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初恋再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一个魔咒

我的初恋再见 嫚步云端 2097 2019.05.19 16:31

  过了好一会儿,孙玉兰才回过神来。

  找回了被吓的丢失的勇气。

  朝着方若大声吼道,'“你干什么?想吓死我是不是?我告诉你,吓死了我你就要给我陪葬!”

  方若脸上的愤怒尤在,听到了孙玉兰那强打着底气说的话。

  “是吗?原来妈的胆子只有那么大,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在这里随意的侮辱别人的爸妈,打骂别人的女儿的?”

  孙玉兰手指颤抖的指着方若,“你,你,你,语容是我的孙女,我说她几句都不可以吗?”

  方若的脸依旧板着,冷冷的看了一眼孙玉兰指过来的手指。

  就是这跟手指,刚才戳着周语容的脑袋骂,现在又指着方若。

  孙玉兰被方若那凌厉的一眼吓的魂不附体。

  急忙放下手指。

  “别说是语容,就是你,我也不是说不得。你嫁给了我儿子,那就是我的晚辈。我怎么不能说了?”

  方若朝孙玉兰的面前走进一步,抬起下巴,看着孙玉兰那惊疑未定的脸。

  “哦,我有什么地方错了,妈你倒是说出来啊?”

  孙玉兰看着方若迟疑了好一会,“你目中无人,不尊敬长辈。”

  方若朝着孙玉兰的面前又走近了一步。

  “妈,那请问,我在什么时候,什么事情上没有尊重你了?”

  孙玉兰被方若的逼近吓的后退了几步。

  “你,你,你敢逼我,等周舟回来,看,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张狂,我非得让周舟狠狠的教训你一顿不可!”

  想到周舟,孙玉兰说话的底气都多了几分,还有意无意的挺直了腰板。

  方若怒极反笑,“好啊!等周舟回来,我们就在他面前说,好好的说清楚。”

  如果之前孙玉兰对周语容的态度让方若失望和伤心。

  更心疼周语容。

  那现在,孙玉兰的话让方若感到厌恶和反感。

  到底要有多愚昧,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难道她还以为自己是生活在上个世纪吗?

  男人只一贯的听自己父母的话,无论对错?

  女人被打了也只能忍气吞声,默默承受一切的时代?

  到底要有多讨厌自己,才要拆散周舟这个家?

  孙玉兰见方若丝毫没有顾忌的样子。

  心里刚才存的几分底气顿时消失殆尽。

  “周舟是我的儿子,他当然会听我的,你以为只是我骂了语容,周舟就会对我有意见吗?不会的,周舟,周舟一定会听我的!”

  孙玉兰说的大声,与其说是说给方若听,还不如说是在给自己打气。

  孙玉兰嘴里说得倔强,腿肚子却忍不住在颤抖。

  方若冷笑一声,“妈,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一个是周舟的妈妈,一个是他的女儿,他的确难以选择。”

  方若嘴角的笑笃定,“只是要是周舟看到语容被你指着脑袋骂的样子,不知道周舟到底会站在谁那边?”

  孙玉兰脸上的底气瞬间被抽走,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不会的!我是周舟的妈妈,周舟一定会相信我的!”

  孙玉兰似乎急于给自己的话找强有力的证明。

  眼角扫到窝在沙发里的周语容,声音像夜枭的笑一样刺耳瘆人。

  “谁说她是周舟生的,谁知道她是不是你怀了别人的野种,想捞我们家的钱才说成是周舟的?”

  这仿佛是一个魔咒,只要孙玉兰无理取闹,只要她想把这个家闹的鸡犬不宁,她就会把这件事拉出来说。

  方若不明白,自己只是早生了一个月,孙玉兰就揪着这件事不放!

  天下之大,早生的孩子不止周语容一个,难道她们的奶奶都像孙玉兰一样总是怀疑孩子的出处?

  只要稍有不爽,就把这件事拉出来说?

  这头方若还没想明白,周语容却对孙玉兰三番四次挂在嘴边的“野种”听了个半懂不懂的。

  周语容从自己紧屈的膝盖上抬起头。

  明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黑如点漆的眸子满是惶恐和不安。

  “奶奶,妈妈,你们不要吵了,我不是杂种,我是有爸爸和妈妈的。”

  周语容说完,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却憋着嘴巴,强忍着没有哭出来。只发出了小声的呜咽。

  孙玉兰似乎还想说下去。

  方若一见周语容的样子,心里咯蹬得一下。

  周语容不明白“野种”是什么意思还好。

  要是一知半解的,真的造成了她心里的阴影,那对她的成长绝对是有害无益的。

  孙玉兰脸色古怪,“你当然是有爸爸妈妈的,只是不知道你的爸爸到底是谁?”

  方若听孙玉兰越说难听,越说越古怪。

  周语容又垂了下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方若心里又是一疼,也顾不上再和孙玉兰争辩什么。

  抱起周语容往自己的房间了走去。

  孙玉兰大有不分出胜负,便是追着也要分出胜负的架势。

  见方若抱着周语容往房里走。

  还以为方若向自己认输了。

  落荒而逃了。

  孙玉兰怎么不趾高气扬,怎么不气焰嚣张?

  “方若,你也知道自己没理了是吧?我告诉你,以后你对长辈的态度最好端正一点。”

  孙玉兰追着方若的脚步,指着方若的后脑勺道。

  周语容趴在方若的肩膀上,眼泪顺着脸颊落到了方若的衣服上,将方若的整个肩膀都打湿了。

  周语容依然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小肩膀却止不住的一抽一抽的。

  方若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一阵的抽着疼。

  周语容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在自己的家里受了委屈,还不能畅快的哭出来。

  为什么岁数上比周语容大了好几倍的孙玉兰,却总想着小事化大,大事化爆炸,将这个家闹的鸡犬不宁呢?

  方若这样一想,进了房,“碰”的一声关上门,将房门反锁。

  孙玉兰碰了一鼻子的灰,嘴上更是不饶人了。

  手握成拳头“哐哐”的砸在门上。

  “方若,你给我出来,你以为躲在房里像只缩头乌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周语容被方若放在床上,小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妈妈,奶奶还在外面骂。”

  方若揉了揉周语容紧皱的眉心,“没事,我们不用管她。”

  周语容被泪水洗过的眼神更是黑的发亮。

  认真的看着方若的眸子里有了些不同于她这个年龄的情绪,“妈妈,我真的像奶奶说的那样,是个野种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