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初恋再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不重要?(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我的初恋再见 嫚步云端 2008 2019.06.07 16:29

  只见周建国拿了个苹果给周语容。

  周语容拿起来就往嘴里咬。

  周建国制止了周语容,从水果篮里拿出一把水果刀。

  然后摸着周语容的手教她削苹果。

  孙玉兰往上翻了个白眼。

  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又回到了次卧的梳妆台前,细细的看自己的妆容有没有出什么错。

  镜子里的人虽然眼角皱纹开始堆积,但肤色白皙,看不到斑点。

  对于这点,孙玉兰还是满意的。

  她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条珍珠项链。

  戴在她保养的还算是紧致的脖子上。

  珍珠颗颗圆润,大小一致,仿佛有无尽的光彩流淌其上。

  为戴上它的人增加了几分高贵气质。

  孙玉兰满意的摆弄了好几下。

  然后从妆台上拿起一管口红,细细的描绘了起来。

  客厅里突然传来一声大叫,接着就是孩子大哭的声音。

  孙玉兰一惊,手里的口红斜斜的从脸上划过。

  像是在脸上爬着一条丑陋的疤痕。

  孙玉兰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拿起湿纸巾将自己脸上的那一道红痕狠狠的擦去。

  却也把脸上细致的妆容擦去了大半。

  一半脸描绘精致,一半脸苍白,皱纹明显。

  这像是什么?

  活像是一个小丑!

  孙玉兰拿起粉底,准备再补上一层妆。

  但是用重了力气,粉又太厚了,少打一点,脸上的皱纹又遮挡不住。

  客厅里不断有孩子的哭声传来。

  孙玉兰充耳不闻,又耐着性子拍了些粉,可是脸上有些地方厚重的就像是刷墙,有些地方薄的又像是结了一层薄薄的霜。

  孙玉兰越补心情就越差,干脆一把将脸上的粉都擦了。

  这么一擦,更是糟糕。

  口红弄到了脸颊上,活像是猴子屁股。

  黑色的眼线沾了湿纸巾的水,从眼角滑落,像是流了两行黑色的眼泪。

  孙玉兰将手里的湿纸巾往化妆台上狠狠一掷,怒气冲冲的往客厅走去。

  客厅里,周语容哇哇大哭。

  周建国在一旁小声的安慰着。

  “哭什么哭?哭丧吗?”

  孙玉兰也不看发生了什么事,上来就恶狠狠的发问。

  周语容泪眼朦胧的看向孙玉兰,孙玉兰妆花了一脸,加上狰狞的表情,就算是个心理素质不错的大人乍一见了,也会被吓一跳,更何况是周语容这个正在大哭的孩子?

  周语容哇“哇”的一声大叫出来,然后小肩膀一抽一抽的问道,“奶奶,你怎么了?”

  周建国这才抬起头来看孙玉兰,也是被吓了一跳,“玉兰,你怎么了?”

  孙玉兰眉头一拧,“还不是怪语容!我化妆化的好好的,她哭什么哭?”

  周语容见孙玉兰将错推到自己的头上,可怜巴巴的举起自己受伤的手指。

  左手食指上划开了一条大口子,鲜血正淼淼的往外流,有些已经顺着食指往下滴。

  周语容带着哭腔,委屈又可怜的说道,“奶奶,我手流血了。”

  孙玉兰这才注意到周语容的手,“怎么了?这是?”

  周语容自然是不能说的明明白白,所以,孙玉兰的问题自然要周建国来回答。

  周建国满含歉意的说,“我摸着语容的手想教她削苹果来着,谁知道没注意,就削到手了。”

  孙玉兰没好气的看了周建国一眼,随即像看到什么紧张事物似的,急忙从桌子上抽出几张纸巾,蹲了下来。

  地板砖上有几滴鲜红的血液,孙玉兰拿着纸巾小心地擦拭起来。

  周建国咳了一声,“那我先带语容去处理一下伤口。”

  周建国想去抱周语容。

  周语容没有再哭泣,可是眼泪还是不断的往下掉,她的眼睛里满是伤心,像是什么东西碎了一地,她抬起受伤的左手来擦眼泪,眼泪滑过她的伤口,鲜红的血液变淡了些。

  血液中混着眼泪,眼泪又裹夹在血液中,不知道泪是为血而流,还是血为泪而滴。

  周语容的视线模糊,却又坚定的看着正在擦地了孙玉兰。

  周建国的心突然疼了一下,他似乎是明白了周语容突然的伤心。

  孙玉兰对她的伤口视而不见,甚至连句关心都没有。

  不说带周语容去包扎,也没有帮她止血,反倒先拿起纸巾把不会痛,不会痒的地先擦干净。

  难道,在孙玉兰的眼里,一块地板的干净比给周语容止血更加重要?

  周建国挡住了周语容看向孙玉兰的视线,低声细语,“语容,来,爷爷带你去包扎一下。”

  周建国对家里实在算不上熟悉。

  他把周语容抱到方若的卧室,然后像只无头苍蝇一样转来转去。

  期间还不忘给了周语容一个干净的一次性杯,让周语容接着手指上滴落下来的血。

  周语容很奇怪,问了句为什么。

  周建国回答,怕孙玉咯看见了会说周语容。

  周语容一听,马上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焉了下来。

  老老实实的接着自己手上滴落下来的血。

  周建国终于还是找到了医药箱,周语容手指流下的血差不多占了一次性杯的五分之一。

  周建国小心的将周语容的杯子接过来,小心又稳妥的放好,这才麻溜的打开箱子。

  将需要的物品一一拿了出来。

  先止了血,又消了毒,再细心的包上一层纱布。

  别看周建国平时在家什么事都不做,这包扎起伤口来还有模有样的!

  末了,周建国还在周语容的手指上打了个蝴蝶结。

  周语容终于是破涕为笑了。

  孙玉兰开始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周建国抱着周语容从房里出来。

  在客厅说了句,“玉兰,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孙玉兰手里的菜刀不停,“出去干什么?人谁带啊?”

  周建国看了周语容一眼“语容这么大了,又乖,她上厕所的时候你帮她一下就行了,多大的事啊?”

  周建国的声音有些高,孙玉兰烦躁的挥挥手,“行,行,你要去快去。”

  周语容依恋的看着周建国,“爷爷,马上要吃饭了,你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吗?”

  看来经过刚才的事,迅速的拉近了周语容和周建国之间的距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