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洪荒客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孩子【求推荐票】

洪荒客栈 卖酒小郎君 2065 2019.07.24 18:30

  外面的世界太复杂了,我要回天界!

  何善这下也愣了,他刚才的确是感觉吞了一股神力,感情这是于言的啊!

  艾玛,看着这于言有点要暴走的感觉,他不会要捶我吧?我这小身板可不抗揍啊!

  于是,何善慌忙解释:“大佬,你要相信我,不是我动的手,是神力自己动的手,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因为我也感觉太玄幻了,可是这真的是事实啊!”

  “闭嘴!我知道。”于言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他当然知道何善刚才没有动手,不然这事可没那么好糊弄过去。

  其他几个人,这会基本上是听得差不多了,原来不是好像和于言神力相似,而是根本就一样啊!

  厉害了何善!竟然吞了远古真神的神力。

  他们不像是于言,第一次见到何善,对于何善身上各种各样奇怪的事情,他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这句话就不是个普通的普通人。

  “刚才我探查一番,你身上的确是有一个远古禁制,只不过现在很弱,我也只能勉勉强强感受到一点,禁制的确是源自远古时期,而且是和天神颇有渊源的,我感觉很亲切。”

  于言觉得事情越来越好玩了,远古和天神有关的禁制,竟然出现到了一个普通人身上。

  这种禁制,可是后面的天神还是妖兽都无法复制的,远古时期的禁制是很强大的,现在的神力修为所完全不能达到的。

  可是怪就怪在,何善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人,当然,这只是目前看起来,毕竟这样强大的远古禁制,放到普通人身上,可就是要爆体而亡的。

  说个夸张的,这个禁制如果不是现在虚弱的状态,全盛时期就算是放到他于言身上,都不一定扛得住。

  于言现在怀疑何善是某个天神的转世,而那个禁制则是生前给自己设置的,远古时期战乱纷争,还是陨落了不少天神的,无一例外都是非常强大的。

  到了现在,远古时期的天神,也就剩下来了那么十个。

  何善的身份一时间又陷入了一个死循环,说真的,他自己都烦了,先是和妖族有渊源,现在又搞得是和神界有说不清的关系。

  “如果是我和天神有关系的话,为什么我还能修炼妖力?”何善看着于言,出声道。

  “什么?你还能修妖力?”于言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合着我刚才的猜测都白猜了呗?

  身上有远古天神的禁制,但是修炼神力的同时又可以修炼妖力,说真的,于言算得上是活的最久的这一批了,可是饶是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

  “嗯,对了,还能收服妖兽。”何善表示,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厉害。

  “停停停,别说了,让老夫捋捋。”于言觉得这个八卦一点都没意思了,太费脑子了,但是现在吧,搞不明白他心里又不舒服,所以现在就卡到这里了。

  “算了算了,这个事情容我慢慢想想,对了,安禾怎么样了?”这件事情既然现在想不明白,于言也就不硬逼着自己想了,索性想想其他的事情。

  突然听见安禾的名字,何善还愣了一下,在小镇遇到的那个陵鱼女妖,安禾,后来自毁了。

  “在前一段时间的时候,遇到安禾了,不过她自毁了。”何善刚才看了苏烈一眼,不过苏烈一直低着头,他就自己说了。

  “唉,可惜了,她孩子呢?”于言听见安禾死了的消息,再多的悲绪,最终化为了一声叹息。

  “什么孩子?”何善愣住了。

  “她和卜云的孩子啊,你不知道吗?”于言看了一眼何善,有些狐疑。

  一直低着头的苏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而何善和苏酒儿已经被这个消息给震惊到了,安禾还有孩子?

  苏酒儿愣住了,安禾骗卜云,甚至不惜怀孕了吗?苏酒儿知道这个想法有点牵强,可现在也只能这样安慰一下自己,不是吗?

  何善没说话,他感觉事情开始脱离原来的真相了,回想起那天安禾说的话,何善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安禾和卜云真的是一段孽缘啊,安禾真的是爱惨了卜云,可惜神妖殊途,最终还是卜云负了安禾。”

  回忆起来往事的时候,于言的脑海中就又浮现了那个温婉知性的女妖,也是那个时候他遇到的最痴情的一个,落得这样的下场,太可惜了。

  “最后一次见安禾的时候,她刚怀孕,怎么劝都没用,后来因为各种事情,就断了联系,今天看见你们才想起来。”

  比起那些整天只想着修炼的天神来说,于言的生活反倒是悠闲自得,一边四处游玩,一边修炼,可偏偏,于言的修为在十大天神之中,都是排的上前三的。

  听完于言的话,苏酒儿直接扭头朝着苏烈看了过去,而苏烈却就像是毫无感觉一样。

  事情从头到尾全部崩了,安禾没有利用卜云,爱惨了一个人,既不愿意伤害他,爱屋及乌,也不会去伤害他身边的人。

  何善回想起来那天的画面,安禾化作原身的时候,腹部有一个很狰狞的伤口,当时何善并没有太过于在意,妖兽嘛,打打杀杀受点伤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听完于言的话,他脑子里就有了另外的想法,安禾的,孩子呢?

  何善也看向了苏烈。

  “你们怎么了?”刚才说完话之后,这几个人都沉默了,于言感觉现在的气氛的怪怪的?不应该啊,何善他们应该没怎么接触过安禾,这一副比他还难受的情况是什么情况?

  “没事。”苏酒儿头也不回的就应了于言一声,她现在只想知道,苏烈想说什么。

  于言觉得自己被轻视了,傻子都能看出来有事情了好吧?不过这个小女娃好像生气了?不敢惹不敢惹,怎么办?

  投给了何善一个求助的眼神。

  何善看见了,摇摇头,表示自己也爱莫能助。

  何善自己现在也很想知道苏烈打算怎么给苏酒儿解释。

  苏烈动了,睁开眼,抬起头就看见了苏酒儿,看到她失望的表情,苏烈动了动嘴唇,没说话,然后扭头看向于言:

  “于神,谈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