少话,也不少腻歪的不得了的情话。

  “对啊,都听到了。”苏酒儿懵懵的样子特别可爱,看着看着,何善就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

  “哼,还有呢?”嗔怪的拍掉了何善的手,继续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那边,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我,让我忍不住想要过去。”

  何善语速极慢的说完了这句话,说完之后,还朝着他感觉异样的那个方向指了过去。

  西方。

  “吸引你的东西?会不会是和你身份有关系啊?”苏酒儿有些奇怪,怎么会有东西吸引着何善呢?

  何善闻言却是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和你想法一样。”

  这几天的时间里,何善一直在想找个问题,不过似乎除了他的身份,他身上并没有其他的未知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