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初恋再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密码

我的初恋再见 嫚步云端 2073 2019.04.18 16:27

  方若牵着周语容回到家。

  孙玉兰正抱着膀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方若叫了声,“妈,我们回来了。”

  孙玉兰瞟了方若和周语容一眼,目光变的严峻起来。

  “这么热的天,怎么也不帮孩子背下书包呢!看把孩子热的。”

  方若从周语容的背上取下书包,拿起干净的汗巾给周语容擦了一下背。

  “妈,语容都六岁了,书包应该让她自己来背。”

  孙玉兰白了方若一眼。

  “你也知道你女儿才六岁啊!你这个当妈的怎么都不知道心疼心疼自己的女儿呢!帮孩子背下书包会死吗?这么热的天,也不知道打个车回家。我真是受不了你这个穷酸样。”

  方若撇了撇嘴角,手里给语容擦汗的汗巾被方若捏成了一团。

  孙玉兰满脸的不屑,差点让方若仍不住的就把手里的汗巾丢到她的脸上。

  孩子入学,都是择近处就读。

  在金市这样的大城市里,外来的人口占了大半。

  谁不想家人团圆,谁愿意骨肉分离。

  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龄都是要接受教育的。

  于是,无数的幼儿园,小学,中学,民办、私办,在金市是遍地开花。

  在方若她们居住的小区附近就有三所幼儿园。

  路程的长短差不多,在学费、师资和环境上是天差地别。

  方若和周舟思虑良久,才选择了这所离家最近,环境和师资是中上的幼儿园。

  学费自然是不少的。

  只是和有些幼儿园比起来,确实是比较亲民了。

  方若手里的汗巾被捏得皱巴巴的。

  孙玉兰见方若没有反驳自己,自说自话也觉得无趣。

  随意唠唠了几句,就转过头去看电视了。

  方若牵着周语容进了自己的卧室。

  周舟还是没回来。

  方若觉得自己独自面对婆婆,有种说不出的压力。

  更何况婆婆孙玉兰就像是一个天生的吐槽机器。

  尤其是对着方若,她能把方若从头到脚数落出不下数十种的不是。

  方若宁可自己的房间此刻是一个乌龟的壳。

  让她可以得一方宁静的去处。

  偏偏孙玉兰的声音像是武侠小说里描述的神乎其神的“千里传音”一样。

  “出来吃饭了。忙什么不能吃了饭再忙吗?”

  方若带着周语容出来洗手。

  看着铺着白色桌布的餐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四菜一汤。

  方若觉得,有句话说的真是太对了。

  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我们要抱着积极乐观的心态,看到事情好的一面。

  孙玉兰虽然对方若诸多挑剔。

  方若对孙玉兰的厨艺是没任何的挑剔的。

  黄花鱼焦香脆嫩,方若毫不含糊的吃了一条。

  孙玉兰舀了一碗排骨山药汤放在周建国的面前。

  “尝尝,看好不好喝。”

  周建国的眉头动了动,拿着筷子的手迟疑了一下,还是端起来喝了一口。

  “好喝。”周建国一口气喝了一大口。

  孙玉兰的脸顿时被笑堆满,她偏了偏头,“好喝,那你就都喝点。”

  方若夹了个鸡蛋放在自己的碗里,对于孙玉兰和周建国的一些细微的表情倒是没放在心上。

  孙玉兰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周舟打电话回来说,加班到七点的啊,怎么现在还没回来?”

  方若有些惊讶,周舟打电话回来说过吗?

  不过,想想也是,要是周舟没有打电话回来说要加班。

  只怕是孙玉兰早就打电话过去了,绝不会像现在这么淡定。

  方若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还是感到失望。

  看着碗里的莹白饱满的饭粒,和葱香扑鼻的鸡蛋。

  方若一时间没有了胃口。

  周语容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欢乐。

  倒在方若的怀里有些失望。

  小手拿着方若的头发数着,“妈妈,爸爸怎么还没回来啊?我们都好久没有去看电影了呢!”

  其实周语容对大荧幕上演的是什么看不太懂。

  但是她非常喜欢爸爸妈妈双手交握,偶尔看对方一眼的样子。

  而她就坐在爸爸妈妈的中间,手里捧着爆米花和自己喜欢的零食,不断的往嘴里塞,再吸上一口冰可乐,那才是舒服呢!

  周语容的脑袋里一出现这个的场面,对着电视里正在上演的人熊大战便没有什么兴趣。

  小嘴嘟着,不依不饶的看着方若。

  方若看着窝在怀里的周语容,“爸爸加班忙,等到爸爸不忙了,我们再去,好吗?爷爷奶奶也一起去。”

  周语容小心的看了一眼正在看手机的孙玉兰和周建国。

  “可是爸爸什么时候才能不忙啊?我记得他以前从来不忙的。”

  方若顿时对孩子的记忆力改观了,她以为周语容不会记得之前的事呢!

  “那是因为,爸爸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啊!爸爸要挣钱给你上学啊!”

  周语容对方若的解释显然不接受,“可是陪孩子难道不重要吗?我们不是爸爸最重要的人吗?难道还有什么比陪伴自己重要的人做快乐的事还重要吗?”

  “.........”

  方若突然觉得,自己竟然说不过自己的还未满六岁的女儿了。

  她也无法向周语容解释,工作是一个人的安身立命之本。

  顿了一会,周语容突然道,“妈妈,你怎么叹气了?”

  方若有些惊讶周语容惊人的观察力。

  这声叹息,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妈妈,你为什么叹气?是不是爸爸没回来,所以你不开心了?我听我们班上的李小燕说,她爸爸就总是晚上不回家,她妈妈就坐在沙发上不断的掉眼泪,叹气。妈妈,你别哭好吗,我打电话叫爸爸回来。”

  方若哭笑不得,心里觉得既感慨又温暖。

  周语容从沙发上跳下来,蹦蹦跳跳的往卧室里走去。

  过了片刻,周语容拿着方若正在充电的手机出来了。

  “妈妈,你快打开你的手机,我好打电话给爸爸。”

  周语容拿起方若的手机朝方若摇了摇,“妈妈,怎么你的开屏密码不是我的生日呢?”

  方若急忙拿过自己的手机,“难道妈妈的手机就一定要把你的生日设为密码?”

  周语容嘟了嘟嘴巴,“可是,我同学的妈妈都是这样的啊!”

  周语容又自言自语的道。“爸爸的生日也不对,妈妈的生日也不对,到底是谁的生日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