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洪荒客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怒【求推荐票】

洪荒客栈 卖酒小郎君 2032 2019.08.15 23:24

  “阿渠——”

  眼看长枪离阿渠仅三四米远的距离了,而何善距离阿渠有七八米的距离,苏酒儿也才刚闯入结界。

  “哎呀!”阿渠正小跑着呢,结果一不留神差点摔倒了,结果低头一看,鞋带开啦!

  “唔,还是先系鞋带吧!”阿渠撇了撇嘴,然后就蹲了下去。

  单绍投出来的这长枪,刚好擦着阿渠的头皮而过,没入了前方的土地。

  “阿渠没事吧?”

  何善和苏酒儿,几乎同时到了阿渠的旁边。

  苏酒儿的眼泪都流了出来,看见那长枪射向阿渠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拍了。

  “阿渠没事呀!”阿渠抬起头,懵懵的看着两个人,有些奇怪。

  “姐姐别哭,阿渠要心疼的。”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姐姐哭了,阿渠就要抱抱姐姐。

  何善也是松了一口气,阿渠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自己。

  “小心!”

  听见于言的大喊声,何善忙回头看去,结果就看见单绍不知道什么时候将那长枪再次拿了起来。

  朝着自己刺了过来。

  何善虽然不怵单绍的攻击,但是他这会是真的怒了。

  他打算将单绍的长枪夺过来,将之毁掉。

  眼瞅着这个长枪就近在眼前了,何善都已经准备好了,浑身的力量已经皆数调动。

  可阿渠稚嫩的小脸,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何善慌了。

  何善知道他要做什么,可是阿渠不知道啊。

  阿渠在何善旁边,看见那个凶女人拿着长枪过来的时候,阿渠想都没想就直接挡在了何善面前。

  “噗——”阿渠一口鲜血直接就喷了出来,染红了何善胸口的衣服。

  阿渠的身体本来就十分瘦弱,这长枪直接从她的胸口处穿透,枪尖停到了距离何善五厘米的地方。

  “说过,要,保护哥哥的。”

  好疼啊!可是阿渠要努力的笑,不然哥哥会难受的。

  看着阿渠甜美的笑容,何善眼里的画面突然就变得模糊了起来,扶着阿渠的手,都在颤抖。

  单绍见小妖兽竟然挡在了何善的面前,一时间竟然有些怔愣,然后很快就回过神来,手腕用力,将长枪拔了出来。

  阿渠的身体软软的朝着何善倒了下来,苍白的小脸靠在了何善的胸口处,沾染上了自己的鲜血。

  最喜欢的粉色小裙子,也变了颜色。

  “阿渠……”何善慌了,他双手还保持着原来的位置,止不住的颤抖,他根本不知道手要往哪里放。

  红了眼睛,他疯狂的给阿渠身体里灌输蛮荒之力,这蛮荒之力这么强,肯定能救回来阿渠的。

  可是,他从来没有失败过的治疗方法,失效了,大量的力量灌入阿渠的体内。

  却都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激不起波澜,得不到回应。

  “阿,阿渠,别吓哥哥。”他说话都开始结巴,手慢慢的搭在阿渠的后背上,将她小小的身体圈在了怀里。

  他闭着眼睛,看见的就是阿渠怯生生的模样,脏兮兮的,是第一次看见阿渠的样子。

  如果他不带阿渠离开森林,阿渠就不会死。

  这个没有心的小妖兽,搭上自己的命,也要保护他。

  阿渠的生命,在何善的怀里,慢慢的走向终点。

  “哥哥,阿渠会保护好你的。”

  这是何善脑海里的声音,而他眼前,阿渠的身体,也慢慢的消失不见。

  怀里的小人儿,没了生气,他闭着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滴落,落到阿渠身上,染花了那鲜血。

  苏酒儿捂着嘴巴,拼命的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她甚至碰都不敢碰一下阿渠。

  刚才阿渠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看见长枪的一瞬间,阿渠丝毫没有犹豫的就挡在了何善的身前。

  她根本没反应过来,又怎么能来得及拉住阿渠呢?

  “蛮荒逃犯,死有余辜。”单绍冷漠的看着坐在地上的两个人,和,一个死人,冷冷的说道。

  看样子她的决定没有错,自己赢了,接下来很容易不就可以把这些人带回天界么。

  “别说了!”于言一把拉住了单绍,扯了过来,怒道。

  他在速度方面,还是差了单绍一头。悲剧就这样发生了,他甚至都不敢看向何善。

  “我说错了吗?”于言的反应,让单绍也怒了。

  明明两个人一起的事情,不帮忙就不说了,凭什么反过来责怪她?

  何善没有反应。

  可苏酒儿却是擦了一把眼泪,站了起来,她的声音有些嘶哑:“蛮荒逃犯?”

  实力不如单绍,可苏酒儿根本不在意,她想讽刺的笑一下,却扯不动嘴角:“证据呢?”

  苏酒儿红着眼睛的样子,看的单绍竟然没忍住倒退了一步。

  “阿渠身上有没有力量的波动你们感觉不出来吗?”

  “天界不管我们,我们认了。”

  “我们孤身护了人界数万年,现在,你杀我妹妹?”

  “这,就是天界给我们的回应?”

  苏酒儿一字一句,句句诛心,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单绍,一步步走近。

  而单绍却是一步一步的后退,她这才突然惊觉,她原本只是想带走阿渠。

  却和突然出现的何善打了起来,结果在鬼使神差之下,她失手了。

  单绍有些慌神,可战斗这种事情,有死伤不是很正常吗?

  看向于言,可于言却是立马就转过头去。

  “你们的身上本来就——”一个神力低微的人,我怎么要犯怵?单绍有些恼怒。

  “闭嘴!他们是往生者!”

  单绍的这句话,直接将于言给彻底激怒了。

  “你能不能动动脑子?”这么一小会的时间,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于言恼自己,也恼单绍。

  “往生者怎么了?不同样是罪犯?”单绍反声问道,到底谁和谁是一起的?于言怎么可以去帮别人指责自己呢?

  苏酒儿心里的火气也是节节攀升,她刚准备出声,何善却先她一步出声了,声线平稳,听不出来感情:

  “罪犯?很好,你现在也是杀人犯了。”

  何善睁开眼睛,轻轻的抱着阿渠,站了起来,动作极其温柔,就像,怕吵醒了一个熟睡的人一样。

  然后,才抬起头,看向单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